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暗中的光明 - Too good to be true

2017/9/23 — 17:59

蕭凱恩

蕭凱恩

【文:林保其】

不知為何,最近在社交媒體裡,竟然成為了多個社福團體專頁的宣傳對象,被它們的網上籌款廣告瘋狂洗版。可能上得高登終遇虎,被網絡演算法誤以為是因三無(無女、無車及無樓)而有餘力捐錢的廢青。可惜縱然是三無廢青,依然入不敷支。

有幾條講述視障人士生活的短片,成功吸引我的眼球:自幼因病以致視力嚴重受損的黃明慧(Jennifer),一手一腳創辦 Codekey Cookies,示範視障人士如何突破自身障礙,創立社企回饋社會;充滿音樂天賦的蕭凱恩(Michelle),沒有因失明放棄唱歌,反而更努力追尋夢想,成功入讀中大音樂系之餘,更成為城中炙手可熱的歌手。

廣告

以上故事勵志非常,但要成為黑暗中的光明,在香港實在 too good to be true。我們明白,這些表揚殘疾人士如何在社會自力更新,如何突破自身障礙尋找自己一片天的故事,無論對社會風氣,或者是對殘疾人士社群來說,都有非常巨大的正面示範作用。

廣告

但始終,無論是 Michelle 還是 Jennifer,都是殘疾人士中的例外:說成例外的原因,不是說其他殘疾人士不努力,不是說他們自暴自棄,而是當今殘疾人士面對的障礙,沒有因社會進步而大幅減少;換句說話來說,社會依然沒有很多的 enabling factors,令殘疾人士可以發揮潛能。

很少人會期望,社會會給予每個個體足夠的 enabling factors。

香港的主旋率,為在社會中生活的個體,定立了一個異常高的標準:自力更新、不用社會協助就是美德,就值得嘉許;而接受社會協助就是弱者,是有問題的一群。無論是對貧窮人口,還是對殘疾人士來說,接受協助等如弱者的負面刻板印象,不單無助他們發揮潛能擺脫宿命,更有機會反過來把他們吞噬。

這種印象會吞噬人的原因,是社會大部份可以自給自足的個體,習慣以自己的生存準則去批評他人,而非放下身段,好好理解他人的難處及缺陷;這種印象會吞噬人的原因,是令受助者在社會主旋率前,失去尊嚴自尊,因而在需要協助之際亦難以啟齒,當陷入泥濘不能自拔之時,才發現自己孤立無援。

社福機構主動對殘疾人士提供協助,在生存標準甚高的香港社會,無疑是雪中送炭,讓他們「不再在黑暗中孤單」。但長遠而言,單靠社福機構去發揮殘疾人士潛能,治標而不治本。

但在「求助乃弱者行為」的社會主旋率下,香港政府又會花費幾多氣力,去為殘疾人士提供 enabling factors?又有幾多殘疾人士敢於向身邊的人求助?香港距離可以治本,依然漫漫長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