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偉明:「同性民事結合」違反基本法

2018/6/20 — 20:56

資料圖片:《基本法》

資料圖片:《基本法》

【文:黃偉明(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召集人)】

最近,有立法會議員提出一個十分簡短的議案,全文如下:

「本會促請政府研究制訂讓同志締結伴侶關係的政策,令同性伴侶得享與異性伴侶平等的權利。」

廣告

這種政策曾在一些同性婚姻未合法的海外國家(包括 2014 年 3 月之前的英國)實施過,一般叫「民事結合」(Civil Union),或「同性民事結合」,目的是讓同性伴侶可以在政府註冊結合(不是結婚),在註冊後在法律上的地位,與一男一女正式註冊結婚的伴侶,基本上是一樣的。

有一些人可能以為,這不是「結婚」,只容許他們「結合」,給予他們與婚姻相同的福利及法律地位,一方面既可以滿足同性戀者的「需要」,另一方面也不會破壞婚姻的定義,當然是一舉兩得的做法。

廣告

然而,我們認為這種政策在香港是萬萬不可推行的,主因是它違反《基本法》。

婚姻所帶來的福利其實有一個目的,就是代表整體社會嘉許及認同的某種性關係,因為社會普遍相信,婚姻關係不單是對婚姻關係內之男女二人有所裨益,也是對社會整體有益的,包括可以為可能在婚姻中出生的下一代提供一個最有利他們成長的環境。故此,香港政府以至不少大型機構都會為合法結婚者提供一些優惠與福利。比如說,若有二人結婚,其中一人是公務員,他的配偶也會因為這婚姻關係而得到公務員配偶的醫療福利。而這福利背後的成本,雖說是政府所支付,但其實也可以說是所有市民(最少是所有納稅人)或是整體社會所支付。這種福利正正說明了婚姻制度是整體社會為所認同與嘉許的特定關係而設立的制度。

如果有一天,「同性民事結合」的法例獲得通過,同性伴侶就可以享有與一男一女婚姻看齊的所有福利。那麼,如果用以上所說的公務員配偶的醫療福利來說,所有市民(或最少是所有納稅人)都會間接支付公務員的同性伴侶的醫療福利的成本。

同性伴侶關係與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在社會的價值上,有一個很大的分別。在香港,基本上不會有人反對一男一女的結合的;然而,兩個同性戀者的結合,在社會上卻是極具爭議性的事!如果「同性民事結合」的法例獲得通過,則可能會造成一個局面,所有市民都要被動地支持其他人的同性結合關係,因為他們可能都會通過政府間接支付了那些同性伴侶福利的成本。對於那些不認同同性戀關係的市民,這是強逼他們間接作出一些違反他們自己價值觀的事。以人權的用語來說,這是侵害他們的「良心自由」。

根據聯合國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第十八條第一項,「人人有權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即是說,如果有政府推行一個制度,甚至是法例,強逼人作出違背良心的事,即代表該政府是侵害他人的良心自由。

實際上,「同性民事結合」的法案是會使特區政府陷入侵害他人「良心自由」及違反以上所提及的人權公約的處境。

那麽,特區政府有責任遵行這公約嗎?當然有!根據《基本法》第39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即是說,《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區政府必須遵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而任何法案,如果涉及違反這公約,這法案可以算是違反《基本法》了!

「同性民事結合」的法案,既然是一個違反《基本法》的方案,政府還需要花時間及資源研究嗎?

(投稿原標題為:「同性民事結合」違反基本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