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復康聯盟就《財政預算案》的回應

2019/2/28 — 14:38

2019-20年度財政預算案刊物

2019-20年度財政預算案刊物

「老齡浪潮步步進逼,財策未見長遠目光;縱然經濟下行,小恩小惠難救近火」
香港復康聯盟就 2019-20 年財政預算案的回應

綜觀整份財政預算案,內容集中於經濟發展,殘疾人士及復康議題著墨不多,不少只是短期紓困的福利措施,資源並非用得其所,調配得宜。香港復康聯盟主席張健輝認為預算案內容,缺乏配合和應對未來人口增長和城市發展需要的長遠財策,特別是在殘疾人士老齡化、醫療壓力、殘疾人士就業、無障礙規劃等。財政司司長在這份預算案採用粉綠色封面,指出香港是充滿生機,但仍需要播種灌溉、努力耕耘,才能有所收成,顯然政府依然低估積壓多時的社會問題之嚴重性,對於解決問題仍是束手無策,未有未雨綢繆的決心,對政府多次錯過良機,感到失望。以下為相關意見:

社福撥備依然不足 實難應對未來需要

廣告

縱使過去一年,環球經濟充滿挑戰和動盪,有下行風險,但張氏仍然認為香港財政穩健,坐擁11,616億的財政儲備,即使盈餘減少,仍然有能力為長遠復康及安老政策規劃預留足夠撥備和資源,防患於未然,但可惜的是政府未有善用人口統計及推算的數據,為未來因應殘疾人士年老及早發退化而衍生的復康需求和開支做好準備。社福設施供不應求問題只是老齡社會衍生問題的其中一環,歸根究底是復康政策藍圖未及前瞻,即使預留220億元推展政府用地「一地多用」多層發展模式項目及200億元購置私人物業作設立社福設施,亦難以滿足社區對公共服務的龐大需求,雖能紓媛,但治標不治本,源頭處理才是良策。

早前勞工及福利局羅致光局長曾表示,期望《香港康復計劃方案》能夠在年底完成制定,現時諮詢的工作正進行如火如荼,當中涉及不同議題及範疇,包括社區支援服務、院舍照顧服務、康復及護理服務人手供應、就業支援等,每一項政策規劃和制定,都與財政資源密不可分,息息相關。正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張氏認為政府目光須具前瞻性,短期紓困措施固然重要,每年加強購買私營殘疾人士院舍宿位的數量的措施難長治久安,政府應為未來改善及強化復康及安老政策,作出足夠撥備,未雨綢繆,便利日後可迅速跟進《方案》的目標和建議,因此建議政府為《香港康復計劃方案》及《安老服務計劃方案》預留足夠資金,及詳細訂定安老及殘疾復康服務獲分配的金額比例。

廣告

殘疾人士安老難安心快樂 照顧者獨力難支慘案屢現

按照《香港人口推算2017-2066》的推算,社會不斷老化,因年齡增長而導致殘疾和殘疾人士早發性退化的數量亦會與日俱增,使用社區支援、醫療、和院舍服務的潛在人口亦會澎脹。預算案中,政府仍然因循增撥資源至院舍服務,以解決老齡化問題,張氏認為政府現時提出的殘疾人士安老規劃政策思維仍未夠全面,因為殘疾人士老齡現象的特別之處,在於殘疾人士會出現早發退化,不能單與年齡掛鉤,而且院舍服務供應不能應付龐大的需求,增撥資源至社區支援才是更可行的做法。

不少殘疾人士其實希望居家安老,多於入住院舍,奈何社區支援未及到位和供應不足,所以才無奈選擇輪候入住院舍。殘疾人士居家安老的困難主要來自衣食住行的生活起居情況,例如沐浴、家居打掃、照顧起居飲食等,如果政府能牽頭善用智能科技的應用,如為獨居殘疾長者家居安裝智能系統,如靜態感應系統、協助上落床和沐浴,或運用大數據,靈活及更有效率地配對及派送各區護理員及助理員,協助殘疾長者,都可以令他們對居家安老的信心更大,安心快樂,亦可促進殘疾人士參與,便利他們的生活,長遠減輕院舍服務供應的壓力。

