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體罰的學費

2017/2/20 — 19:0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何日新】

台灣某國中教師,體罰學生過程全被拍下,放上網路。涉事老師甚是委屈,說:「講義給我撕掉,考卷給我揉掉,對我嗆聲罵三字經,我傷心難過才是,學生為什麼不能體會我的辛苦?」

誠然,今天學童可能較以前難教,但教師還是該用耐性及道理教導他們;體罰確實於法理難容,人情亦有虧欠。

廣告

為師的當視學生如己出,這是普遍父母的委託和期望。而且,動輒懲誡不但有損師生關係, 不利學與教,更會令學生誤以為用「暴戾」手法可解決問題。這種「身教」顯然是「專業失德」了。

「朽木不可雕的學生毀了體罰教師的人生及其家庭」,抱此想法的人,可與言教育和師道嗎?

廣告

就好像法官斷案,不能因疑犯違反法紀,就容許執法者在沒有任何正當理由下對其施以不必要的暴力。

外國便時有類似個案:疑犯被制伏,雙手被塑料帶綁在背後,已沒有防禦能力,執法人員仍拳打腳踢。這做法向社會,特别是下一代,傳達什麽訊息?

公眾信任執法者維護法紀,但執法者卻自身違反維護法紀的授權和信賴。唯有判處阻嚇性刑罰,其他人才不敢以身試法,而公眾信心也方能得以維護。

不管身份關係為何,把人當作「出氣袋」,加以侮辱、挑釁或傷害,都是背棄人的尊嚴。以怨報怨,落得冤冤相報;以德報怨,惟恐姑息養奸;所以孔子才主張以直報怨。

其實,無論是教師還是執法者,任何人都應該學會冷靜和理性,否則大家都要付出高昂的學費。

作者按:本文旨在回應屈穎妍〈除暴安良的學費〉一文。

作者自我簡介:中學教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