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講粗口?淺論這個城市的粗口

2015/5/15 — 15:00

原本這個星期計劃好去寫香港地鐵站名和真實地名的關係,但由於社會上突然「講起」粗口來,但卻對粗口認知甚少。有人認為粗口十惡不赦;有人卻認為粗口博大精深。到底是如何十惡不赦?又如何博大精深?

香港有關粗口的研究,可謂鳳毛麟角。筆者還在中學時,還有Geocities的年代,就有一個名為《廣東話粗口研究》的網頁,網頁裡分析了粗口字的文法,字義,變化等,看得我津津有味,可惜這個網站已不存在,只有一些不整全的網上複本;後來又在中大看過 袁立宜的碩士論文:《從人類學觀點探討香港廣東話粗口》;還有趣味性質為主,次文化堂的《小狗懶刷鞋》。綜合這些少數對粵語粗口研究的文本,加上少少個人見解,筆者希望在此與大家分享。

廣告

香港粗口其實從來沒有定義。一般而言,「𨳒,閪,𨳊,𨳍,𨶙」,「仆街」和冚家鏟此五字二詞,都被認為是粗口。前面提及的「一門五傑」在香港政府編製的《香港增補字符集》中皆有紀錄,看不到的前面粗口字的朋友可以先下載字符集。

粗口字本字考據

廣告

「𨳒閪𨳊𨳍𨶙」(門中帶小西九七能),有說本字為「屌屄㞗𡴶𡳞」,兩者皆各有字典記載,個人認為確實難以考量何者為本字。然而,大部分研究粗口的專家,認為「一門五傑」為俗寫,而能從較早期字典,如《康熙字典》中可考的「屌屄㞗𡴶𡳞」是正寫。本文將連同《康熙字典》,逐一簡介:

𨳒/屌(讀音:diu2)

「屌」字見於:

《康熙字典》(卷七第五十八頁): 【屌】《字彙》丁了切,貂上聲,男子陰。《正字通》此為方俗語,史傳皆作勢。

可用作:

1.罵人的粗話:金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卷三:「怎背誦《華嚴經》呵?禿屌!」

2.表示惱火或反感。元武漢臣《玉壺春》第二折:「踏開這屌門!」

3.性交的意思。

4.台灣可解作正面意思,無粗口之意思。

變化:

Diu,小,吊,丟

閪/屄(讀音:hai1/ bei1)

「 屄」字見於:

《康熙字典》(卷七第五十六頁): 【屄】《正字通》布非切,音卑,女子陰。

 

可用作:

1.女性外生殖器

2.形容狀態不佳:「單野好屄!」

3.反語:「我有我風格,理屄你諗法!」

4.專門辱罵女性:「臭屄」「肥屄」「爛屄」

變化:

Hi,西,蟹,系,兮

𨳊/㞗(讀音:haau1)

「 㞗」字見於:

《康熙字典》(卷七第六十頁):《字彙》渠尤切,音裘,男子陰異名。

可用作:

1. 詈詞。。姚雪垠《李自成》第二卷第二四章:「馬元利用鼻冷笑一聲說:他算個㞗!」

2. 形容愚笨:「 㞗下 㞗下」

3. 形容胡亂/隨意/任意:「 㞗做」

4. 經常以詞組「戇𨳊」出現。

5. 男子下陰

變化:

9,鳩,膠,尻,九,dog(戇 dog dog)

𨳍/𡴶(山下一個T字)(讀音:chat6)

「 𡴶」字見於:

《李氏中文字典》(第七頁),唯一未被收錄於《康熙字典》的「一門五傑」

可用作:

1. 形容過時,老套

2. 形容愚笨:「 𨳍咗」

3. 男子下陰

4. 經常以詞組「𨳍頭皮」/「𨳍頭」出現。

變化:

7,七,柒,實,seven,cheque,十,6+1,烚,嘟(第六聲)

𨶙/𡳞(山下一個T字)(讀音:chat6)

「 𡳞」字見於:

《康熙字典》(卷七第六十三頁):《字彙》良慎切,音吝,閩人謂陰也。《正字通》按,方俗語有音無字,陰不必別名

可用作:

1.  最常用的助語詞。

2. 經常以詞組「𨶙樣」出現,形容人,用途廣泛,中性或負面。

3. 男子下陰

4. 專門辱罵男性:「矇𨶙/廢𨶙/肥𨶙」

變化:

諗,肯,很,粉(粉腸-𨶙樣),lun,撚,鬼(痴𨶙線-痴鬼線)