現在另一個殘疾人士較難選擇居家安老的情況就是,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的照顧者其實承受着不同方面和程度的壓力,他們需要共處照料的時間極長,亦沒有傾訴對象,以致不時出現粗暴對待或殺害殘疾人士的倫常慘案,這正正反映社區及照顧者支援不足問題,非一日之寒。繼施政報告沒有正視照顧者問題所在及對症下藥後,預算案亦是少有提及增加資源支援照顧者,張氏預視未來因應老齡化,需要被照顧的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會越來越多,不少照顧者已步入老年,體力下降,難以獨力照顧他們的家人,問題惡化速度會更快,需要盡快正視;故張氏認為照顧者真正需要的是,政府有具體目標,長遠增強社區支援及照顧者支援政策,完善支援服務,令殘疾人士及他們得到足夠而到位的支援,減輕各方面的壓力。倫常慘案一宗亦太多,政府再視若無睹,只會令照顧者壓力問題持續及惡化。

無視殘疾人士就業困境 未有著力推動殘疾就業

就業問題一直困擾殘疾人士,即使政府加大力度推出不少協助殘疾人士就業的措施,問題依然持續;而預算案中亦未有新猷舒緩以上問題。故張氏再次建議給予聘請殘疾人士的僱主稅務優惠、在外判合約加入聘用殘疾僱員的條款,甚至以循序漸進方式推行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度,推動殘疾人士就業。而政府作為香港最大僱主,應以身作則增聘殘疾人士,顯示政府推動殘疾人士就業的決心。

此外,張氏曾建議除傳統就業後跟進服務,可考慮其他方式,讓公開就業的殘疾人士可在有需要時得到支援、協助,如組織同學會,期望政府再次考慮康盟建議。當殘疾人士完成跟進期後,便可以加入同學會,定期參與活動及保持聯繫會員,亦可便利會員遇到工作問題時向社工求助,協助解決相關問題,減低問題對工作的影響。而隨著殘疾人士學歷愈來愈高,不少殘疾人士均擁有專門技能及專業資格,但同樣面對就業困難的問題。有部分殘疾人士會選擇當自由工作者、自由接洽工作,但亦面對不少問題及困難,如宣傳、「拖糧」等。政府應考慮為殘疾人士自由工作者設立支援平台,一來用作工作配對、二來用作自由工作者就業諮詢。

暫緩社福設施處所壓力 長遠解決方案仍需努力

多年來,復康或殘疾人士組織在社區尋找地方和興建設施時,都會遇到不少阻力,難以覓尋永久處所。預算案提及撥款二百億元,購置六十個物業,以供設立超過一百三十項社福設施,包括日間幼兒中心、長者鄰舍中心、到校學前康復服務等;張氏對此表示歡迎,有助暫緩社福設施處所壓力。但政府應重視殘疾人士的需要,預留充足土地設置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自閉人士支援中心等復康或殘疾人士設施;並參考南韓首爾等地政府做法,利用空置的校舍、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興建社會福利組織綜合大樓,以極優惠租金租予自助組織及社會企業,展現政府支持社福組織的工作和發展的決心,改善現時殘疾人士或病友自助組織「寄居」於較大規模組織的生態。除此之外,在選址地區諮詢的過程中,政府應扮演更積極正面的角色,以更務實的態度與地區人士(包括市民及發展商)加強溝通,並與區議會和地區組織合作,落實計劃,促成設施落戶。

醫療告急未及回應 「軟硬兼施」方為良策

政府不斷於醫療體系投入資源,下年經常醫療開支預算達806億,佔整體經常開支約18.3%;加上近年的十年醫院發展計劃、增加政府資助學士學位醫療學額、公私營醫療協作等。可惜,公營醫療服務的輪候時間及服務質素並無明顯改善;甚至每逢流感高峰期,醫院均會出現「爆煲」現象,醫療系統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政府需向醫管局額外撥出5億元應急。張氏認為即使預算案增加7億元經常開支予醫院管理局,以增加前線醫護人員薪酬和津貼等實難以扭轉現時困局。

