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考試成功但殘酷 — 在於清晰展示人的優劣

2018/1/22 — 13:35

中學文憑試

中學文憑試

「君子不器」-表面是指士人重德輕才,裡子是說他們是全國最優秀的人。現在人常說明清的八股文扼殺人材和阻礙國家的現代化,是事後孔明;常說香港應實行多元教育而非一元教育,是倒果為因,根本就看不出考試的本質-在環境需求下:分出最優、優、中、劣、最劣的人,像柏拉圖提出的理想國一樣,最叻的人做哲學家和政治家,差的人做畫家、工匠。

考試的本質是社會達爾文(Social Darwinism)的化身,考試和教育很多時是風馬牛不相及。

香港考試的殘酷是在它太清晰了!完全分清每個人的排名,一張紙一行字;入到大學定入唔到,有標準分數(事實比3322更高);入到神科與否,小學生,中學生和大學生都可以清楚自己的位置和話語權(權力),好學生的意見和要求會得到老師的採納,而分數是他們的貨幣。除了清𥇦,高效和利益輸送是香港考試優勝的地方,家長當仔是產業咁投資,將父母的財產轉換到仔女,地位、財產、住址、信仰等轉換成入學最大機會率;而補習社和興趣班是二次投資,為大學之資本。

廣告

大人比小孩敏銳-尤其是對利益,無節制的興趣班和補習班看來是殺子,但實際上是不想子孫世代為奴-就像崇禎皇帝一劍斬向公主,不想女兒受辱於賊寇,殘忍但本質是愛。

香港「教育」唯一的缺點是投資和階級上流不相稱,投資幾十萬,讀左大學,最後得到萬零蚊一個月,倒錢落海對有底氣的人不值一提,但窮人就百上加斤,現代人笑八股文迂腐,但八股文保障士人的上流機會和家族的名、利、權;反而現在考試制度連上流機會都保障不了,但大環境又焗住你讀十幾年。而社會風氣是鼓吹有物業就等於精英,無物業不當人看、有一個物業是人、有二個物業是人上人、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立於山巔是人上人上人上人上人上人上人上人上人。比起多元教育為何不在香港發生,如何要建立一個銜接考試制度和物業階級更像是一個問題。

廣告

民族主義和共產主義者最愛用道德粉飾本質和利益,自由主義和帝國主義;極權主義和民主專政只是一體兩面,階級本質是強者階級、庸人階級和廢柴階級,但是不同考試制度會有利某種能力的人,但對精英說無所謂(是爭第一定第三的問題)-這就是「君子不器」,廢柴都無所謂(反正都最低),但是高不成低不就就好大壓力。
假如你生活於遊牧民族,碰巧你手腳不協調但文材算術好,就會在決鬥場被斬件;相反你手腳協調但文材算術差,都可做個卒仔搵兩餐,體制只對庸人(梟雄)有意義。如果你是前者但唔想死,只能去做陳勝和洪秀全破壞體制,用超過體制默許下的手段去改變,溫和對權力是無意義,有亂至有機。紅衛兵和梁天琦雖然理性和格局不足,但他們的直覺是正確,對利益極其敏銳,而袁世凱就是梟雄的極緻。

考試制度的產業鏈若沒有能力改變,只能將排名和階級模糊化和粉飾。可惜啊!人看到太陽就不能忘記光,「求學不是求分數」已經不能阻止本質推進,既然改變不到客觀,那就將主觀和自我無限擴張吧!信仰可以無限,努力可以無限,用強大的自傲展碎社會-走向薛西弗斯(Sisyphus)的大道。信自己,信自己,將自己化為信仰!

我們花太多時間談理想!卻不願理解當中的本質。但同時,承認體制等於抹殺自我(體制不輪到你承不承認),怎能承認自己是排300 000名,是一個低端學子,體制下微不足道。這就是香港學子自殺的原因-肉體自殺之前,精神已經死了,活著都是行屍走肉。高舉「小確幸」、田野生活和港獨不一定是因為愛這種生活方式,只是想活下去,從大點的格局看,我從不認為香港人的悲劇源於香港政府、英國和中共,這樣太高估他們,亦不認同起義和港獨會解決問題,只是意識到我們大家的立場和信仰永遠會和事物本質保持距離,即使看到本質都未必有能力改變;但否定立場和信仰我們就會死,不論從政還是生活。

我寫這篇文章可以說是階級自殺(廢柴),可幸的是某程度我是個利益不可知論者。想起以前讀書,老師會說讀書你們不得,但是要做人處事要學好,之後吱吱浸浸講一大輪,老師無意將考試和教育分開,我們因此受到教育,實在可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