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屎埔收地】保安領隊:這個人,行入我哋既地方,你哋同我掟佢出去!

2016/4/28 — 15:12

恆基連日安排過百名頭戴安全帽的保安員和工人,到粉嶺馬屎埔村進行圍封工程及收地工作。

恆基連日安排過百名頭戴安全帽的保安員和工人,到粉嶺馬屎埔村進行圍封工程及收地工作。

4月25日,有70個肥屍大隻的保安封住馬屎埔村村內的公眾小路。被他們包圍的農地上,村民與支援者搭建的帳蓬早被清拆,守護者也被暴力抬走。我特意走到被封的小路,肥屍大隻的保安把我攔下來。我告訴他們這是公眾村路,他們無權禁止村民使用。他們就像執行命令的士兵堅守崗位。我與他們推撞,大家粗言穢語,然後一個大家都會稱之為南亞裔的領隊走過來了解,有禮貌地說這裏禁止行人通過。我又以粗口回應,他就說,你唔使咁嘈吖,咁粗口。我說我就是要粗口。於是他也扯火了,轉而用粗口回罵,但回罵歸回罵,他其實知道他沒有權把公眾的村路封起來,於是,他發老脾地大聲對一眾肥屍大隻的保安下令,這個人,比佢行。我又用粗口罵他,我使你比?這是人人都行得的地方!你老味!他又回兩句粗口,對其他保安下令,這個人,行入我地既地方,你地同我掟佢出去!眾肥屍大隻保安齊聲說:係!顯然,他們也被我的粗口感染,對我充滿敵意。

事後,發現我的相機在推撞時破損了,晚上又發現身上有瘀偒。

作為一個佛陀的追隨者(追隨而矣)我深明火燒公德林的教誨。我拍了一些帶著面具執行保安工作的保安,他們的特點係:對於工作、任務,有種難以言諭的服從。這是穿起制服的心理特性。我從<路西法效應>一書上明白這個道埋。他們也講究以禮待人,那種自已也相信我不是行使不合理暴力的心理狀態。所以南亞人對我說,你唔使咁粗口吖!他認為他要把我除掉,他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權力。這也是他有禮貌的原因。而我不能在這種處境與他溫文爾雅,因為,我不擁有他的特權。

廣告

他們是一群甚麼樣的人?在執行那種職務?

那時,警察比村民及支援者多幾十倍。他們對保安執行祇有警察才可以執行的任務隻眼開隻眼閉。但警察一面讓保安陷入蓄意傷人的處境,同時又拘捕被保安制服的巡守者。他們一方面縱容保安犯法,一方面又以配合地產商清場來執法,以執法者自居,拘捕村民與巡守者。

廣告

警察在想甚麼呢?看著保安粗暴地傷害村民與巡守者的身體,他們是否在想:讓子彈飛一會?這種冷眼傍觀等時機的態度,是否等於看黑社會開片,等佢地打餐包先?但係,為何又祇會拘捕村民和巡守者,而對保安員的傷人行為竟然又視而不見?後來恒基召來怪手、吊機車,從公眾的行人路上進行工程,進入農地,警察又不阻止,任由地產商胡作非為?

看著損毀的相機和瘀黑的身體,我想到,警察、恒基地產,他們可以有很多方法處理和面對村民、巡守者。法律上,農地是恒基的,保安是保護私產的、警察是維持秩序的,兩個穿制服的組織都以法律之名支持地產商。而眾所周知,保安公司大都是由退休的、離職的警務人員所營運。

然而, 在公義失守的香港,農夫與抗爭者以一雙不能持寸鐵的手對付官商勾結,所謂法治反而增加了草民爭取公義的成本。當然,也有律師對弱勢抗爭者加以援手,這種援手同時帶領抗爭者進入法律程序,如果濫捕可行,必然出現濫用司法程序的情況,在大家仍然堅守法治精神的當下,弱者泥足深陷於法治的成本,定時往警署報到、長期的等待審訊、不知何時受到檢控,可能被定罪等等。執法者陰陰嘴在偷笑。

如果梁振英是港獨之父,那律政司與警務署長肯定是那個急不及待,在香港法治基石旁邊埋入一噸黃色炸藥的恐怖份子。而這些人,總是衣冠楚楚,以禮待人。

究竟我們應該阻止恐怖份子破壞香港的法治基石,還是拍手叫好,等待兩個恐怖份子炸毀法治基石,我們可以不須支付法律成本而揭捍起義?然而,農夫和巡守者,又可以手不能持寸鐵去阻止恐怖份子呈兇嗎?我好混亂啊!世界沒有公義,我的腦袋也失去了邏輯。為甚麼農夫和巡守者又要耕田又要巡守又要做守法公民又要打擊恐怖份子?我們的生活超充實啊仆街!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