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重光紀念日

2015/8/31 — 21:12

【文/圖:朝雲】

30/8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樂善會的前身,即香港退伍華籍英兵樂善會。成員多屬退伍軍人,或陣亡將士的遺裔。

廣告

會長程源基說,往年樂善會皆赴英國出席悼念活動,今年接受港大同學會的邀請,留港參與儀式。他身配的是服役十五年,表現良好的勛章。

程源基。圖:朝雲

程源基。圖:朝雲

廣告

當中有成員貌似老外,卻說著一口廣東話。原來他叫山度士,在香港土生土長。他熱心帶著我,指出紀念碑上祖父的名字(下圖),1941年殉國。自己和弟弟都繼承志業從軍。

山度士。圖:朝雲

山度士。圖:朝雲

時代思進成員梁繼平發言。他介紹投軍殉國的港大生洪棨釗,連繫港大與抗戰的歷史淵源。捫問當香港面對危難時,我們願否為香港而戰。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三)時代思進成員梁繼平發言。他介紹投軍殉國的港大生洪棨釗,連繫港大與抗戰的歷史淵源。捫問當香港面對危難時,我們願否為香港而戰。

Posted by 蕭雲 on Sunday, August 30, 2015

港大與浸大學生會參與是次悼念。

浸大張崑陽說,是應時代思進之邀參加活動。他一直讀碑誌,看到妻子為亡夫寫的銘文:"treasured memories of my dear husband",大為感動。

張崑陽。圖:朝雲

張崑陽。圖:朝雲

紀念墳場植被密佈,草木蔓滋,顯見平日少有人跡,此日卻逾百人前來憑弔。不少傘後組織皆來致意。

有義勇軍成員亦前來弔祭,惜不願上鏡,下圖墓上正是義勇軍徽號。

識者告之,英軍忠烈碑,無論印度人、錫克教徒、還是海軍陸戰隊員,無分輊軒,一概刻在同一碑上(下圖),同樣尊重。

筆者轉去赤柱墳場,聊見致祭的市民,欣賞墓地的質素(由英聯邦戰爭公墓委員會管理),「至少冇人向你兜售元寶蠟燭,亂七八糟。」

筆者曾嗜往墓地拍攝雕塑,品位的高低,也可以是普世的。墓地應該莊嚴肅穆,才是在生者恪守對往生者的態度。

儘管是自發活動,主辦者和出席者都很認真,縞衣素服。

下圖中的男女,都是從網上知悉活動,第一次參與重光的悼念儀式。

女士說,香港的歷史得來不易,有他們至有今天。活動是大家認識香港抗戰史的契機,因為他們的戰鬥,才有香港的自由。所以港人要傳承這段歷史。

男士說另一原因,是有見香港的抗戰史,被另一種演繹所概括,所以要親自過來,喚醒我們應有的角度。

 

 

* * *

馮敬恩。圖:朝雲

馮敬恩。圖:朝雲

附:訪港大馮敬恩

問:星島放風,謂校委寧負出代價,也要否決陳文敏任命。學生會如何應對?
答:學生會評議會將在九月初有會議,希望通過辯論,讓更多學生知悉副校事件始末,並通過議案表達學生立場,包括校監僅限榮職,人事不受干預等等,作為印記。

問:聽聞將來還會搞公投,但大學條例不獨事關港大,只有港大去搞是否足夠?
答:正與學聯、各大學生會聯絡,會否一起搞公投。不過各大學的條例都有異同,例如特首兼任校監的問題就可以一齊搞,其他差異就須各自去做。
我們亦正在檢討大學條例的歷史,當年政府雖有公聽會,邀請學生會等受眾表態,但翻閱文件,發覺當年學生會的發言稿只有三百多字,教職員工會也沒多大意見。現在還要做政策研究,循法律角度,檢視如何修訂條例,鋪定基礎,為持續的爭取鋪路。

問:袁國勇,研究生代表到十月便正式離任,擔不擔心忠良盡去,孤軍作戰?
答:兩位都是由所屬的教職員和研究生民選出來,期望有份投票的人,明白現在處境,作出明智選擇。至於孤軍作戰,我就不太擔心,路本來就難行;而且港大經過很多風浪,到需要的時候,總有人會挺身而出。

問:校方聲稱報警跟進,你們有沒有麻煩?
答:暫時沒人收到警方電話。我相信同學沒犯過任何刑事罪行,同學都是面對制度暴力,憤然挺身保衛學校,他們是無辜的。報警是校方不理解學生高尚的情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