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精神病院落實禁煙的利弊

2016/5/1 — 8:30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我曾進入精神病院三次,每次都不同病房,而每間病房對我們病人的抽煙政策都不同。頭一遭 2000 年是差不多自由放任,容許病人在廁所吸。第二遭 02 年是禁,不容許你帶煙入內,但搜到也是收起來了事,出院歸還。第三遭同是 02 年最為可怕黑暗的,護士高壓地禁,如吸煙被發現,綁數小時外,注射一定份量的精神科藥物進你體內,而該種藥物有嚴重副作用,隨時要進急症室。

必須表明立場,我無意把黑說成白,辯證吸煙無害,吸煙危害健康是小學生也懂的常識,本文志在分析禁煙利弊。

首先,是否醫院禁煙,病人便會隨政策而戒呢?這是第一個疑問,翻查數字, 2011 年加煙稅四成多後, 2012 年吸煙人數只下降 0.4% 。事實上,醫院管理局有否相關數字證明醫院禁煙後,病人出院不會再抽煙?

廣告

精神病院和其他醫院不同之處,是我們精神病人不能夠隨便外出,而進院後起碼一個星期要入「關門房」,即數十人廿四小時關在不過萬尺的房間,不能外出,而一星期後病情好轉,才能去開門房,但「開門房」也不可以離開醫院大門,即由小監獄,進去大監獄而已。

有一點我大惑不解的是,在監獄中,囚犯也有抽煙權利,患者犯了何罪?為何抽煙要被綁加打針?

廣告

監獄所以令人敬而遠之,坐牢後不敢再犯法,除失去自由外,是香煙奇缺。令一個抽煙的人沒有足夠香煙,即加強他離開監獄的慾望。護士們是深明此理,因為他們曾言:「如果這裡這麼好住,人人都進來,我們工作量便大大增加。」

患者想離開病院,最有效的方法,是「康復」,但一時三刻,病情不會好轉,便只好隱瞞醫生,醫師沒有讀腦機,靠的是望、聞、問、切,有心隱藏,不會清楚你腦中情況,結果原擬定為療程之一的住院,便被一些護士一手破壞。

精神病不醫治,去到最後只有兩條路:自殺或傷人,傷人較不可能,因為我們只有少部分人有暴力傾向,自殺比較多一點。但不要認為自殺不關你們的事,自殺方法之中,跳樓和割媒氣喉,便容易傷及無辜,隨時你的鄰居割喉,把你炸死。

第一次和第三次入院,病友關係的分別是,有足夠香煙供應,大家和睦相處,但不足缺乏的話,我天天看到他們為爭奪一啖煙而打架。護士不理?數個護士對數十病人,即一對十比例,根本就看不了那麼多。對此,我十分懷疑管理層落實政策時,有否考慮護士工作量?護士要對這麼多病人,當然要用非常手段才能達到禁煙效果。

至於護士認為吸煙會引起火警,燒死全醫院,我還是同一疑問,有沒有數據支持,開埠以來,燒掉了多少間醫院?

其實,與其效果不彰,不如病房設吸煙區予病人,再說一次,精神病院不同其他醫院,是禁閉式的,而為何囚犯有抽煙權利,病人沒有?是否有精神病比犯法還罪大惡極,十惡不赦?我無意挑起對所有護士的仇恨,事實上,只有少數護士濫用打針綁人權力來禁煙。我看了二十多年精神科,入了三次醫院,接觸過近百名護士,大部分都愛護病人,只有兩、三個敗類如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