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屎埔收地】請告我刑毀!

2016/4/28 — 10:34

植物屬於土地,農地屬於農民(圖片來源:https://m.facebook.com/everydayaphoto — Jimmy Lam 林健恆)

植物屬於土地,農地屬於農民(圖片來源:https://m.facebook.com/everydayaphoto — Jimmy Lam 林健恆)

【文:孔羨農】

恆基在馬屎埔的龐大財產,都放在標明「私家重地」的鐵絲夾萬內,裡面珍藏著不斷增值,將會令他們肚滿腸肥的 —— 雜草和蚊蟲。

因此,請告我刑毀:

廣告

我摘過不只一根不識趣地伸出網外,想呼吸一下自由空氣的恆基草。
請告我刑毀,我拍死過不下百隻直屬四叔名下,擅長吸血的恆基蚊。
請告我刑毀,我不慎踩死過隸屬他業權範圍,卻四出覓食的恆基蟻。
還有,告我刑毀之餘……

廣告

請告我窮,買不起四大地產商的樓。
請告我腸胃不好,一聽見炒賣土地的富豪名字就想嘔。
請告我冇taste,要食東北靚菜唔要食大陸毒菜。
請告我唔夠狠心,做唔到五分鐘內箍人頸嘅保安。
請告我衫袖唔夠闊,唔可以好似警察咁見到人施暴而袖手旁觀。
請告我反應遲鈍,人家說「業權業權」時,我竟不懂回答「人權人權」。
請告我智力低B,《環球時報》的社評永遠分不清是人寫的還是機器寫的。
請告我死牛一面頸,認定《明報》安裕被炒是巴拿馬文件火燒到了某些人眉毛。
還有很多很多……怪不得冤案平反,總要等好幾十年。

最後,請控告我意志薄弱,如果恆基保安收地時在場,說不定會與施暴兇徒拼命,但馬屎埔抗爭的人是這麼克制,我有臉用自己的衝動和武力去騎劫和平的運動嗎?

那麼,要控告我們社會這新一代善良,很善良,超級善良嗎?可他們不是「過分」善良,因為善良不代表軟弱。儘管心裡害怕被人抬走,還是爬上推土機,阻止暴力機器繼續運作,這些人即使被控刑事毀壞和阻差辦公,但站在被告席上,原告人將抬不起頭。若法官判定善良有罪,那只能說:香港,你好……

 

(2016.4.27,寫於馬屎埔村被暴力收地,四名抗議者被捕,昨天聲援者重佔田地之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