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社會是社會的最後保護網

2016/8/5 — 17:25

電影《黑社會》海報

電影《黑社會》海報

我母親的舊上司是一位和藹可親的婆婆。她說,以前做生意時,總要交保護費,費用大約是一位員工的價錢。那時,我受主流價值的影響,認為那些黑社會總是蝦蝦霸霸,以暴力威嚇小商店老闆,要他們交出辛勤地賺回來的血汗錢。然而她接著說,交了保護費,流氓便不敢欺負他們。我們對黑社會的印象很差,認為只是犯罪集團,但無論古今中外,社會一定有黑社會的存在,就像數學般的精準、藝術般普遍,那背後必然有一種法則掌控人類的意志。

黑社會(又或者黑幫)與一幫流氓集團不同之處,是前者有一套嚴謹的儀式、上至下的組織和圈內文化。黑社會之所以存在,一般解釋是黑社會利用黑市和不合法的買賣而得生存空間,在歷史上又似乎證明了這一點,例如美國黑幫的興起,是因為他們在禁酒期間走私和賣私酒;今天的世界各地的黑社會,總是參與毒品、色情、賭博的生意。然而,這又不能完全解釋為何黑市需要組織強大的黑社會去支援運作,更何況,黑社會亦參與正當生意。

欲解釋黑社會的出現,必先作一個假設,在此我借用國際關係研究的現實主義之概念去看人類社會:當強權失去權力,人類社會便出現無政府狀態的混亂和暴力。換言之,人類社會秩序是由強權所維持的,而最常見和最有效的方法,則是權力組織擁有強大的暴力(這暴力不是指直接傷害肉體的能力,還有心理上的震懾作用)。

廣告

在真實的國際關係觀察上,無政府狀態的假設是得到佐證,例如今天的國際秩序是由美國維持,手段則是依靠強大的軍事力量,所以她的軍費開銷是驚人的。然而,權力關係並非Winner takes all,而是不斷地變化和博奕。縱使軍事力量如此強大的美國,她掌握下的世界秩序,仍出現權力的真空,便出現無政府狀態,各種在國際秩序以外的邊緣組織,則得到生存空間,例如伊斯蘭國。黑社會與政府的關係,其實就是類似恐怖份子與美國。基於管治成本、執權能力、還有各種的博奕下,政府的權力並非能伸展到社會每一個角落,社會便出現無政府狀態的暗角,此時黑社會便補充了這個權力真空。從另一個角度看,若果一個社會的黑社力量微弱,則代表政府的權力有效地滲透入社會,反之亦然。

以香港為例,傳聞九七主權移交之前,某方面向香港的黑社會招安,確保香港的秩序和穩定。然而,我估計某強權即使沒有招安,香港的黑社會亦漸漸式微,因為政府的權力越來越有效地掌控社會。此處有兩個原因:一,是政府可運用的暴力越來越強大,例如香港警民比例非常高,為亞洲之最(比起中國還要高),稱得上是警察城市,社會上出現無政府狀態的空間日漸縮小;二,香港發達的經濟和相對健全的福利制度,令脫離社會主流的邊緣人也獲得生存空間,加入黑社會的機會便減低(下文再詳說)。

廣告

在無政府狀態下,我們可視黑社會為微型政府,維持地下秩序。我們有一種認知,就是黑社會經常互相仇殺,是社會秩序不穩的因素。他們之間的仇殺,往往是因為爭奪權力真空下的生存空間,他們的生存價值則在於能否維持地下秩序和組織內成員的生計。對於活在無政府狀態下的市民,黑社會是他們的保護網,提供武力的保護,免受暴力的侵害(故此婆婆說因為交了保護費,流氓不敢輕舉妄動,她不會覺得黑社會是搶錢)。若果大家留意新聞的細節,便發現黑社會很少騷擾市民,而黑社會之間暴力事件極少會禍及其他人,因為在無政府狀態下,黑社會與市民之間是互相利用,才獲得生存空間。

黑社會還有第二種作用,就是令社會邊緣人都可以生存。社會邊緣人是指那些不被主流接受,或者不能融入社會(可能性格關係,也可能缺乏生存技巧,例如沒有讀書),而任何一個社會都必然有這類的邊緣人。這些邊緣人在主流社會不能生存,他們便為黑社會中做一個士卒(foot soldier)的角色,以得生存。我不是說所有黑社會的成員都是社會邊緣人,事實上欲管理一所結合暴力和利益的公司,必須有很多知識份子參與其中,才可發展出一套管理技術。《水滸傳》中很多的綠林好漢原本是讀書人和高官,例如智多星吳用和豹子頭林沖。然而,黑社會也吸納了很多社會邊緣人,令他們在無政府狀態下都可以生存,以《水滸傳》為例,梁山好漢之中便有很多的邊緣人如時遷(飛賊)、白勝(閒漢)、段景住(偷馬賊)等等。

電影《教父》開幕第一句話,由一位找教父幫忙的角色說出:「我相信美國。」(I believe in America),然而他仍求助教父的原因是,他的女兒慘遭強姦和毀容,卻得不到公義的結果。當政府的權力無法有效運作時,人民便不相信政府,這時黑社會就是社會的最後保護網。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