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5/11 - 19:37

龍門任擺

龍門任你搬,球技再好也沒用,相中人是我的中學同學,當年的校草,哈哈。

龍門任你搬,球技再好也沒用,相中人是我的中學同學,當年的校草,哈哈。

龍門任你搬,讓全世界都無所適從,然後就怪罪別人對自己不尊重。去年在中國的網絡上,興起一股聲討之風,專門搜羅一堆國際知名連鎖酒店或航空公司,把香港列為國家,就遭網民討伐,批評別人要分裂中國領土,聲稱要抵制他們,讓他們滾出中國。姑勿論到底這幫聲討的網民當中,有沒有使用過該公司的服務,如果沒使用過,本身就很難談上聲討。

外國不少網站,均是以英文寫成,再直譯中文。中文對 country, state, nation 等用字不作細分,一律譯成「國家」,但其實 country 指的是有本地政府而又管有一定領域,state 則是在一個政府體制內的一個政治社團並管有一定領域,nation 則是一大堆有著相連的歷史文化等屬性的人並居住在指定的領域。我記得有次在澳洲,就聽過有些原住民說:「得到政府的道歉後,我可以從自己的 country(原住民地)來到澳洲,更覺自豪。」又有誰會指這名原住民是分裂澳洲祖國呢?

漢語缺乏對「國家」的細緻翻譯,把三詞一律譯成國家,是漢語的不足,也反映了中國人對領土的盲目思維。觀乎網上群眾乃至外交部的過度反應,也正好驗證了這一事實。可笑的是,不少人對自身不足毫不察覺,卻要全世界都跟從你那套思維,既顯自相矛盾,又讓人反感好笑。

廣告

有航空公司把北京、上海等目的地附有中國,香港後則寫香港,網民就大扣帽子,說該航空公司有意為之,目的是分裂中國。我每次從中國坐飛機回去香港(注一),前往登機的櫃台明明就在國際航班大樓。有次在成都機場不小心走錯去了國內航班大樓,職員一聽我是飛往香港,就用四川話說:「去國際啊!」難道這名四川大叔就要分裂祖國啊?

在西藏旅遊,香港人不能住在所有的旅館,但也不是網上誤傳的住三星級酒店,而是有一個規定。甚麼規定呢?就是入住的旅館,必須有涉外的資格。我們又應該如何去解讀這個「外」字呢?其中有一種文字遊戲,是指「外」不一定是指外國,而是指境外,所以就乎合國家對邊界的說法要求。我稱之為文字遊戲,是因為在中文的語境裡,本來就沒有說明「境外」不是指外國,但現在掌權一方覺得「境外」可以接受,那就接受吧。至於他們將來如何改變想法或政策,現在就不管了。正如曾幾何時官媒都可以寫明香港人、中國人,過了數年又覺得這樣說不對勁,便說沒有香港人只有中國人或中國香港人,總之龍門任你搬。

另外,你從中國打電話去香港,撥打的國家號是 00852,如果你寫的是 0852,只會打去貴州省遵義市。我有一名很好的朋友,就是來自遵義,記得當年發現香港和遵義之間只差一個零,感覺又多了一份親切。不過打電話去香港,根據國際電信聯盟的標準定義,0081 是日本,0082 是韓國,00850 是北韓,00852 是香港,00853 是澳門,0086 是中國。也就是說,國際電信聯盟把香港及澳門,與中日韓朝等國家並列,按中國一些網民的邏輯思維(注二),這個外國勢力組織,肯定就是有分裂中國的意圖,而中國又跟從這套標準。

中國人在西藏長居,登記其居留資料的部門是社區居民委員會(簡稱居委會),但我這個香港人在西藏生活,登記我居留資料的政府部門,不是居委會,而是外事辦及出入境管理處。外事辦的英文叫 Foreign Affairs Office,foreign affairs 直譯不就是外交事務嗎?

香港人去中國郵政儲蓄開戶口,要填寫國籍一欄,國籍寫的,就是香港。還有啊,我試過多次在淘寶買東西,對方寫的明明是全國包郵,我都問清楚是不是真的全國包郵,對方說是,我就填寫資料,寫到西藏或香港,對方才說:「西藏/香港不包郵。」那你當初又寫全國包郵?這些賣家為了數元郵費,就置國家大義不顧,是否也要聲討?那些中國網民如果要批鬥外國人的意識形態不尊重中國,那為何不先質問自己國家以及淘寶賣家呢?你如果要爭取,不如先幫香港及西藏人民爭取全國包郵的權利吧。

記得多年前,我在拉薩的咖啡館裡,遇到一對中美夫婦,中國的老婆,與美國的老公,當時正好有一宗政治事件,大家隨便討論起來。美國老公說:「我覺得劉曉波拿了諾貝爾和平獎,對中國是好事。」那名中國妻子一聽,立即板起了臉,轉個頭來就跟我說:「你不要介意,其實他(指她老公)是個好人,但他始終是個美國人,對我們中國的政情不了解。」她言下之意,是不滿意劉曉波拿了諾貝爾和平獎。我當時假裝沒有聽懂她的暗示,繼續跟她的美國老公說:「對啊,我那晚聽到劉曉波拿了和平獎,激動得睡不著。」這名中國妻子就呆了,然後她轉個頭,用英文跟她的美國老公說:「他是香港人,不能反映中國人的想法啊!」

在中國有種討論的方式很奇怪,例如有人出來說句支持甚麼,就會有別的人傻乎乎地走出來說:「你不代表我。」「你不能代表 13 億人的想法。」別人說的其實只是自己個人的想法,又沒有說要代表你,你不同意的話,就找個渠道表達自己的想法。你說別人不能代表 13 億人的想法,難道你又可以代表 13 億人的想法嗎?

患著嚴重被害妄想症者,透過他們的目光,覺得全世界都有陷害陰謀。這些人怪你為何不跟從他們的標準,何以無視他們的想法。然而活在正常世界的人,對你那變幻無常的標準,根本無所適從。誰能夠預測,甚麼時候,甚麼起因,又會深深刺痛了你的心。

注一:我這裡寫「從中國坐飛機回去香港」或「從中國打電話去香港」,肯定又有意識衛士走出來聲討,我每次聽到這種用詞的爭論,都覺荒唐又可笑。

注二:我這裡寫的是「按中國一些網民」,寫明是一些,因為不是全部。有些人好奇怪,你不寫明一些,就會找幾個例子出來,說不是所有人都這樣啊,又是雞蛋裡挑骨頭,煩爆。

 

多謝閱讀此文!如果喜歡我寫的文章,請踴躍按 Share 跟人分享,讓更多人看到故事,把想法分享出去,同時誠邀各位留言分享意見!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