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文學改良芻議 - 回應港大學苑香港新文學運動(一)

2017/4/6 — 20:17

圖片來源:Emitchan @ wikipedia

圖片來源:Emitchan @ wikipedia

香港大學《學苑》二零一七年最終回以《香港新文學運動》為大題,其中忤尚文章〈香港新文學運動指引芻議〉認為香港粵語人稱俚俗方言,不過由於政治因素;提出香港人講的廣東話正名為香港話,以「普遍使用為正確」為原則,我手寫我口,不隨「本字」;主張香港文學同中國文學分開,「打破港語入文寫唔好文學嘅舊有思想」,「香港話成為界定香港文學...必需要重視嘅條件」,發掘香港話美態、創作潛力同發展形式,鼓勵更多人以香港話寫作。(參考

文化乃係族群根基,余欣見港大同學重視本土粵語地位,豪氣探索香港文學前途,有理論,有實踐。玆為文回應,全文分四篇,是篇居首。本人同意粵語絕非方言,而由於英殖時代港中區隔,香港粵語已有異於中國粵語。然而,香港法定語文為中英文,「香港話」若排除英文而獨指香港廣東話,則置英文於何地?語言縱無高低之分,卻有語域(REGISTER)之別。日常說話,每多沙石,我手寫我口,不加雕琢,後果必然粗野無文。粵語入文,如果不理語境場合,一味我手寫我口,通篇胡亂自造的怪字、別字、同音字、英文字母,再加上共產中文、惡性西化句式,甚至匪語土話,冗長累贅,未經文書鍛煉,則粵文與三千年華夏文明脫鈎,淪為次文化、次階級語言,更加無法抵禦中共殖民。

廣告

香港要自治自立,香港文人即宜胸懷大志,吞吐風雷,以精妙文學形式,承繼古漢音韻詞彙、句式章法、典故成語,實行文白粵交融,上接華洋歷朝經典,橫通東西白話文學,務求香港通用唐文成為漢文標準,香港漢文文學成為華夏文化之大宗,抵銷共產中文之糜爛影響。文白粵交融,典範係唐滌生大戲、黃霑歌詞、以及嶺南傳統粵語文學等。本文將以語言學大師Michael Halliday (一九七八)的語域論及大量香港實例,印證以上觀點,並提出《香港文學改良芻議》作結。

首先,忤尚君問語言有無高低之分,要求將香港人講的廣東話正名為香港話,並且正確徵引社會語言學家 Peter Trudgill :「好多時決定咩係 「標準語」,咩係「方言」,都係政治同文化因素, 多過語言(linguistic)本身嘅特質。」忤尚君繼而指出:「香港話喺獨特嘅文化環境底下已逐漸進化為一種 獨特語言..,產生咗唔少 自己獨有嘅字詞或表達方式,當中亦唔少唔忌諱用英 文:毒撚、MK、chur、老ᅠseafood、濕鳩、乜勁、 柒頭、如果 XXX 我切、煩膠、suᅠ唔ᅠsu⋯⋯」

廣告

本人同意粵語絕非方言,而由於英殖時代港中區隔,以及中共厲行普教中,香港粵語已與中國粵語不同。

根據Bernhard Gröschel (2009),  Snježana Kordić (2010),兩種話若能互相溝通,即為同一語言之變體;若不能互相理解,即為兩種語言,正如羅曼語族所衍生出之法文、西班牙文同意大利文(Norman 1988:187)。無學過普通話的粵語人同無學過粵語的普通話不能溝通為事實,故粵語、普通話為兩種語言。根據《Titi-tudorancea百科全書》的方言條目,好多歷史語言學家認為任何口語形式由某較其久遠的溝通媒介發展出來,即為該較久遠溝通媒介的方言。粵語有三千年歷史,普通話,計埋南京官話,都只得三、四百年歷史,所以粵語不可能係相對普通話的方言,掉返轉就差不多。

根據英屬哥倫比亞大學語言學家Zoe Lam(二零一五),全球共有七千萬至一億人講粵語,歐洲好多國家人口都遠低於一億,例如芬蘭人口僅得五百萬,試問粵語怎可能係方言?《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簡稱《方言》,西漢語言學家揚雄著,此處方言指華夏各國各地各方語言,而非從屬於某語言的方言。社會語言學大師Max Weinreich(一九四三)有金句曰「語言係擁有海陸軍的方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普通話叫語言;粵、閩、蜀、客家等語稱方言,只不過因中國有解放軍,強制全國使用人工語普通話。根據《基本法》,一國兩制,香港當繼續以粵語為實然官方語。

粵語本以廣東廣州城為正宗,香港為旁支。然而,中共統治中國六、七十年,厲行普通話教學,消滅所謂「方言」。經過六十幾年區隔,香港粵語,無論節奏腔調,用詞,意識形態,都已不同於中國廣東話。香港粵語節奏明快,用詞吸納歐美事物的港式翻譯,並且保留古雅詞彙,意識形態傾向自由民主。中國粵語則由於普通話教學,共產思想熏陶,時至今日,廣州有一半人口僅識講普通話。廣東省內粵語的語音、語法、詞彙受到普通話嚴重干擾,譬如「轟轟烈烈」讀成「空空烈烈」,「瑞士」讀成「銳士 」;不講「佢行得快過你」而講「佢行得比你快」;不講「雪櫃」而講「冰箱」;不講「生果」而講「水果」。中國廣東能講純正粵語的人買少見少,禮失求諸野,香港粵語竟由邊緣變成中央。 (參曾焯文,二零一六,《粵辭正典》自序)

《基本法》訂明香港法定語文為中文及英文,並無說明中文的口頭形式為粵語定普通話,然而,英國治港一百五十年,無論學校、官方場合、政府、議會、傳媒,法庭,粵語同英文都係實然官方口頭語(de facto official spoken language)。傳媒文字,亦不時出現粵字粵詞。

故此,雖然香港廣東話已有異於中國廣東話,「香港話」不能排除英文而獨指香港廣東話。建議稱香港講的廣東話為「香港粵語」,最合乎客觀歷史事實,正如美國立國後,仍稱美國官方語言為English,頂多叫 American English,但不會為了同英國劃清界線,而叫Americanish。香港語言客觀歷史事實即:無三千年粵語,何來香港粵語?香港話排除英文,香港就不再係香港!

另一方面,語言縱無高低之分,卻有語域 (REGISTER)之別。語言學大師MICHAEL HALLIDAY分語域為語場 (field, 題材場景),語旨 (tenor, 人際關係),語式 (mode, 口語定書面、句式語篇)。假如忤尚君做了香港特首,寫漢文信畀杜林普DONALD TRUMP,討論港美關係法,則語場即國際經濟,語旨即兩地元首通訊,語式即正式書面漢文,相信亦不可能寫: 「老SEAFOOD,你su唔su中止港美關係法,會一嘢KO中國?」此等語言只可用於高登討論區之類場合。此非歧視香港粵語,而係話香港粵語,正如任何其他語言,都分雅言與俗語。有些語境要求莊重,有些語境容許戲謔,任何語言運用,均須把握方寸,否則撞板多過食飯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