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黨同伐異、思想封閉:譴責李天命及其思考網

2016/7/21 — 16:45

李天命 ( 圖片來源:http://web.tkpss.edu.hk/ )

李天命 ( 圖片來源:http://web.tkpss.edu.hk/ )

筆者寫本文,其實是經過了很久的內心掙扎,考慮過許多事情,最後才毅然下筆的。我先與讀者分享這段心路歷程。

李天命先生,一直是我最佩服的本地思想家、思考方法學者之一,也是我在中大哲學系曾親炙的老師,他的思考嚴密、對學生親切友善的形象深入我心。然而,自上年八月始,李先生在我心中的崇高形象開始變質。那時候,他在其主理的網上討論區——「李天命網上思考」(網站連結 ,以下簡稱「思考網」)上,先後無理批評為香港大學爭取學術自由的前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教授及當時的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甚至宣稱「我不親共但頗敬共」、「習近平時代近代以來國家最興旺」云云,其親極權、反民主的姿態,令人大為意外,更令人大為反感。那時候,我寫過不少反駁權貴或政治人物的時政評論文章,李先生的說話,其實是捍衛社會正義的反面教材,依我之前的習慣,必定會寫文章批評,但我最後還是強忍下去,因為覺得李先生是好老師、好學者,而當時駁斥他的文章極多,便決定作罷。

過了一段時間,我在偶然情況下,發覺有人用一化名在李先生的思考網對我的一篇討論謬誤分類的論文作人身攻擊(我的論文題為「論謬誤的分類架構」)。該文其實並非討論、更不是批評李先生的思考方法學(以下簡稱「思方學」)的,但很可能我對其中一類謬誤的看法與絕大多數邏輯學家相同而與李先生不同,即:視語理上的毛病為謬誤,故此,很可能因此有人誤以為我批評李先生。另外,還有人用另一化名轉述了李先生如下辱罵我的說話:「《思藝》的《從血路之旅到天國之旅》刺弄一泡,更重手的是《哲道》的《獎現金與打petpet》刺罰那位petpet。現在這位劉x標竟然還要比那兩位差很多很多很多——該沒有人能夠腦更蠢兼品更無恥的了,堪稱『香港X文Y學哲學系的恥辱』。」(見諸網址)。別人化名對我的人身攻擊,我懶得理會,但李先生的,卻使我甚為不快;但心想,李先生很可能沒有看過我的論文,也不記得我在中大曾上過他的課,甚至擔任過他的助教,聽了其網上追隨者的閒言閒語,隨口罵了幾句,沒有要公開說話的想法,只是其追隨者將說話轉述,便也不將事情放在心內,抱著不了了之的心態。

廣告

然而,當我在今年五月中再受到李先生人身攻擊後,我的想法便大大改變。事緣我在人文網台與兩位學者——梁光耀博士及葉達良先生主持「李天命的思考方法」一節目(網址),之前十多集,由其中一位主持人講述李先生的語理分析思考方法及評論。他在評論時,批評李先生的語理分析不行,但我與另一位主持人都不同意並加以反駁。很可能當時節目給人的印象,仍然是維護李先生的觀點為主,李先生及其思考網都沒有回應。然而,到我負責評論時,我批評李先生講語理分析的反面例子時包含一些誤解,而另一位主持人也大抵同意此說(我剛將節目中評論李先生誤解東方及歐陸哲學的主要觀點寫成「東方及歐陸哲學家語意不清嗎? ——論李天命對其哲理的誤解」一文,刊載網址)。很可能由此開始,有人覺得節目以批評李先生觀點為主,而李先生及其思考網便正式對我群起作人身攻擊。李先生對我再作辱罵:「蠢妄無雙,醜陋無匹,鼠輩。」其網上追隨著由此而對我作連串的、大規模的人身攻擊(見諸網址)。這時候,我才了解到,李先生對我的人身攻擊是自覺、自發的。我思前想後,經歷一段時間後,覺得無論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社會公義,都應該挺身而出,公開譴責李先生及其思考網。

