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權貴暗地影響或操縱政府土地決策

2018/11/29 — 14:18

胡應湘 8 月於團結香港基金的「強化東大嶼都會」計劃發佈會站台(團結香港基金影片截圖)

胡應湘 8 月於團結香港基金的「強化東大嶼都會」計劃發佈會站台(團結香港基金影片截圖)

特首林鄭月娥稱其大型填海計劃為「明日大嶼」,但顯然更貼合計劃背後鮮為人知的悠長歷史。林鄭的所謂「願景」,與另一擁有 30 年歷史的建議竟有不少相似之處,反映香港少數權貴一直都在暗地裡指點江山,影響或操縱政府決策。

專門研究本港土地政策的本土研究社翻閱英國國家檔案館最近解密的檔案,發現了編號 HKK175/3 的「西部海港大嶼山策略性發展計劃(Western Harbour Lantau Strategic Development)」文件,當中包括 1986 至 87 年間英國政府與港英殖民政府發出的備忘錄、書信及報告,而主題竟是討論一個與「明日大嶼」驚人地相似的提案 — 在大嶼山東部填海 1,700 公頃,以興建 40 萬住宅單位並容納 110 萬人口。此計劃與「明日大嶼」的另一共通點,就是兩者皆由富商在幕後牽線。

廣告

1986 年末,合和實業主席胡應湘開始游說香港政府在中部水域展開大型填海工程。根據解密檔案中的書信及同期的媒體報導,胡應湘不但建議於東大嶼山填海興建新機場,還希望建造可容納 40 萬住宅單位的大都會、連接港島與大嶼山的交通網絡、貫通新界與深圳的高速公路,以及不止一個貨櫃碼頭。胡氏稱可為計劃提供兩成資金,其餘八成則由李嘉誠出資,條件是完工後新機場必須售予政府,而高速公路和房地產則繼續歸於李、胡旗下。合和對計劃成本的估算,記載於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香港事務科 1987 年 7 月 3 日的備忘錄:「一般基礎建設工程將耗資 20 億英鎊」— 以 1987 年的匯率計算,就是 200 億港元。胡應湘又稱整項工程可於四年半內竣工。

為說服英國政府接受提案,胡應湘多次遠赴倫敦游說當地高官,例如於 1987 年 1 月 19 日向時任英國貿易部次長 Christopher Benjamin 介紹方案內容,更不止一次出席同類會晤。胡又向多家英國企業承諾提供工程、建築及出售設備的商機。翻開解密文件之中 1987 年 2 月 19 日的備忘錄,可以看出胡氏當時打算盡量讓英國企業參與計劃 — 英國駐港商務專員公署如此向倫敦的貿易及工業部形容:「他[胡氏]希望計劃以英方參與為主。」另一份備忘錄則記錄 1987 年 6 月 20 日胡應湘於英國出席展覽會,同時向多家大型英國企業的領導人推銷計劃。回到香港,他亦向不少在本地經營的英資企業介紹自己的大計。根據解密文件,倫敦政府雖希望支持英國企業,但尊重港英政府做出獨立決定,不打算有向施壓或要求對方作出決定,但胡應湘刻意營造已獲英國政府及企業撐腰的印象,以圖游說本港施政者接受計劃。

廣告

看穿胡應湘把戲的港英政府,對填海計劃高度存疑,甚至可說是不屑一顧。地政工務司成立一個特別小組研究。一行會 1987 年 3 月 10 日發出備忘錄報告:「提議方雖然熱心,卻未有就計劃的可行性提出相應證據」,時任財政司翟克誠在書信中如此評論:「胡氏的填海計劃不可靠。40 萬個住宅單位的必要性令人懷疑。」1987 年 5 月 3 日發出的備忘錄則質疑填海所需的大量海砂從何而來。解密文件整體亦對四年半竣工的估算抱持懷疑態度。值得一提的是,當時香港即將回歸中國,各界對於英資企業會否於 1997 年前盡攬香港工程合約一事相當敏感,然而這正是胡應湘的承諾!

在 1987 年 10 月 28 日的書信中,英國駐港商務專員公署向倫敦的貿易及工業部描述了胡應湘與時任港督衛奕信的會晤,指出胡氏曾建議「應把政府所有負責規劃的官員鎖進房裡,直至他們就未來發展達成共識,然後港督應下令展開計劃」。港督答覆「港府或許專制,但也不可能這樣做」,又指「政府正非常小心謹慎地研究計劃」。胡應湘的大計最終遭到港府否決。

時至今日,胡應湘的昨日山河竟借屍還魂,變成「明日大嶼」,難怪他在八月春風滿臉地為團結香港基金的「強化東大嶼都會」計劃發佈會站台 —「強化東大嶼」不過是「翻叮」他的舊計,在東大嶼山大幅填海,發展地產。發佈會上,他複述自己 30 年前給衛奕信的建議,認為應把所有規劃官員鎖進房裡,等到他們同意發展,首長就可下令動工。這次,填海計劃的總推手不再是胡應湘,而是創辦團結香港基金的前特首董建華以及一眾基金理事,當中包括多名富豪、地產商(新世界、恒隆、信德、世茂、恒基、瑞安、信和、蘭桂坊集團)和把林鄭推上特首寶座的選委會成員。雖然姓名和具體策略有所不同,但兩代推手都按照同一套遊戲規則辦事:有權有勢者利用特權接觸政府決策者,在小圈子裡把持公共政策。在胡應湘時代,胡及其公司可以直接游說英國及香港政府的最高層。到了今天的「明日大嶼」,董建華及其創辦的團結香港基金亦可在基金背後的富豪、地產商和金融機構撐腰下游說政府,其影響力更伸延至土地供應的公眾諮詢活動,基金執行副主席黃元山,甚至是政府土地供應工作組的成員。胡氏計劃把收益轉移至倫敦的英資企業,而現在香港的基建工程則多由中資企業負責,董氏計劃的收益亦自然會撥歸北京。兩個計劃的唯一分別,只是當時港督與今天特首的行為(或人品?)而已。

衛奕信政府以「非常小心謹慎」的態度對待胡應湘的提案,因此這個由既得利益者推動的大型計劃最終被否決。事隔 30 年,董建華和團結香港基金所代表的既得利益者終於成功了:林鄭抵不住來自董、胡與其他既得利益者的壓力,即使 30 年前港英政府對胡氏計劃的必要性、成本及風險的質疑仍然未有答案,港府卻倉促決定花費近萬億建造人工島。然而香港沒有檔案法,就算未來有研究者想了解游說者私下用的花招或胡應湘和董建華在其中的角色,也不會找到任何文件詳細記錄林鄭月娥榨乾香港庫房的決策經過。

林鄭月娥在第二份施政報告宣布「明日大嶼」願景計劃

林鄭月娥在第二份施政報告宣布「明日大嶼」願景計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