張氏認為醫護人手不足實在影響現時公營醫療服務提供,並阻礙未來服務發展。單純增加前線醫護人員薪酬和津貼並不足以挽留醫護人手;另一方面,必須了解醫護人員流失的原因,並督促醫管局改善人力資源管理策略、改善工作環境。短期內,政府需要積極引入合資格海外醫生,填補人手不足。另一方面,硬件配合亦為重要,政府必須確保各項醫院興建、重建工程如期進行。

智慧城市規劃極落後 無助出行資訊有欠通達

殘疾人士能夠參與社會的程度雖然有顯著提升,但日常生活上仍面對不少涉及無障礙的問題,以視障人士出行為例,如公私營處所、交通交匯處及屋苑,會各設無障礙設施,但點與點之間缺乏連貫性,故常出現引路徑無故中斷的情況。此外,現時視障人士使用行人過路處時,需要透過聆聽過路燈柱上的聲音提示來安全導引橫過馬路,惟現時所使用的發聲交通燈已使用16年,經常出現故障,需要舉報,政府才知悉進行維修,而且功能上亦無助指示視障人士身處的街口位置。預算案中雖然提及智慧城市發展措施,但只集中於單向搜尋、數據收集上和統計分析之上,即使推展地理空間數據及三維數碼地圖,仍與殘疾人士智慧出行和定位支援距離甚遠,張氏期望財政司司長辦公室轄下新成立的「智慧創新實驗室」及創新及科技局,並持續研究在社區引進智慧出行的尖端科技,並投放資源,便利殘疾人士出行及參與社會,如協助視障人士互動導航定位系統、智慧路牌及地圖、智慧發聲交通燈,提示視障人士出行所在位置及運用中央系統監察全港交通燈及行人過路處是否維持正常操作。

針對資訊通達方面,大部分政府現時召開的記者招待會和新聞發佈會,都未有安排手語翻譯員,進行即時傳譯,若政府都不牽頭示範,又如何在民間推廣及普及手語的應用。張氏建議政府為政策局及部分預留額外資源,特別是政府新聞處,加設公務員編制中全職手語翻譯員職位,提升手語翻譯員的專業地位,讓公眾視手語翻譯員為職業和專業,吸引兼職手語翻譯員轉為全職及有更多人報讀手語課程,希望長期解決手語翻譯員嚴重不足的問題。另一方面,促進創意產業無障礙資訊通達水平,如電影、電視等,除便利殘疾人士外,亦有助樹立「香港品牌」,與國際市場接軌,因此張氏期望財政司司長能責成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檢視現時免費及收費電視牌照條例,長遠引進製作戲劇或非戲劇節目是加入口述影像聲道的要求,促進資訊通達;並鼓勵電影發行商在發行電影時,預先製作口述影像版本,照顧視障人士需要。

無障礙應被重視 推動措施莫遲疑

預算案中提及無障礙的篇幅少之又少,張氏認為無障礙是建構「宜居城市」的重要因素,政府必須對無障礙多加關注。政府一直未有處理《設計手冊:暢通無阻的通道2008》缺乏舊建築物增設無障礙設施的追溯期,無助推動舊式樓宇引進無障礙設施及進行提升工程。為減輕業主壓力,張氏建議政府仿傚部分亞洲地區的做法,由政府牽頭成立「舊建築物無障礙設施提升工程基金」,基金有別於現時公用地方維修資助。先為缺乏足夠資金翻新或進行工程的業主提供建築物無障礙檢查,及後由建築師就無障礙設施提升工程提出方案及估算費用;並提供資助補貼、貸款、專業協助,協助他們改善無障礙設施。待社會風氣成熟,才研究為舊有的建築物訂定重修的時間表,如設有10年或20年之追溯期,全面推動無障礙城市的發展。

交通方面,鑑於無障礙的士及巴士車價較非無障礙的士及巴士車價貴,故再次建議政府為車主提供資助,以更換無障礙的士或巴士,作為誘因;並仿傚低地台巴士的做法,如的士或巴士車主更換新車時,必須更換為無障礙的士或巴士,以循序漸進方式推動無障礙的士或巴士的普及。張氏認為應先資助行走醫院路線的小巴更換為低地台小巴,及後再推廣至全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