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鴉片戰爭時英方如何精妙翻譯「尖沙嘴」?

2016/6/30 — 16:38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上文提到,義律在1841年1月7日攻陷虎門的沙角大角炮臺後,並在1月11日向琦善發出照會,要求以「尖沙嘴、紅坎即香港等處,代換沙角」。在分析過英方「香港」和「紅坎」的翻譯後,我們不但知道「香港」在中英雙方眼中的差異,並且知道「紅坎」無論是什麼地方都不等同中英雙方所了解的「香港」後,因此「紅坎」應該是一個有問題的翻譯。不過,究竟義律開出以上條件的原文是怎樣寫的?我們來看看兩文的對照:(1)

Being sincerely desirous of meeting your Excellency’s wishes, he will now consent to accept the shores and harbour of Hong-Kong, instead of Shakok. No other places will be received. This is final.

沙角既難允為予給,本公使大臣仍欲榷為依照貴大臣爵部堂之意,今擬將尖沙嘴洋面所之尖沙嘴、紅坎即香港等處,代換沙角予給,事尙可行。若除此外別處,則斷不能收領,此議已結矣。

廣告

驟眼看來兩文深澀難明,不過我們只須集中看”"the shores and harbour of Hong-Kong"的對照便可。

我們發現,原來義律的原文所要求換取沙角的地方,(2)現在一般學者都會引用胡賓在《英國檔案有關鴉片資料選譯下冊》將"the shores and harbour of Hong-Kong"所譯的「香港海岸和港灣」之意。原文"the shores and harbour of Hong-Kong"完全沒有提及過尖沙嘴,可是究竟馬儒翰為何會有「尖沙嘴洋面所之尖沙嘴」的翻譯呢?

廣告

要解答這個問題,首先要了解"shores and harbour of Hong-Kong"的定義。

首先,上文解釋過在中英雙方如何理解「香港」一地。在英方來說,"Hong-Kong"就是香港全島,這已經論證過。因此,假如馬儒翰將原文直譯為「香港海岸和港灣」,那在清廷的眼中就將會是在與大潭、裙帶路、赤柱和紅香爐互相毗連的香港村,而香港村對開水域便是石排灣以及後來香港仔的地方。無須多說,這裡當然不是義律想要的地方。

接著,我們現在香港全島的基礎上,嘗試用英方的角度來思考究竟"shores and harbour"是什麼。

“Hong-Kong"就是香港全島之意,那麼"the harbour of Hong-Kong",亦即是現時的維多利亞港,而非石排灣或香港仔水域。(3)既然如此,那麼維多利亞港的兩岸(the shores),便是包括了尖沙嘴和香港島,那正好就是義律覬覦尖沙嘴以控制維多利亞港的原意。

然而,翻譯中更神之處還在後頭。在筆者所引述的原文裡,義律在說完"This is final"後,緊接在下一句說:

The British limits may be hereafter plainly defined between your Excellency and Elliot.

原文所指的,是英方在要求"shores and harbour of Hong-Kong"後所出現的邊界問題,將於稍後再由中英雙方界定。既然將會出現邊界問題,那麼維多利亞港的兩岸,即香港島和與新界接壤的九龍半島北面,便毫無疑問出現了上述邊界的問題,因此才須要稍後再作討論。不過耐人尋味的是,小遴於上文提過,哥連臣中尉(Lieutenant T. B. Collinson)於1845年所繪的《香港島地形圖》(Ordnance Map),擅自將當時仍屬清朝領土的仰船洲全島(即䀚船洲)納入海港邊界版圖(Boundary of Harbour),並駐軍建炮以監視九龍半島,英方所謂的「界定邊界問題」,其實都是用巨艦大炮來說話而已。

如此看來,作為義律首席譯員馬儒翰的翻譯,在要求割讓香港和尖沙嘴的翻譯上不僅如實地反映義律的要求,而且同時考慮到避免中方誤會的精妙和周全處理。相反,華尊夷卑的天朝素來不僅鄙視翻譯,而且視通事為「與外夷私通往來」,泄露國家機密的奸民。兩國對待翻譯有如斯巨大的差異,不僅直接反映在翻譯事業的質素之上,而且亦呈現在國途之上。

文:梁曉遴

 

註:
(1)王宏志:<“給予"還是"割讓"?>王宏志主編:《翻譯史研究2014》,第59頁。
(2)件中全段為「由於真誠地想要滿足閣下的願望,現在義律同意接受香港海岸和港灣,以代替沙角,將不接受其他任何地方,此事已定。英國的地界今後可以在閣下舆義律之間明白予以確定」。胡濱(譯):<第56號附件6:義律海軍上校致琦善的照會>,收《英國檔案有關鴉片資料選譯下冊》。北京:中華書局,1993年,第872-873頁。
(3)馬士將"the harbour of Hong-Kong"定義為由鯉魚門至香港東北海域,那便是我們今天的維多利亞港。同註1。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