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南亞裔族群 從攝影展、手繪、舞步說起

2015/5/12 — 17:03

少數族裔小朋友同樣天真爛漫,愛玩、愛笑,亦對未來充滿憧憬。 (謝至德攝)

少數族裔小朋友同樣天真爛漫,愛玩、愛笑,亦對未來充滿憧憬。 (謝至德攝)

【文:樂施會教育幹事林詩媚】

我非常喜歡小孩子,只要和孩子在一起,即使玩一整天也不會累。無論自己因瑣事有多煩悶,只要見到孩子的笑臉,就能令我暫時忘憂。小孩子總有神奇的魔法,將你內在最美好的一面呈現出來。

我於去年10月加入樂施會,第一項工作就是協助《看懂、看不懂》的傳媒宣傳工作,《看懂、看不懂》是一個有關少數族裔學生中文學習生活的攝影展,透過謝至德的鏡頭捕捉孩子們的生活點滴,呈現他們學習中文的艱苦過程。

廣告

感謝這個工作機會,送給我和南亞裔孩子們接觸的緣份。他們和我一樣土生土長,甚至已經在香港生活了兩、三代,他們明明就在身邊,也只是靠着過這次因緣,讓我第一次接觸到這既熱情又靦腆的族群。

我和南亞族裔人士也不是完全沒有相處過。中學的歷史科老師就是一位優雅溫婉,來自印度的女士。雖然在香港居住的時間比印度還長,不過老師非常想家,常常向我們分享她小時候在家鄉成長的回憶,從老師口中得知,她來自貧窮的家庭,但家人之間感情深厚,日子過得艱苦卻令她懷念。我們對人和事的印象,大概都是從這些微小的回憶中累積起來,我也因着老師的慈愛,對印度裔人士的印象一向不俗。

廣告

而第一次因工作關係和南亞裔孩子們見面,是聯同記者到訪南亞裔家庭。和我印象中的南亞裔家庭一樣,那家的爸爸媽媽都穿着傳統長袍,媽媽和女兒更蓋着頭紗。南亞裔婦女果然都是溫婉和氣,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對新朋友非常熱情,給予我們親切的款待;孩子們都開朗健談,樂意分享他們在學習中文以至生活上遇到的種種困難。

當天受訪的一對小姊弟在香港出生成長,能說流利的廣東話,有著深棕色的皮膚,鮮明的輪廓,他們圓大的眼睛可能還看不懂世情,卻已看懂別人因着他們外表的差異,而作出不禮貌的對待。弟弟說最近一次因同學罵他「巴基爛坦」,忍不住跟他動粗!這個在我腦海中已經消失多時的字眼,是如此不文明。想不到今日仍然有人會因這不文明字眼而身受其害。他姊姊也曾經在乘搭電梯時,遭受不文明對待,她跟我說,「電梯內兩個女孩子在看到我走進電梯時竟馬上掩鼻。」姊姊坦言此事令她很難過。

土生土長的南亞裔小姊弟都會遇上令人難堪的情況,何況是尚未衝破語言隔閡的過埠新娘?一位來自尼泊爾的媽媽有口難言地跟我說,她常常碰到令她感到活在歧視中的事。譬如上街市買水果,檔主專挑不新鮮的給她,「我覺得糟透,我沒少給他們一毫子,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做?」將心比己,如果你是他們,你又會對「本地人」產生怎樣的印象?以上例子可能只是個別事件,然而對受傷害的人來說卻是很真實,少數族裔對香港人的種種負面印象和誤解,也是這樣累積而成。

受到不平等的待遇當然令人難過,抱着成見待人亦同樣為自己設限,阻礙自己了解身邊許多美好的事物。小學課堂常說香港是個東西匯聚、華洋共處的社會,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都在這個文化大熔爐和諧共處…但原來最接受東亞及東南亞文化不是我們的腦袋而是我們的肚子,不論泰國、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的菜式都無任歡迎,我們的內心卻仍然對少數族裔有很多成見。

由《看懂、看不懂》的南亞裔導賞員設計的手繪

由《看懂、看不懂》的南亞裔導賞員設計的手繪

其實少數族裔帶給我們不單是舌尖上的享受。兩個多月以來和南亞裔孩子們的相處,我發覺他們充滿藝術天份,女孩們都是手繪達人,每人都能繪出屬於自己,設計獨特的花樣,而且每次都是即席揮毫;他們又有特強的音樂感,不時排練舞步在學校表演;我又發現南亞裔族群間關係非常緊密,在他們身上我看到在大城市中久違了的互信和關懷。

看到她們的手繪,想起她們的舞步,我心裡不禁多謝他們,多謝南亞裔多采的文化令香港的社會面貌變得更為豐富。如果我們有更多人,腦子也如肚子般開闊,兼容並蓄,香港將會是個更多元和更充滿關愛的社會。

《看懂、看不懂》攝影展暫時告一段落,但樂施會將繼續關注少數族裔在香港學習中文的情況。希望不久的將來,「他們」會切切實實地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看懂、看不懂》攝影展暫時告一段落,但樂施會將繼續關注少數族裔在香港學習中文的情況。希望不久的將來,「他們」會切切實實地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回顧《看懂、看不懂》攝影展聯上聯署支持少數族裔學好中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