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麥難民」與「網吧難民」

2015/10/8 — 10:27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今日談論的新聞,比起香港近日的大新聞來說,可算是單小新聞,但這單新聞背後反映的社會現象和問題,卻是十分值得關注。這單新聞,便是上週六,一名婦人在麥當勞快餐店內猝死的事件。

事緣一名年約五十來歲左右的女子,上週五抵達牛池灣坪石邨麥當勞快餐店,向職員取了一杯水後,便挑選店舖角落位置坐下,再也沒有離開餐廳。至凌晨時分,該女子伏在餐桌下不動,旁人及職員以為對方正在睡覺,因此沒人上前打擾。直到週六上午時分,經理上前叫喚,女子未有回應,於是報警求助,救護員到場後,證實她已經死亡。警方調查三小時後,相信女子因病猝死,初步相信事件並無可疑,列發現屍體案處理。

事發過後,有媒體訪問當地街坊,發現該女子是露宿者,常以麥當勞為家。由此可見,死者應該便是坊間所說的「麥難民」。「麥難民」一詞源於日本,意思是指一些無物業又無法負擔房租,而選擇一些 24 小時營業快餐店渡宿的人士。

廣告

起初, 24 小時麥當勞主要設在銅鑼灣、旺角和尖沙嘴這些旺區,「麥難民」現象並不十分普見。直到 2006 年,麥當勞將旗下大部份餐廳改為24小時營業後,大家開始發現每區均有「麥難民」。根據過往的觀察,若非衣衫不整、身體骯髒不堪,或者滋擾其他食客,麥當勞的職員基本上不會驅趕這些他們。這些「麥難民」,以露宿者為主,也有一些離家出走的年青人。除此之外,不是所有「麥難民」都是無業遊民,當中部份人早上有正式工作,只是多數以散工為主,收入普遍偏低。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除了有「麥難民」之外,還有不少「網吧難民」。由於鄙人經營網吧,因此也接觸過不少「網吧難民」。「網吧難民」跟「麥難民」最大不同的地方,是他們多數有正式工作,只是因為收入微薄,難以支付房租。相比底下,現在大部分網吧均有通宵折扣收費,一晚只需四、五十元,又提供電腦上網,每月花費才千五元左右,致使一些低收入人士,寧願選擇以網吧為家。另有一些「網吧難民」,自己並非沒有住所,只是所住地區距離上班地點很遠,平日工時又長。若選擇在網吧過夜,便可節省時間和交通費用。

廣告

今次「麥難民」猝死一事,反映了香港幾個經濟和民生問題:首先,窮等人家若不獲分配公屋,根本難以負荷現時的昂貴租金。據了解,現時即使面積不足百尺的劏房,租金也要近五千以上。香港過去曾設立過租金管制,後來廢除,現在房屋價格高企,何不重設?

其次,現時的公屋供應嚴重不足,根據房委會五月公佈的數字,截至今年3月底為止,香港現時公屋申請的總數,已突破 27 萬 5,000 宗,但上年的公屋實際編配數字,卻只有 2.17 萬伙。雖然現時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約為 3.3 年,但供求失衡現象,卻是十分明顯。

其三,香港政府對流浪者的支援極度不足。據了解,現時社署資助的非政府機構宿舍,提供的免費露宿者宿位,就只有 599 個,根本不足應付數以千計的露宿者和「麥難民」需求;另一方面,露宿者獲政府「體恤安置」,數字也一直偏低。據了解,社署的「露宿者電腦資料系統」內登記的露宿者,截至去年十二月底,高達 787 人,但獲得社署向房屋署推薦「體恤安置」的人數,近三年卻只有 36 人。

不諱言的說,作為一個人均收入超過三萬八千美金的經濟體,竟出現「酒肉朱門臭,路有凍死骨」之事,聽起來實在有點荒謬。本欄希望有關部門能夠正視,改善現時露宿者支援不足,及時解決窮等人家的住屋困難問題。

原文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