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0億獎學金 不如用於本地生

2016/5/9 — 16:03

本地大學畢業生(中大圖片)

本地大學畢業生(中大圖片)

又到大學生畢業的季節,新鮮人到投身社會工作,在過去十多年的新入職工資,平均也只得$12,000港元。這個可悲又公開的事實,除了被權貴解讀為青年向上流機會不足以外,在銅板的另外一面,其實是香港的高等教育出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就是學科過於單一,重商主義非常濃厚,造成大學學系中「十個科目九個商」。從生產角度來說,就是同類產品在市場過多,那當然賣不了一個好價錢。

相反,香港的中學文憑考生也很無奈,因他們在大學聯招手冊看到的科目,還不過是快餐店中的「ABCDEF餐」。在職業訓練局也大開商科,密謀升格為大學的時候。年青人們想學日式拉麵、鑄鐵木工的機會也沒有。再看,梁振英今年的施政報告提出要預留10億給一帶一路國家的學生,來港升讀大學,又大搞變相重推國教的「膠」流團時。香港的年青人沒有心理不平衡就真的是其怪極了!

香港現時預備在大專升學的年青人,面對最大的問題是學科不足,引至畢業後發展機會狹少的問題。針對這個問題,政府又經常說鼓勵終生學習,那便應該以他山之石的思維,為年青人提供多一點出路空間。

廣告

我認為政府可以在研究生這一級,開放學生資助處申請。凡外地政府承認的大學學位,均可以根據本港的津助標準,為有意持續升學的年青人提供學費貸款及補貼。若學費超出本港津助標準,則申請者需自行處理。

這樣政府既可使用外地資源,為年青人提供更多學科選擇,亦可促成本地人才的多元化,要知道日本、新加坡、台灣、以至大陸很多優秀學科,是本港的大學沒有開設的,甚至是認為沒有論文產出,而刻意沒有開辦。再者,台灣與大陸的研究生學費不少是比香港平宜。我以大陸為例,中央部屬大學的博士研究生,一般學費至今仍是每年人民幣約$12,500。這個價錢對香港的學生來說,肯定是平易近人得多。香港的年青人更可透過學習經歷,與國際接軌。甚麼國民教育亦可以省點了!因為在學習的空間中,大家已經自然包容「欣賞」,那還用硬推銷嗎?

廣告

我們從研訊學刊《1988至2015港澳台人士報考內地研究生統計表》(下表)得知,在2003年七一大遊行的政治環境下,當年的報考人數是歷年第三高,達1073人。2006、07兩年中港融合較好的年份,報考人數創出歷年新高。達1106人及1087人。隨後人數一直下降至2015年的574人,這除了是中港矛盾的政治氣氛以外,更重要的是國內大學要與國際接軌,而收緊了收生標準。不過,就是因為有了符合「國際標準」的要求,考生的準備及質素反而有所提升,2015的考生中有355人獲得取錄,合格率是68.8%,是自開放港澳台人士報考以來的最高點。由於這個統一考試是以香港人為主,證明在政治再糟糕的情況下,只要有機會,而機會又是平等而公平的。香港的年青人還是比較務實的。

可能有既得利益集團會擔心,這種變相鼓勵研究生到境外升學的措施,會影響不少老師的飯碗。首先,我無意建議縮減資源,反而是我們一定要扭轉「碩士、博士工廠」的惡名,其次多出的資源,是可以變為空間,讓老師們有時間去作學術與學科發展。至於,為什麼建議不下放至本科生呢?一來香港的年青人,在面對中學升大專的重大轉變,香港的熟悉環境對他們的成長始終較為有利。其次,難道大家認為香港現時的資助大學學額很足夠嗎?那10億,不如率先投放在大學非商科本科生的學額開設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