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暗原力與狼性覺醒

2015/12/28 — 23:10

在大陸和台灣創業圈中,現時最火熱的題目,是「狼性文化」。這個思潮的震撼力,比起一百年前興起的「厚黑學」可謂不遑多讓,相信足以影響中國人往後的一百年的發展。

所謂「狼性」,大致來說就是「貪婪」、「殘暴」、「野蠻」、「群鬥」。狼群只要認定目標,便會不惜一切咬住不放,至死方休。現在全中國的創業家,都爭著將狼性融入公司的管治理念,認為機會要貪、手段要狠、規則可破、同盟要結。大陸企業以狼性文化征服世界,可謂戰無不勝。見識過「狼性」的台灣人,大歎自愧不如,紛粉仿效,試圖將大陸成功的一套搬到台灣創業圈。

廣告

狼性在中國大陸受到追捧,源於小說《狼圖騰》。作者姜戎從《蒙古秘史》(或稱《元朝秘史》)開卷中所提及的兩個人名「孛兒帖·赤那」(意即蒼狼),和他的妻子「豁埃·馬闌勒」(意即白鹿)得到啟發,杜撰了「傳說蒙古人是蒼狼與白鹿的後代,所以用狼作為部族的圖騰」這個說法,寫成《狼圖騰》這部小說(但蒙古作家和學者普遍認為,蒙古人從來沒有以狼作為圖騰,而蒼狼與白鹿只是兩個人名,是成吉思汗的祖先),並於2004年出版,隨即成為全中國最暢銷小說之一,及後更由法國導演Jean-Jacques Annaud改編為同名電影,在法國及中國上映。

但比《狼圖騰》更早將「蒼狼與白鹿」發揚光大的,其實是日本光榮公司(Koei)於1995至1998年間發行的電腦遊戲《成吉思汗 蒼狼與白鹿》(チンギスハーン・蒼き狼と白き牝鹿)系列,一共推出過四款遊戲。所以「蒙古人是蒼狼與白鹿的後代」這個概念,愛玩電腦遊戲的新一代中國人其實並不陌生。

廣告

蒼狼與白鹿,包含了凶悍與馴良,陰陽相輔,恰巧對應了電影《星球大戰》世界中「原力」(The Force)的光(Light Side)與暗(Dark Side)。但「狼性文化」的哲學中只有狼,沒有羊。狼的道是偏鋒,是極端,是「原力的陰暗面」,雖然力量強橫,但卻不是光明正路。

在《星球大戰》裡,奉行黑暗原力的Sith,他們的信條《The Sith Code》是這樣寫的:

Peace is a lie, there is only passion.
(和平是謊言,只有激情)

Through passion, I gain strength.
(通過激情,我獲得力量)

Through strength, I gain power.
(通過力量,我獲得到權力)

Through power, I gain victory.
(通過權力,我獲得勝利)

Through victory, my chains are broken.
(通過勝利,我的擺脫了枷鎖)

The Force shall free me.
(原力會賜我自由)

「黑暗原力」和「狼性」本身有不少相似之處,兩者都是不惜一切去追求「勝利」,視和平與善良為成功阻礙,只有成為勝利者才能獲得自由。

但黑暗是否比光明更強?在《星球大戰》的世界裡,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所謂成功,不能單單以力量去衡量。Darth Vader(黑武士)力量再強,其一生也不過是黑暗原力的奴隸。

代表光明的Jedi(絕地武士),其信條《The Jedi Code》如是說:

There is no emotion, there is peace.
(沒有情緒,有的是平和)

There is no ignorance, there is knowledge.
(沒有無知,有的是知識)

There is no passion, there is serenity.
(沒有激情,有的是寧靜)

There is no chaos, there is harmony.
(沒有混沌,有的是和諧)

There is no death, there is the Force.
(沒有死亡,有的是原力)

Jedi和Sith另一個分歧,是Jedi認為他們侍奉光明的原力,但Sith卻要成為黑暗原力的主人。可惜實際上,當一個人以為能夠掌握強大的邪惡力量,往往會被黑暗原力吞噬,最終迷失了自我。

在創業途上的朋友們,大家會選擇謙遜善良的光明之道,還是選擇屏棄原則,不顧一切的黑暗之道?創業家應否為了勝利,否刻意埋沒心中的「鹿性」,而讓「狼性」把自己吞噬?

(題外話,「狼性」這個詞在大陸屬褒義,所以香港特首獲國家支持連任,應該沒有問題)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