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虐待兒童問題

2018/9/4 — 15:09

社會福利署宣傳片截圖

社會福利署宣傳片截圖

【文:尹樂希(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三年級)】

相信沒有人會反對社會有保護兒童的責任。然而,香港虐待兒童的問題仍然嚴重。社會福利署近十年來,每年接獲的虐兒個案一直在 800 至 1,000 宗之間,數字更是較之二十年有所增加。究竟當中的原因何在?這是個別個案,還是制度上有漏洞?

社會上時有關於虐待兒童的新聞,當中包括性侵犯、疏忽照顧等。政府為此訂立了一套跨部門的通報機制,但綜觀多段新聞和訪問,專業人士如社工、老師等都認為制度上的灰色地帶讓一些兒童未能及時得到保護,並為他們帶來心理陰影。社署在 2017 年更新版的《處理虐待兒童個案程序指引》中為虐兒個案提供評估指標,但這全僅為處理時的參考指引,署方指每個個案需要個別開會和考慮情況。由於指引的灰色地帶,社工、校方等持份者往往為了避免出現濫報的情況而傾向採用一個保守的評估。很多潛藏的虐兒個案因為證據不足、傷口不明顯等種種藉口而沒有被跟進。其中精神虐待便是最顯著,因為這些個案大都不容易被發現,若比較社署接獲呈報的數字,就知道比身體虐待、性侵犯和疏忽照顧等虐兒案少十倍。事實上,香港大學「虐兒及虐偶研究」報告指出,目前所公布的虐兒個案有機會只佔實際發生個案總數的百分之一。根據防止虐待兒童會錄得的數字顯示,被虐待的兒童當中有百分之二十六是有特殊學習需要,所以我們更加需要主動關注和揭發這些虐兒個案。社會上沒有足夠支援去提供幫助,兒童又能否將自己的狀況告知相關人士呢?

廣告

雖然現時香港的制度的確有其不足之處,但一個開明的社會不應將所有責任推卸在制度上,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應該關心身邊的兒童,向其伸出援手,留意他們有沒有不妥之處,例如與家人有疏離感、有傷害自己的念頭,又或該家庭經常出現打罵的情況……如有可疑個案,應主動舉報給相關機構,以助堵塞制度上的漏洞。同時,政府亦要配合專業人士的意見,改善通報制度。其實現時香港並沒有設立特定的虐兒罪,社署每年收到近千宗虐兒個案,警方公佈的數字卻顯示在家庭虐兒涉刑事成分不足五成。因此,民間亦有意見認為政府應就此成立強制通報機制,規定相關人士必須於某一時限內向社署通報並代為跟進,否則即屬犯法,或會被判監和罰款。

虐兒問題是需要正視,通報機制亦是有必要性,但本港是否有足夠的資源、人手、培訓等配套,筆者認為仍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廣告

Child Rights Change Maker 計劃

救助兒童會 CRC Maker(Child Rights Change Maker)計劃由一群關注兒童權利的大學生組成。透過研究和文章發佈,每位CRC Maker成員發表個人對兒童權利的意見和想法。我們明白到要倡議兒童事務,必需有年輕的聲音融入我們的工作當中。CRC Maker成員由其關切的議題出發,根據親身的經歷、自行搜集的資料,再進行分析和書寫每篇文章。每份心血都是他們往後立足兒童事務的一步一腳印。CRC Maker 成員代表的,不是本會或這個計劃,而是匯集香港兒童的心聲。我們嘗試了解他們的想法,和他們互相學習和進步,一起倡議兒童權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