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3 彈襲 NGOㅤ好冇陰公

2019/8/7 — 20:56

位於荃灣城門道的明愛賽馬會荃灣服務樓 8 月 5 日被警方施放的催淚彈波及,圖右紅圈中可見燒焦痕跡。(社總提供圖片)

位於荃灣城門道的明愛賽馬會荃灣服務樓 8 月 5 日被警方施放的催淚彈波及,圖右紅圈中可見燒焦痕跡。(社總提供圖片)

8.5 當日,位於荃灣城門道明愛賽馬會荃灣服務樓,被對面的「新界南總區總部及行動基地」的防暴警察射入催淚彈。是槍炮誤擊還是一網打盡?同工事後在大樓範圍內撿拾到 13 彈殼,每一彈殻都代表了政府罔顧市民死活,老弱也不例外。

事前公關通知猶如載頭盔

很多 NGOs 在上星期接連收到月警方的通知,提醒有關服務單位要關好門窗,免受煙霧影響。此乃公關式的例行通知;但較像人話的,該這樣說:「警方將不惜一切,用最高殺傷力的武力去驅散示威群眾,槍炮無眼,貴客自理」。

廣告

社署事前零介入

就算 NGOs 把警方公關式的「煙霧提示」視作警示,業界也一籌莫展。同工可以用兩天時間撤離護理院的長者嗎?就以明愛荃灣服務樓為例,119 位長者可以逃到哪裡?社福業界擅長應付危機處理,但對有執法部門先提示後攻擊的做法,也顯得㥬惶無助的。社署事前做過什麼應變措施來保護受眾和同工呢?社署有否安排撤離方法?社署會否與 NGOs 商議緊急對策?

廣告

嚴重低估子彈的殺傷力

在明愛荃灣服務樓內的 119 名長者,不乏有吞嚥困難的、行動不便的。試想想,稍稍有丁點催淚煙霧滲入,你如何叫有吞嚥困難的長者灌水沖喉?那種刺喉入骨的劇痛,只會叫長者等死!又試想想,催淚彈的火焰,如點著雜物弄成火頭,蔓延大樓,你如何叫臥床中的長者逃出火場?

該服務大樓落成兩年,部份興建經費是靠 NGOs 一點一滴的籌募得來。一把火燒毀不要緊,受眾的生命才是重要呀。

警方專業水平成疑

以當時示威群眾的人數和舉動,究竟有何急切性要射出催淚彈?警方決定施放催淚彈前,究竟有何專業評估?一,明愛服務樓內有 120 宿位,當中的長者體質狀況,是否納入專業評估之內?該警局與明愛為鄰數十年,不會零認識吧?二,明愛服務樓的窗戶設施,是否可抵擋催淚彈的撞擊?三,究竟以當時的現場環境來看,拖放催淚彈會否是唯一可行方法?

我們質疑警方評估的專業水平,是因為到執筆之時,警方還未公開解釋荃灣明愛受催淚彈射擊一事,更遑論上述三點。此時此刻,13 枚催淚彈是槍炮誤擊?還是一網打盡,老弱傷殘也都是暴徒?仍然沒有答案。

警務處 VS 社署?警務處 + 社署?

估計社署事後一定有派員視察或採訪或慰問明愛荃灣服務樓的同工與受眾。不過,視察探訪慰問又有何用?一個政府部門,大開殺戒,另一政府部門,事後跟進?一個盡情攻打,一個低調關注,是精神分裂嗎?縱使社署真心跟進,整體效果也是徒然。

社署有兩件事一定要做。第一,作為一個政府內重要部門,應向警務處作出公開的嚴正交涉,查找施放催淚彈決定的對錯。若社署只維持低調派員關注,以現時的局勢來說,猶如認同警方向明愛荃灣服務樓拖放催淚彈無異!公開的嚴正交涉,才能保障不幸的事不會再發生;第二,社署最高決策層,就算是押上仕途的代價,也要制止林鄭政府把示威集會行動定性為暴動!因為暴動定性,會令保險失效,不論是對服務使用者、社福機構和同工,也是相當沒保障,正正違背了社署它本身的使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