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NGOs會有屈原的下場嗎?

2016/6/9 — 16:45

香港社區網絡主辦的新春千人欣賞香港盆菜宴活動,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出席 (相:家園)

香港社區網絡主辦的新春千人欣賞香港盆菜宴活動,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出席 (相:家園)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端午節,本地各處也有龍舟競賽,往往鬥得緊張激烈。但這麼多年以來,不曾有過結果受到爭議,原因是優勝劣敗,是力氣和默契的分野,明顯不過。但是,政府評核非牟利機構和服務招標的結果,就並非如此簡單透明了。
 
與內地機構關係密切,不是罪,但不應是中標原因

有議員質疑,政府民政事務局去年沒有把葵青區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的服務合約,批予一個已在當區有十多年服務經驗、具良好聲譽及服務質素獲好評的非牟利機構,反而把服務合約批予一個當時只得三個月服務經驗的非牟利機構。十多年與三個月的分別,實在是大相逕庭!如果相信長江後浪推前浪的話,大家應該很想知道該在入標前三個月「進駐」當區的機構,究竟有什麼超強賣點;又或者,如果你相信大熱落選必有因,你會估計是否有機構曾犯下大錯或有不良紀錄。

廣告

我們來一個揭盅吧:第一,「新進駐機構」有一個賣點,是與內地機構關係密切;第二,政府回應張超雄議員的質詢時,並沒有否認「大熱機構」具良好聲譽。

用「賣點」去形容,絕非諷刺和失實。首先,親中染紅,本身非罪也;擺明車馬式的親中立場,沒有掩飾,何罪之有呢?所以,我們也不妨公開它的名稱:香港社區網絡。它在2010年成立,一直以來持續的服務並不太多。在2014年4月突然在葵青設立一個佔地4000呎的中心單位,而且獲政府及民政署高調支持、宣傳及出席中心開幕儀式等,與一般NGO待遇很不同;加上它和新家園的組織架構十分相似,並重複了新家園幾年前在缺乏為少數族裔提供服務經驗的情況下,獲得民政事務署兩間支援中心資源的軌跡,所以,說它與內地機構關係密切,應不會有異議。

廣告

不過是,有與內地機構密切關係,這條件對推行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有何實際幫助?未得到合約前便租下4000呎單位,是原定的計劃,是豪氣,還是對投標結果胸有成竹?

度身訂造的新龍門後,五五波還是假波?

過去多年,政府也曾邀請非牟利機構提交營運少數族裔人士支援服務中心的建議書。根據2008年的文件所載,政府部門代表組成的評審委員會採用若干準則審批該等建議書,該等準則包括申請機構為少數族裔人士提供服務的經驗、過往表現、組織支援、服務網路,以及與其他團體合作的能力;而以上準備,並未有指出各項的比重分佈。

可是,到了2014年政府在葵青區進行服務招標時,在未有諮詢的情況下,審批準則改變了,而且各項準則佔了不同的比重:服務設計及運作概況(35%);服務質素管理(20%);財政預算及成本效益等(15%);人力計劃(10%);計劃的推行時間表(10%);相關的營運經驗及統籌策略(10%)。可能真的太明顯了,提供相關服務經驗這準則只佔一成,分明是將「新進駐機構」的一場逆境波變為五五波;但我們要問:這是一場五五波,還是一場假波?

豈余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績

若這是一場假波的話,那我們同工真的十分可憐。可憐是,根本是白做!同工在面對前線工作的同時,又要為服務招標花精神時間寫建議書,到頭來原來是內定的話,真的與愚弄同工沒有分別;我們不能接受與內地機構關係密切,是一項有利中標的因素,因為這違背了我們社福界一直重視服務質素、推陳出新和照顧弱勢社群的宗旨。

我們不想有屈原的下場:政府流放輕視提供優質服務的機構,社會服務生態被扭曲變形至親中親政府方才立足和發展。屈原在《離騷》有一句是:「豈余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績」,意思是,難道屈原只是擔心自己會遭受災禍?不,他擔心的是楚國將敗亡!有機構投得新服務,我們不會眼紅和妒忌,亦不會只顧自己機構的資源獲得多少,而放下社會公義和人權的價值以增加服務合約中標的機會,我們關心整個社福界的生態,是否能在一個公平和公開的環境下,繼續能讓同工做好前線工作。

社福界多年以來的努力,不能毁於一旦。與其放棄投河,倒不如NGOs不單要繼續努力做好服務,更要好好監察以後政府的撥款和審批服務合約的準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