香港粗口委婉語與城市歷史

除了基本上述的五字二詞,香港有一種獨特的粗口委婉語文化。

黃霑在他的「香港輝黃2000演唱會」曾講出以下的順口溜:「雷公淋淋呐 ,Fire滿天畫,呀D man no can bibibak,是以no can 畫。」意思是:「行雷,閃電滿天,那些男人著不到火煮飯,所以不肯work」

據黃霑所言,這一段bilingual 順口溜,是香港早期在船塢為英國人工作的華人工頭所作。當時船塢裡的苦力工頭只懂幾句英文,不知如何表達行雷,煮食等,於是講no, can, work 等簡單英文,加上一些帶台山口音的中文形成獨特的皮欽語(Pidgin)。華洋雜處的香港,也因其語言特性衍生更多獨特而有趣的粗口委婉語文化。例如:「童軍跳彈床」(是鳩彈-Scout彈);「澳門朋友」(Macau Friend-麻鳩煩);「荷蘭銀行支票」(Holland Bank Cheque-好撚笨柒); 「荷蘭公路」(Holland highway -好撚開胃)等。這種粗口委婉語相當能觀照香港歷史,亦饒有趣味。

粗口是否一定是罵詈語?

粗口的功能又不是一面倒的,尤其用於友人身上。Zdenek SALZMANN「在複雜的現代社會,髒話不是經常被所有成員在所有情況下都視為禁忌。」不少語文的粗言亦非純為罵詈,例如英語中的Bastard,其意為「私生子」,「不齒之徙」,「王八蛋」,「自私鬼」,但同時Bastard 的用法又有另一面, “The poor bastards never had a chance”的意思是:「可憐他們連逃生的機會也沒有。」此絕對是同情之意,而無譏諷之心(見 Micheal Bernard ,劉佑知著《細說英語粗話American English VULGARISMS》)。而Shit (意為糞便,胡說)若以 「know(one’s)shit」的形式出現,如”when we talk about design, Roger really knows his shit.” 的意思是:「談到設計學,羅渣是個老行家。」如此一來,此粗口更是「美言」。

香港粗口亦不例外,因應使用的狀況,粗口的意義亦會作出調整。例如朋友相聚共晉晚饍,一人爭著請客,友人欲止之而嚷著:「丫我屌你條仆街,次次都係你俾錢,你真係好契弟!」就包含了讚頌友人有孟嘗君之請客之道,亦有「老友」之意。可見「仆街」及「契弟」並無字面上包含的惡意,「屌」字也絕非一個字面可解的動詞。

叫人「唔好講粗口」的論點

著人少講粗口有很多論點,但總之不是「堂堂大學生,納稅人供你返大學講粗口?」這些廢偽論點。很多人都認為粗口中有大量男性沙文主義意識;而我則認為,粗口最大的問題是,粗口本身是一種懶惰的語言。粗口基本五字,在語言中的用途過於廣泛,例如程度結構(好◎癲);補語性質(臭◎到仆街);狀態描述(搞◎掂)等,都可以一字走天涯;粗口字亦常一字多義,慣用粗口可能會減少語言變化;粗口字亦較難與細緻的文字一起使用,例如「講」,可以分為:

「討論」,「傾訴」,「漫談」,「哀求」,「道」等多種不同形態。

但如果要混合粗口使用,就只能用說「尋日佢同我講◎左/傾◎過」,很難說「佢同我傾◎訴過」;你亦只能說「我睇◎返我呢世人」,而很難說「我回◎顧呢一生」或「我驀◎然回首」。如果只使用粗口,的確是比較難做細緻的描述。林夕先生曾在專欄中記述,有次黃霑抱怨工作辛苦,慨然嘆曰:「皓首窮經,諗嘢諗到◎毛都白◎埋,唉。」這個令林夕拍案叫絕的粗口例句,尚且要把粗口字放在陰毛白化上,而非「 皓◎首窮◎經」-古雅的詞組,也較難使用粗口。

上面提及的黃霑先生,他以原名黃湛森於香港大學完成哲學博士。網上有一個蕭若元先生的訪問,他說他大部分的粗口是在港大學的,更以他自創的三十六字粗口成為一個都市粗口傳說;文學家老舍的《茶館》第二幕,也是屌聲不絕:「屌!揍他個小舅子!」「屌!誰要鈔票?要現大洋!」;魯迅1925年有一雜文:《論「他媽的!」》;施耐庵於<<水滸傳>>大量記載粗言,如第二十九回武松罵蔣門神:「休言你這廝鳥蠢漢!」。「鳥」乃為粗口之借代:古時江南一帶粗言從「鳥」音。講粗口,從來沒有文化學歷限制。粗口,該用時,就要用:收放自如,就是至高境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