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鐵又超支 張炳良難辭其咎

2015/7/9 — 9:56

尖沙嘴高鐵總站地盤

尖沙嘴高鐵總站地盤

近日,港鐵提交了高鐵香港段的最新評估,竟然又再出現超支和延誤。說是「又再」,因為高鐵超支和延誤已不止一次。立法會在 2010 年通過高鐵撥款時,造價是 650 億元,預計在 2015 年竣工。及後,港鐵在上年公佈了第一次工程延誤,造價增加 65 億,升至 715 億,完工日期延至 2017 年底。今次港鐵再次宣佈延誤,造價增至 853 億,比原來估價高出 203 億元,通車日期則一再推遲,變成 2018 第三季才能通車。

當港鐵在去年還堅稱,高鐵九成可按時完成,並有九成信心可維持 715 億不超支之時,港鐵獨立董事委員會便曾委託兩名獨立專家進行調查,並在在上年 10 月發表調查報告。報告認為,港鐵上年的估算過份樂觀,因而預料工程造價有 67% 的機率再超支,另有 31% 的機率須延遲到 2017 年之後才通車。調查專家之一的牛津大學教授 Bent Flyvbjerg 則指出,港鐵預算的備用資金過低,令高鐵能否如期完成構成實際風險。事實已在在證明,港鐵作為高鐵興建的管理者,卻未能專業地評估興建開支和進度。

據港鐵的解釋,今次造成工程延誤其中一個主因,在於高鐵總站的玻璃幕頂需要改變施工方法。落石屎和鋪玻璃幕由本來的同步進行,改為分段進行,而要拖延 3 個月,再計上今次港鐵額外加入的 6 個月緩衝期,於是延期 9 個月。由於上年港鐵曾以水浸浸壞大型鑽挖機為籍口,隱瞞工程早已延誤的消息,令人不禁懷疑,港鐵是否重施故技?況且,港鐵不是聲稱現時工程已完成近七成,計算上能更準確不?為何又要加 6 個月緩衝期呢?可見,港鐵自己也算不準何時完工,可能會再延期也說不定。

廣告

至於今次造價上升,部份撥款也甚為荒謬。據《明報》報導,今次要求新增的高鐵撥款,除了 21 億的備用資金,還有港鐵因工程延誤而增收的25億管理費。按港鐵最新評估,高鐵將會延期 33 個月,以原工期 60 個月收取 45 億管理費估算,最終管理費便需加至 70 億。然而,政府給予港鐵管理費,其目的是委託港鐵設計和管理高鐵的建造,如今竟然一再超支和延期,地鐵作為管理者已屬失職;她不用承擔超支部份、不用為延期賠償也罷,還竟敢向政府追加管理費?若這事發生在私人市場,一定被當作天方夜談。

廣告

面對高鐵一再超支延誤,有論者要求高鐵停工止血,但這建議在現實上並不可能。畢竟,高鐵香港段不單是大陸「四橫四縱」高鐵網的一部份,更被視作大陸將香港串連至「一帶一路」的重要一環,北京絕不可能任由高鐵爛尾。是故,高鐵不單關乎國家的發展戰略,同時是一項「面子工程」。況且,現在立法會未有普選,建制派仍佔有多數席位。雖然今次超支延誤,惹來了部份建制派議員炮轟,但也只是開口說說罷了。到了政府向立法會申請追加撥款之時,建制派還不是乖乖的投下贊成票。即使有議員會出來拉布,也不過能起到拖延之效而已。

有讀者或許會問,儘管高鐵不可爛尾,但這樣屢次出現超支延誤,總需有人承擔責任吧?關於這問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在接受電台訪問時表示,港鐵作為委託管理人,需要承擔很大的責任。可是,當張局長打算將責任推卸給港鐵時,請他不要忘記一個事實:港鐵本身就是公營企業,政府就是最大股東,而且張局長也是港鐵董事局的非執行董事。若延誤責任是港鐵出錯所造成,張局長也難辭其咎。

說起張局長的責任,還未計港鐵上年向立法會提交的報告中,披露了政府早於 2013 年已知悉高鐵會有延誤,張局長卻在港鐵公佈延誤之前,一直裝作毫不知情。在外國的話,單憑這兩點,便需引咎辭職了。張局長至今卻還能居廟堂之上,可見香港所謂的「高官問責制」,早已名存實亡矣。

原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