其一,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在學術界尤為重要,因為沒有了自由的氛圍,學術觀點容易被野心家利用,將一些他們喜好的觀點定於一尊,障礙學術思想的開放和進步。現在,李先生及其追隨者對於學術上不同的觀點,並非以理智的心態面對,而是集體對批評者作人身攻擊,目的顯然而見,是要通過人格謀殺、侮辱等手段,令批評者不敢再作批評,以清除反對聲音,令自己的觀點定於一尊,這種學術的霸權,其實與政治上以武力威嚇及打壓異見者的手法同出一轍。身為學界中人,我們絕不能對這種障礙學術自由的霸道行為坐視不理,必須予以最強烈的譴責。

廣告

其二,李先生的學術觀點,以及其思考網的宗旨,俱以宣揚思方學為中心。但極為諷刺的是,李先生自己及其追隨者,卻親身示範了思方學的最壞方面。第一,也是最明顯的,是他們親自演繹了人身攻擊的思考謬誤。這種謬誤,要言之,是:不是以道理來反駁別人的觀點,而是以別人的人格、身份、地位等等來反駁。李先生反駁我的批評,只是作人格、才質等抹黑和辱罵,但一點理據也沒有提供,這不是人身攻擊是什麼?

李先生的追隨者,對人身攻擊有更多、更廣泛的演繹。其中一位化名為「KM」的追隨者,據朋友及一些網友對我所述,極有可能就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葉錦明教授。她兩次引述了李先生上述對我的辱罵,並對這種辱罵予以喝采和呼應。她在第二次引述李先生說話時,以「滅鼠」為題留言,引用了其中一集網台節目的臉書的文字介紹,複述了好幾次同一番說話:「KM批:胡謅。請確引李先生原文,連頁碼」。在本集及之前各集中,我們三位主持人,其實對李先生的說話曾詳細援引和討論,她明顯沒有聽過節目,其說話更顯出她的非常傲慢無禮的態度。以化名辱罵別人為「鼠輩」等而沒有提出對題的理據,這不是人身攻擊又是什麼?

李先生的追隨者除了演繹人身攻擊的思考謬誤,還進一步演繹了誤用權威的思考謬誤。李先生雖然是思方學的權威,然而,並非他說任何說話都可以視作權威而用作論述的理據。首先,李先生上述兩番說話,明顯是對人的人身攻擊,其追隨者連人身攻擊也加以喝采,視作理據,這不正是誤用權威的思考謬誤嗎?其次,筆者主要批評李先生的觀點,並非純粹思方學的問題,也涉及對東方及歐陸哲學的了解(我不是如節目另一位主持人那樣批評李先生的語理分析有問題,我是批評李先生講哲學家的語理不清的例子時,顯出其對東方及歐陸哲學的誤解),而在東方及歐陸哲學方面,李先生並非公認的權威。然而,思考網上的人,在反駁我的論點時,往往都高舉李先生對我的所謂「批評」,這在上述意義下亦示範了什麼是誤用權威的謬誤。

李先生的網上追隨者在集體批鬥我時,除了示範了上述思考謬誤外,其實還顯現了許多其他類型的思考謬誤(例如:有人以為為隨意對我上述論文批評幾句就可以反駁整篇文章的主要觀點,這示範了以偏蓋全的謬誤。)。然而,他們往往用化名而沒有用真實姓名,筆者實在沒有動力一一回應。在學術界裏,如果是誠心討論學術問題,一般都會用真實姓名以承擔文責;故此,李先生的追隨者若以真實姓名反駁我的觀點,我會加以回應,然而,以不負責任方式胡亂批評,是不值得作正式的回應。

總而言之,在筆者心中,李天命先生作為思方學宗師的年代已一往不返,其思考網上的不少追隨者,更成為了思方學的反面人物,其說話成為了思考謬誤的實例。斯人斯網,淪落如此,實在令人慨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