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年輕基督徒的掙扎:當如何相信上帝

2016/2/11 — 17:42

(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 (1825-1905) - The Prayer (1865) )

(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 (1825-1905) - The Prayer (1865) )

【文:窄路】

作者按:首先筆者在母腹中已在教會長大,洗禮三年。不會質疑聖經,聖經有些事非黑即白,沒有另一些的解讀。自問聖經不是好熟,但生於傳統獨立教會,保守/開放的說法我都知道,本文目的是從限知,表達出年青人的掙扎,不是要推倒一派,上帝自有判斷。 ( ......你睇下,表達下意見都要clarify,你睇下香港幾分裂。)

其實現在新一代人的年輕人信耶穌好辛苦,信得好卻是更難,面對的衝擊更是上一代沒有的。香港不是超好,也不是超差。如果香港在水深火熱中,信耶穌或許會不會這樣複雜,但現在香港是一壺上升中的溫水,不論水位或水溫。

廣告

聖經筆者是知道的,行動派會講的第一句就是「我哋要作鹽作光」即是聖經的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 

馬太福音 5:13 (什麼是作鹽作光筆者不去討論)

廣告

大約是講述作基督徒要有堅持和執著,要在世上具影響力,不能與世界同流。

第二句是「行公義好憐憫」,但什麼是公義?上帝的義和世界的義是不同的吧?什麼是公義的行動,是為上帝發聲還是社會發聲?

第三句更是經典「如果耶穌現在係香港,衪會怎樣行?」筆者自己ff過,如果用衪做過的事去舉例,不會行社運的路(奮銳黨), 而是叫一個熱狗/本土派/黃之鋒做門徒。衪會醫愛滋,同無家者、性小眾在一起,去愛他們,叫這群人相信耶穌,講一個新移民版(撒馬利亞人)的好鄰舍的故事。當有人想在找他港獨痛腳的時候,他會說人民幣的歸毛主席,港幣的歸689.
筆者認為耶穌會反叛的事情就只有,當其他人想捉拿他的時候,衪會逃跑,因為未是死的時候。衪在世仍不會犯罪,耶穌來為要成全律法,叫信衪的人得救。

讀到這段為此,有些貼地信徒已經準備筆戰討伐,認為文章離地,是左膠。但可不可以用一些時間,用愛心耐性去了解其他信徒的掙扎呢?

另一方向的說話也是刺耳的,但這些是聖經上寫的話,筆者亦在努力去順服得上帝。

保羅話: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羅馬書 13:1-2 

讀完畢這節,再觀察一下689如何強姦港人,你真的想合上聖經。有人說不能按字面去解因為時代不同了,因為當時羅馬的政制完善不能套在香港………但聖經會過時的嗎、會有不適合的嗎?

另一句聖經的描述是更淺白的!

你們作僕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順服主人;不但順服那善良溫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順服。 

彼得前書 2:18

以上的經文已經清楚說明基督徒在世要怎樣了?要順服!那筆者又會想,不合理的也要嗎?689殺死香港要嗎?警察濫權也要嗎?那順服了又怎叫鹹呢?為主不順服是否可行呢?

年輕人會問上帝,為什麼?為什麼世界會如此歪曲?我們又要怎樣處世?耶穌話: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 "

馬太福音 24:12

人心比萬物都詭詐, 壞到極處, 誰能識透呢? 

耶利米書 17:9

親愛的 弟兄 啊,你們是客旅,是寄居的。

彼得前書 2:11 

我已將你的道賜給他們。世界又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 

約翰福音 17:14

看了這麼少少的聖經,上帝已經知道世界是這樣的了,定意要基督徒要離地,要冷靜,不要放眼世界,信他就可以了,因為世界只有繼續的敗壞。但香港年輕人是有理想的人,對香港有期望,香港一次又一次的令我們失望了,而教會不明白年輕人的掙扎,也不面對、避而不談。看聖經也看到好無奈,雖然知道上帝的看法也會對世界憤怒,渴望上帝會做什麼整治一下。

那上帝要我地要做什麼呢?是不是作客旅就可以了?是不是年輕人知道現實是如此醜惡,我們就不能作什麼,就是等上帝收689皮?我們除了傳福音之外,有沒有什麼事可以做?我們又應怎樣去傳本質叫人離地的福音?

願有長輩或教會能給予年輕人配合時代的答案,叫我地不會對上帝、對教會失望。因為年輕人在亂世中經已無力尋找答案,當中已經幾代的羊找不到答案,選擇離開羊圈了。

 

作者簡介:被上帝選擇的微麈,是選善固執的膽小廢青,快將成為世界的齒輪。平生感性,喜愛意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