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灣過渡房屋概念,尤如肥媽教人生吃大灣區鯇魚片

2019/3/25 — 18:06

馬灣舊村是其中一個研究興建過渡房屋的選址。(圖片來源:香港理工大學)

馬灣舊村是其中一個研究興建過渡房屋的選址。(圖片來源:香港理工大學)

【文:馬灣人】

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獲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撥款 2,400 萬,研究幾個地方興建過渡房屋的可能性,馬灣舊村是其中一個選址。研究啟動了大半年,研究成員終於在上星期六(3 月 23 日)馬灣進行了第一次,亦是唯一一次的諮詢;諮詢會上,馬灣人對過渡房屋構思,多是苦笑、冷笑、偷笑和竊笑。

馬灣人苦笑,笑賽馬會撥款解決政府的政策問題和新地的商業問題

廣告

苦笑是報告隻字不提當年政府與新鴻基發展馬灣公私合營的背景!所謂社會創新,是用創新思維去解決社會問題;但馬灣舊村的荒廢,是商業問題,是政策問題!問題是上市地產公司未有履行公私營土地發展的協議,一直未有落實興建馬灣公園二期;另一方面,政府有權不用,任由新鴻基無限期走數!

馬灣舊村過渡性房屋構思中,有 NGOs 營運的社區服務,有水上的士,有文物保育等等。若社會大眾可以容許「走數」的情況出現,那他朝的馬灣又會怎樣?NGOs 可以營運半年後,因虧蝕而中途離場?水上的士一遇油價上升,又可停航?文物保育無利可圖,又斬攬停血?這確實是非常荒唐的。邏輯上,你默許新鴻地走數,那你為何會認為構思中的過渡性房屋的營運商不會走數??

廣告

所以,有人欲以社會創新的概念去掩飾公私合營土地發展遺留下來的商業和政策問題,絕對是一場大騙局:是撥款機構(賽馬會信託慈善基金)受騙?還是現時居住在馬灣島上的居民,甚至是全港居民受騙?

馬灣人冷笑,笑研究團隊天真浪漫地解決交通問題

研究團隊表示,構思中的過渡性房屋,會令馬灣人口增加 1,200 人,這個升幅,可以製造一個聚集效應,以改善馬灣對外交通配套。馬灣人聽了,冷笑一聲,笑問多了 1,200 人後,馬灣交通政策會有怎麼樣的變化?新鴻基轄下的交通營運商會因此而增加交通班次?會減車費?抑或有人以為多了 5% 人口後,政府會容許在接近飽和的青嶼幹線上引入公營巴士服務?

馬灣人不是小看研究團隊的力量,只是馬灣人有感而發而已!半年前,十名馬灣壯士下海示威,抗議新地大幅減船班次,之後有千人反貪集會。有馬灣人下海被蠔殼割傷腳板,有少有老的千人冒雨控訴,結果換來運輸署叫停新地減船申請,只是小勝一場罷了。如此辛苦,卻原來增加 1,200 人口便能解決一切,馬灣人如夢初醒,只好嘲笑自己的愚蠢。

馬灣人偷笑,笑有人取笑「昂坪 360」,暗暗承認公私合營實為失敗

諮詢會上,研究團隊總監多番表示,活化馬灣舊村如由新鴻基按原先公私合營協議用商業模式去發展,就會變成「昂坪 360」貨色,並不理想。他取笑由地鐵公司發展的「昂坪 360」,但馬灣人不明所以,新鴻基和港鐵同樣是上市公司,市值數百億計,活化做不好,經費以外的原因是什麼?若他認為新鴻基不配做馬灣舊村的活化工程,即他認為政府公私合營實為失敗,活化項目由商界去做也註定失敗。

該研究總監是前規劃署署長,如他早知活化工程由新鴻基等商界企業管理是一條死路,為何他不早向他的上級或特首反映?嚴格來看,時任高職的他有否失職?

馬灣人竊笑,笑由下而上的研究是空談虛構

馬灣人細如微塵,若非有街坊在去年 11 月從傳媒報導得知有這個研究,再經細問,才得到參加這場諮詢會的途徑,恐怕白白錯過這個最後一次的諮詢。研究報告及諮詢會,團隊言之鑿鑿說「旨在加強馬灣居民的社區意識及拉近鄰里關係」,「由下而上的硏究」,但團隊與馬灣持份者及居民的交流則只有 3 小時。2,400 萬的研究,馬灣人只佔 3 小時!

總結

肥媽教人吃大灣區生鯇魚片,錯在哪裡?一,鯇魚片本是好食材,但生食就是不衞生,有害無益。正如馬灣是好地方,但搞不好交通政策前,貿然叫人來馬灣住過渡性房屋,似害人多於幫人呢;二,肥媽懷著一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她旨在推銷大灣區吧。馬灣人也看得出,過渡性房屋研究計劃彷佛是為政府和新鴻基讓出一條開脫之路,什麼協議什麼法律責任,也能走數。

結語一句:大灣區鯇魚片,千萬不要生呑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