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分低能

2017/7/27 — 13:14

作者回想,有次開會,帶了文件乘交通工具,心想安全一點,在文件的前後都加上一張白紙蓋著,再把文件的次序調一調,結果到達了會議室,沒有時間來得及把文件整理回原來的次序。 l Quinn Dombrowski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作者回想,有次開會,帶了文件乘交通工具,心想安全一點,在文件的前後都加上一張白紙蓋著,再把文件的次序調一調,結果到達了會議室,沒有時間來得及把文件整理回原來的次序。 l Quinn Dombrowski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週六受邀任頒獎嘉賓,主辦單位希望有一分鐘分享,有點Soundbite讓記者寫寫,贊助商也有點曝光。想了很久,腦裡只有一句:「世界上沒有高分低能,只有懷才不遇」
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十年前當我還是中五時,曾經在一家船務貿易公司工作過一段時間。不知道是不是INTJ的問題,對於簡單的文書處理反沒有Research研究工作容易上手。有一次把上司簽了名的文件在影印時丟失了,翻遍公司都不見了,至自以後就對處理機密文件比較在意。

之後有一次出去開會,帶了公司的文件乘交通工具,心想安全一點,於是在文件的前後都加上一張白紙蓋著,再把文件的次序調一調,就算被看到的部份也不會太重要。結果到達了會議室,還沒有時間來得及把文件整理回原來的次序,上司要了時也就交了出去。

廣告

世界上大部份麻煩都是因為畫蛇添足。

回到辦公室,被上司說教,大概就是為什麼打印也會出問題,你出錯了被罵的是我。說得沒錯,事實的確如此,再要去解釋此時也只會是徒勞無功。那份船務工作其實是靠人介紹大大大上司,才不致於在暑假閒著,那時候心裡只想著兩件事:

廣告

照顧體諒的人,卻讓他們失望;失望誤解的人,以為只是靠關係;兩個角度看過去也是事實。平心而論從六月到七月那兩個月的表現要是試用期,我是老闆也不會讓自己過。最要命的是大大大老闆臨下班時走過來寒喧幾句,有點支吾地應答了幾句之後他走了,終於也是按捺不住情緒。

很多時候情緒自己一個人還控制得住,但要是有人問起,你應酬過去之後,就再也忍不住。

那時候走馬燈想起以往高分低能等等的討論,儘管公司沒人用過這詞,但是苛刻的評語往往是自評的。別人不知你內心糾結,只要做出來一團糟,你就是沒用心,that's the only thing that matters, and its true。高分低能,中五程度學生連打印一份十多張紙的文件也不懂,按一個掣都能出錯。

十年後,現在做義師,有時候心裡還是會跟其他義務老師一樣,想著自己滿腔大計,能把基層學生教好成為香港頂尖的一群。而事實上學生不一定都用心,更有可能會轉堂,或者缺席不來。

面對這樣的情況,老師們都會洩氣,我的想法還是和以往一樣,要知道自己想做什麼,首先要知道自己不想做什麼。學生再不來上你的課,你選擇相信他們找到更喜歡的事情去做。比起要付錢家長半強迫孩子學習的興趣班,這裡任由孩子自己選擇不同的興趣班免費嘗試,多試試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的興趣,其實要幸福自由很多。

拍拖也是,趁年輕多交幾個男朋友,才知道自己真的喜歡誰。這是我媽的個人經歷。

人們都說這世代素質下降也許是事實,自己屬於這世代所以也不好說。但是作為義工,作為老師,我情願相信這世界沒有高分低能、低分高能,而只有資源錯配,懷才不遇。關鍵是你能不能取長補短,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