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變了,是我太天真

2015/1/21 — 23:38

【文:Carmaney】

香港真的變了,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日。

韓國的行李包裹寄回來了兩大箱,本來覺得自己可以慢慢坐的士搬回家,不想麻煩別人。

廣告

怎料的士站外排著滿滿的水貨客人龍,我本來覺得沒關係,慢慢等著總會輪到自己,原來是自己太天真。

每一車的士裝貨滿到根本沒有人坐的位置,那車還叫是的士嗎?

廣告

他們還一架車自己坐不夠,還要周圍兜其他水貨客分車錢,誓要非塞爆車子不可,一點空間都不要浪費。

排著隊應該一輩子都不用上到車,於是我向蓋旗的的士求援,求他們做個好心載我回家,「我是香港人」,「我住上水」,但他們玻璃都沒打下來,冷冷的把車駛開,此時我才知道什麼叫世態涼薄,香港都變成這樣一個冷冰冰的城市。

我只好打電話到的士台,$50一程的士,不載,$100一程,不載,打了20個電話,沒有一個回音。其實我是不用跳錶的,賺五倍都不夠嗎,或許的士司機眼光是放得更高,水貨客付他們更多的錢。

我很無奈,無助的在哭,我只好死死氣請旁邊報紙檔的婆婆保管我的兩大箱包裹,婆婆聽了我的話後很氣憤,義不容辭幫我看管,還叫我到別處打的士,最後跑了三條街,成功有司機願意幫我,他沒有向我坐地起價,只是說:「別哭別哭,我來幫你!」此時我哭得更厲害,因為我在一羣只有錢的人眼中看到了一個溫暖的人。

婆婆的老公幫我搬一箱上車,司機也送到我家門口,最後我還是付他$100,不是因為我大方,我只是想感謝他,我對他說:「好心有好報」祝福他。

香港變了,是我太天真。

一件簡單以為自己可以解決到的事,原來在這個社會已經變得很複雜。

我真的很懷念以前的香港。

 

作者簡介:浸會大學人文學系學生

原刊於作者個人 facebook;本文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