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1 九龍塘 教育局服務中心 TSA 家長研討會

2016/1/20 — 18:55

【文:朝雲】

19/1 九龍塘 教育局服務中心 TSA 家長研討會

現場近百人與會,虛席過半。不下一位發言者,批評局方不夠透明,一般家長和老師都毫不知情,他們或因巧合,或用心跟進,方知有此活動。

廣告

席上有家長批評,教育局大可取其他方法,知悉學生水準,檢視學校水平,卻不應本末倒置,以孩子為工具,靠 TSA 供應數據。

她說自己的孩子正讀小二,現今初小的教學,根本不同以往,功課與考試題目,俱派生自 TSA,整個初小的教育已 TSA 化,由 TSA 主導。

廣告

其他家長批評,如今小學以主日制為主,孩子放學後,做功課到夜晚七點,已屬幸運,做到十一點亦時有所聞,教育局要反省功課對孩子的壓力。

多位家長都在會上說到,為免孩子受功課之苦,寧願轉校,有些甚至不止一次。其中一位感慨,身邊家長都要靠「好彩」,才能遇上功課適宜,不會操練的學校,實為社會的悲哀。他希望教育局統計各校的功課量和學習時數,供家長作為選校的參考。

起碼有兩位家長,提到開學後接連有學生自殺。批評局方只關心指標,不關心學生。

會上至少有兩位老師發言。她們說 TSA 的題目的確愈來愈深,而且的確出現操練。有老師建議,教育局可將用於調查的統一題目,直接交予學校,放進一般功課考試中,依然可供統計,便可取代 TSA。

唯在座亦有校長發言,她說校內試無法取代 TSA,學校的確需要 TSA,提供客觀數據檢視教學。然而她亦承認,與聞家長心聲,明白孩子課業是愈益繁重,會盡力減輕孩子負擔。

***

會上亦有一兩位家長老師,願為政府說話。他們認為 TSA 應予保留,但的確須要改革。筆者在席的時間裡,唯有一位家長明言支持 TSA。

有家長說操練背後亦有苦衷,低下階層的家庭無力在課後跟進子女學業,學校要顧及低下階層,唯有在校內盡力督促孩子。

支持 TSA 的家長,則說現場只有一半家長舉手反對 TSA。他認為操練之風,家長同有責任,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補習社。所謂操練的「操」,也不過是一種說法,換另一個說法,也可以說是「勤」。

他說要相信專家,自己認識的人,幾乎都支持保留 TSA。唯他亦同意,有些 TSA 題目太深,也要「優化」。

他認為自決沒用,說家長為了孩子好,終究趨慕考 TSA 的學校。「如果將 TSA 交俾家長決定,我話俾你聽,全部都會選擇考,因為家長唔想孩子有損失。。。」會上愈來愈多家長側目,睥睨著那位先生。

***

末段由官員和學者回應提問。官員說全港500多間小學,共280間學校主動申請「校本支援服務」。

她說 TSA 的用處,只是統計全港學生的整體數據,分析學生的學習能力,再將分析回饋學校,改善教學。經2014檢討,不會再向學校發放其校學生的達標率。

究竟功課怎樣才算繁重,官員說無法一概而論,應由學校判斷。對於操練,官員承認 TSA 題目過深,可能是操練誘因,正研究「改善」,唯她亦強調,不是「小修小補」,將大幅改動 TSA 安排。

尾聲的火藥味漸重。多位家長追問,家長能否選擇拒考、會否中止 TSA 、如何照顧有特殊需要的學生,批評官方選擇式回應。官員終於補答,謂隨機抽樣、家長自決、乃至存廢,均在考慮之列。將於三星期後,在二月初公布。

最後輪到另一官員解釋,如何照顧殘障和少數族裔,放大字體,提供翻譯等等。家長不滿:「我個仔係有閱讀障礙,佢根本睇唔明呀!」

***

會後筆者詢問一位學者,家長自決、隨機抽樣能否解決問題,他認為兩者都不太可行。

他說自願應考,會影響調查,無法得出實際的情況。而 TSA 原意,就是要得出跨校的宏觀數據,不宜每年只抽苦干學校應考;至於校內抽樣,他說理論上本來可行,如大陸的小學,學生眾多,就可以這樣做。問題在香港小學的學生不多,撇除太好太差,影響調查的樣本,剩下的樣本數,已屬統計學要求的下限。

最後,筆者找到在會上請大家舉手,看多少人反對 TSA 的家長。她的觀察,與支持 TSA 的家長大相逕庭。

她說今天到場的家長不過數十人,有半數人舉手已屬難能。過去在其他研討會,她同樣有此問。人數更多,舉手反對 TSA 的家長,每每逾半。

她的孩子生有自閉症,在英文上有特別的天才,但其他科目卻難以應付。她說從前的小學教育,不會這樣痛苦。但現在的小學教育,則變得像為 TSA 而設。學校執著於應付 TSA 要考的中英數,不停操練,卻犧牲了廣泛的教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