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研究的重要

2019/2/25 — 14:57

旺角街頭(資料圖片,來源:Jimmy Chan @Pexel)

旺角街頭(資料圖片,來源:Jimmy Chan @Pexel)

隨著近十年香港政治的急速變化(aka 愈變愈差),對於本土的呼聲愈來愈高,尤其談及中港矛盾、廣東話與普通話之爭、身份認同的問題時,總有論者高舉「本土意識」、「本土主義」,但到底什麼是「本土」?的而且確,「本土」一詞在不同的語境及環境下都有不同的意思。正如《香港關鍵詞:想像新未來》中學者胡婉慧〈在(本〔土〕)地〉所言:「『本土』一詞的意義在變得複雜模糊之際,同時被賦予一種強烈的『不確定性』……使等『本土』的含義 — 時而對立、時而混雜、時而狹窄。」那麼在我們找尋自己的身份認同時,怎麼理解本土文化與歷史?那就得依賴香港研究。

事實上,不少的學者都指出「香港的故事不易說」,回歸前處於夾縫的混雜性難以論述,97 後對於身份疑惑及近幾十年的政治問題更難以去談,而其實香港無根、何去何從的說法,就更點出了香港研究的重要性,一個沒有地文誌的地方,何以談根?城市無法挖空歷史而進步,當我們口講希望香港成為一個怎樣怎樣的地方時,卻甚少人支持本地的研究,從歷史、語言、國族身份、文化藝術等不同的方面為當下定位,所以在眾多政治文化議題的跟前,我們所談論的本土並不如我們所想的有力,本土主義亦未夠底蘊讓之成長。加上香港研究成果近年發表的空間日漸萎縮,全球的關注落在中國研究的範疇,令香港研究的發表空間縮窄,而大學的研究院亦不甚支持香港相關的研究項目,令研究生在選擇論文題目及研究範圍時對香港研究避之則吉,生怕被批評題目狹窄,在研究院難以立足。長久下去,則香港研究無以為繼,在面對動盪的政局與社會變遷之時,我們甚或我們的下一代變得啞口無言,對於自身所居住、所熱愛的地方變得更難以言說。

朱耀偉教授早在 2016 年就出版《香港研究作為方法》,希望以香港研究帶領讀者思考香港的不同可能性,考量「本土」的定義,反思香港的主體身份,但求以一石激起千重浪。時至今日,此書可謂香港研究必不可少的經典之一。而在香港研究賣少見少的今天,朱教授再編輯《香港關鍵詞:想像新未來》,結集二十多位來自不同系科的學者對香港的論述,以學術的角度回應風雲萬變的香港,書中包含多個常見(或常談及),卻沒有劃一定義的關鍵詞,如左膠、浮城、自治、洗腦等,並嘗試透過各個關鍵詞建構理論,建立香港研究的新方向,重新提出香港研究的重要性,可謂對香港研究有莫大的貢獻。

廣告

而在同時期亦在經歷大大小小社會政治事件的台灣,早就明白本地研究的重要,一方面政府大力撥款支持,另一方面各學院的學者亦紛紛提出台灣在地研究的方向。本人對政府就不抱任何期望了,但仍希望各大專院校可以多多重視和尊重香港研究。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