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文學改良芻議 - 回應港大學苑香港新文學運動(三)

2017/4/8 — 6:14

粵語入文,並非簡單將白話文的虛字,如的了嗎,轉做粵語虛詞,嘅呢噃。當今好多所謂粵文或香港話書寫,最大問題係因襲惡性西化、共產中文,冗長累贅,粗野無文,連文章的基本要求都達不到(清楚通順,言簡意賅)。得罪講句,忤尚君〈香港新文學運動指引芻議〉本身的文字都有此情況,余試以通用唐文(文言、白話、粵語水乳交融,通行四海)置換之。

原文:「香港話,絕對有佢作為一種獨樹一格嘅文藝式語言嘅潛力。」

廣告

評:此乃鬼佬中文,歷代漢文以至傳統香港粵語,斷不會如此講說話,如此寫作! 只要將其中粵語虛詞換為白話文虛詞,就係不折不扣的共產中文:「香港話,絕對有它作為一種獨樹一格的文藝式語言潛力。」共產中文特徵,惡性西化現象,包括濫用死物代名詞「它」(直譯英文it);濫用介詞「作為」(直譯英文as);濫用「一種」(直譯英文a kind of);定語(形容名詞的短句,置於名詞之前)過長(如「它作為一種獨樹一格的文藝式語言」形容「潛力」)等等。

通用唐文: 香港話絕對有潛力做文藝語言,獨樹一格。

廣告

原文:「但係呢個以大一統為前提嘅原因並唔能夠削減以廣東話入文嘅正當性,就對於一種語言值唔值得被鼓勵用於文學創作,呢個理由完全係牛頭唔搭馬嘴。」

通用唐文:但大一統理由並不能辯證廣東話入文不當;語言值不值得鼓勵用於文學創作,與大一統理由完全無關。

原文:「喺 1991 年至 2001 年間,喺英國識講、讀同埋寫威爾斯語 (Welsh)嘅人數由大概 58 萬人下降到 50 萬人左右。」

評:忤尚君又話要香港文學獨立於中國文學之外,而一國兩制,何解要跟中共廢除光明正大的漢文數目字,改用阿拉伯數字?

原文:「點解我哋永遠覺得香港話較「標準」中文粗鄙?」

評:緣何不跟傳統粵語講:「何解成日覺得香港話粗鄙過標準中文?」,形容詞置於比較虛字「過」或「於」之前,不但係粵語句式,亦係文言句法。

粵語虛詞缺乏文書鍛鍊,入文確有困難,但虛詞(如喺、嘅、咗)入不入文其實不大重要(劇本對白則有需要),當前急務係避免惡性西化,剔除共產中文,保存香港粵語中古雅成份,包括古漢句法(如雙賓語序,我畀書你),古漢字(如逳身逳勢之逳、揀、㩄〔俗作嘥〕),古漢詞(如得閒、後生、幾時、隔籬、日日、當年〔那些年乃北方俗語〕、一世〔一輩子乃北方俗語〕、二世祖〔富二代乃中共俗語〕);以及單音節詞(如學〔代學習〕、幫〔代幫助〕、明〔代明白〕),古漢章法(如鏗鏘對偶,層層遞進,以唐滌生帝女花上表一節為典範)。忤尚本身亦謂:「無需刻意避違「較書面語」嘅用字(例:冇必要一定用「 點樣」去代替「如何」),重點係跟隨語感。」

香港要自治自立,香港文人即宜胸懷大志,吞吐乾坤,以精妙文學形式,承繼古漢音韻詞彙、句式章法、成語典故,實行文白粵交融,上接華洋歷朝經典,橫通東西白話文學,務求香港通用唐文成為漢文標準,香港漢文文學成為華夏文化之大宗,抵銷北方胡語、共產中文之糜爛影響。(參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