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色笑話和「納粹」

2017/3/3 — 11:00

隱約記得以前看過一個黃色笑話, 內容是一個德國納粹士兵強暴了法國女人後大喊:「為德國的孩子萬歲!」, 法國女人亦大喊:「法國梅毒萬萬歲!」 當時看過笑不合口, 但當時令我深刻的是, 笑話底下的一行小字, 大意是:和他人說時要注意,可轉一下國籍、 事件。 這是多麼細心的啊!

說這類黃色笑話只會對兄弟好友, 最多和他人都是談吐時說一二句, 在私人場合都要細心度下計下, 小時候那會注意到, 大時明白是必要留意, 尤其是公開場合, 再加上現在政治正確的氣氛底下。 不管是「納粹」、「支那」都不可以亂講, 社會總是會有一禁忌, 不論同不同意, 合理與否, 講錯了會差到譴責。

還記得小時候, 去同學家玩耍, 玩角色扮演喊打喊殺,不免會講到「受死啦!」「去死啦!」這類台詞, 老一輩都會回話不要亂講野,啋過你把口, 這不是道理, 是一種習俗, 一種禁忌, 會連帶著感受。 有種回應就是我有言論自由, 好像言論自由就可以什麼都可以講, 在任何場合、 說什麼都無所謂, 但別忘了溝通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當中的感受是極之重要, 尊重然後情感的交流, 而我相信在言論自由之前也是尊重, 而社會是互動範圍的延伸, 願慮不同少數的感受。

廣告

當然, 人人的感受力不同, 對一件事件的感知能力差好多或不同, 有時是不知者不罪, 但是他者難以判定是那一種, 所以無心很難得到體諒。 「支那風波」明顯是前者; 警方自喻猶太人應該兩者都有。 還記得面書流傳到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一些改圖, 將一些嬉戲紀念碑的遊人貼到血海屍山之上, 嘲諷之餘令人不忍望之, 我有位朋友亦到過但感受不了這種嚴謹的氣氛, 反而是輕鬆的, 這個建築未能將慘劇帶到那些遊人當中。

以前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就從感受到那種嚴謹的氣氛, 從那一座座受難者的雕塑像到那萬人坑, 一看到就觸動我的心, 那怎會是假的? 這真是反人類,由遠古到現代都是如此殘忍, 不論東方或是西方。 也許, 受難者依然生存, 能聽見我們在說什麼; 也許受難人的家人一直一直在聽著那悲劇, 所以我們要多加細心, 更不要利用他人的傷疤。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