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魂斗羅激鬥帝女花] 保障版權不是保障創作

2015/12/18 — 13:45

以經濟史的角度看, 
說版權是可以保障及刺激經濟. 反而是欠缺根據的.

香港創作最繁榮的七八十年代, 
版權法的實施也遠比現在寬鬆.
有人比較過在十九世紀, 
實施了版權法的英國, 和未實施版權法的德國.
在書籍銷量與作者收入上, 
德國都勝於當時的英國.
最終大英帝國在十九世紀末, 
在各方面的創造都落後於德國和美國.
正是帝國沒落的經濟先聲.

故此, 對於版權法這件事有質疑的人會主張, 
版權法保障的, 往往只是多年前的創作, 
事實上, 版權法正好是鼓勵他們不需要再創作下去, 把老本食到死.
他不僅不保障創造出未來版權的創作人, 
刺激不了新的創作, 甚至是打壓了新的創造.

廣告

質疑的人指出, 
新的創作會和舊的創作競爭, 
把新的扼殺於萌芽, 
更能夠保障舊的能千秋萬世.
反而可能使他們截斷投資, 
避免產生新的競爭者.
最終反而會令社會失去了創造的能力.

如果法律的目標是刺激創造與創新, 那就完全本末倒置.
如果法律的目標是保障既得利益者, 他就是完全正確的. 
當然, 很可能結果是, 
以前者之名, 行後者之實.

廣告

投了錢, 不等於會為了賺更多未來的錢, 
而投資和支援新晉者.
特別是, 當涉及創新投資時, 
你可能會聽到以下的話, 
新的東西這麼難盈利, 為何我要投資?
憑甚麼證明新的東西能盈利?
舊的東西既然已能賺錢, 
為何不投資已有的東西?

要保障創新, 
是保障成功的人已有的利益,
還是保障那些一無所有的人嘗試時,
不致於全軍盡墨,
不致於被法律威脅,

當成功的人已經坐擁千萬財富, 
而未成功的人卻在生存線上爭紮時, 
要優先保障「已經成功」的人, 
還是優先保障「正在嘗試」的人?

約翰. 羅爾斯的正義論認為, 
正義是最大化制度弱勢者扭轉自己命運的機會. 
所以哪個才是正義?
要保障過去.
是保障未來?

[文: Cheng Lap]
[圖: 蕭邦]
=======================================================
王一心: 「馬莎同學,你這個"魂斗羅激鬥帝女花"不是會侵犯原作版權嗎? 」
馬莎: 「是, 那又怎樣? 」
王一心: 「老師說保障版權, 是為了保障你們這些創造者啊! 」
馬莎: 「保障? 笑爆我個X呀, 這種法例根本是趕絕我們. 」
王一心: 「甚麼? 保障投資者賺錢, 不就會投資創造更多新東西嗎? 」
馬莎: 「ON9, 只要是創新就可能失敗呀! 舊東西能一直賺錢, 誰要冒險創新呀?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