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工媽媽

2018/8/30 — 12:25

全民教育局製圖

全民教育局製圖

【文:施明朗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今日我要和大家講一個黑工的故事。

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看到入境處拘捕黑工的新聞,雖然仍有零星的拘捕行動,但已比 10 多年前少了很多。原因?內地經濟發展迅速,生活也比以前好得多,來香港玩來香港消費,也是再平凡不過的假期活動,何需再做黑工?相反香港人薪金升幅慢,還要應付通脹,樓價,負擔不起開支甚至要住劏房,還不時要北上尋找「一帶一路」、「大灣區」發展機會呢!

廣告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持雙程證來港人士,不能長期居留,部份是以探親形式逗留三個月。根據有關團體指出,這批雙程證人士中不少是中年婦女,有些是來港照顧患病的香港親人,或者子女已經來港,但母親仍然未獲批,所以要申請雙程證來港短暫照顧子女和丈夫等。他們正正就是最憂柴憂米的那一群人;也是最常做黑工的一類人。

做黑工違反雙程證逗留條件,一旦發現,會立即遣返原居地,還會影響往後來港的審批,我當然不鼓勵以身試法。入境事務處也不時到地盤巡查,看看有沒有持有雙程證的人士工作。

廣告

最近我得知有一些中介(俗稱蛇頭),會幫助持有雙程證的媽媽趁子女上學空檔,到酒樓做兼職洗碗工,幫補家計。這些中介會與酒樓串通,不會檢查身份證明文件,而且必定聘用。

聘用之後,這群黑工媽媽每天趁子女上學後到酒樓洗碗,一洗就是半日,有時還有機會可以加班到全日,賺多半日錢。然而到了每月 13 號(15 號出糧日之前 2 日),就會有人報警,舉報酒樓有黑工。警方到場拘捕 10 多名持雙程證的洗碗女工。我不清楚警方有沒有盤問酒樓方面有關人士,但酒樓每一次都將責任推在中介人身上,而中介人每次也會銷聲匿跡,連電話也停用,令警方無法追查。

你以為故事完結了?酒樓又再聯絡中介人(不知是否同一個中介)又再聘請一群新的、持雙程證的洗碗女工,又一次在出糧日之前全部被舉報拘捕。這樣的循環出現過 4、5 次。

酒樓有責任確保員工有身份證才可上班,難道警方沒有懷疑嗎?沒有調查嗎?我不清楚警方的調查進度,只知道警方並沒有追究或檢控酒樓。你可以說持有雙程證的人是做黑工,俾人拉了是抵死,但如果有黑心商人,希望利用黑工付出勞力,之後又故意舉報,意圖避過出糧,這就是十分可恥的行為。

生活從來不易,做生意也不容易,然而再不容易,也應該用正當途徑去賺取每一分錢,才算心安理得。所以當我看見這間酒樓推出的月餅(無錯,這間是集團式的大酒樓),我只覺得可憎可惡,都已經賺那麼多錢了,還要用這種手段,實在令人不齒。而那群黑工媽媽,付出勞力,得不到報酬,即時遣返之餘,還影響之後審批來港,也著實令人唏噓。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