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8年通識科卷一速評︰ 出題穩打穩紮,背後具反思精神

2018/4/11 — 20:21

J Stimp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l 資料圖片

J Stimp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l 資料圖片

今年卷一的三條問題分別圍繞國際義工參與,文憑試考生壓力和器官捐贈。試卷最主要的特徵,就是提問清楚標明數量,例如要兩個結論,兩項挑戰、一個信念……這樣做的好處是讓學生不用鬥多point,集中精力在闡釋上。把要求寫清楚,也可避免評改時「搬龍門」的情況會出現。

分析能求增加

其中第一題國際義工和考生的生活經驗關係看似最小,資料提供亦最多。考生即使不熟悉議題,也可靠資料補足。題目本身不要求就國際義工作個人評論。有趣的是c要求學生扣連世界公民觀點去指出論點,此種題型並非全新,但指定概念在文憑試中相當少見。這或者是對於指摘本科游談無根的調整,或是希望提供一個閱卷的基準。學生必須對概念有認識和準備,否則難以發揮。

廣告

題一看似需要很有精英味道的「國際視野」,其實頗把握了學生的實際生活經驗,君不見暑假前後一批批運往海外做義工、做服務的香港學生嗎?他們到底是在什麼。他們去到發展狀況較差的地方是在幫人,還是在煩人?筆者就知道學生名義上幫人建屋其實要花錢請人「執手尾」。另一方面,在香港學生真的沒有服務好做嗎?柴娃娃搭飛機去當然感覺良好,但有沒有忽略對自己社區的關顧呢?出題者相信是帶著這反思出題,某程度是讓通識擔任OLE或者CAS的一個反思平台,

是一條相當好的題目。

廣告

第二題以文憑試考生壓力為題,和向來在考試較少觸及的單元一緊扣,亦符合考生生活經驗,可是同學在這題其實不能漫談只自身經驗,而是要利用資料去評估資料和陳述之間的關係。這種題型以往曾出現,是同學比較容易失焦的題目。

細心一想,當在試場的考生看到題二時,會是啼笑皆非還是感謝有一個反思機會?題目當然展示了通識科的最佳功能,就是自我反思︰作為DSE文憑試的通識科在考試裏要學生反思DSE考試。當學生正全力在這二小時搶高分的時候,他們卻看到這一句︰「精英份子是透過獲取高分得到成功的」

不過,這反思是在現實得到力量,就不能徒具形式。我們要問社會真的給在這考試裏取不到高分的人機會嗎?這題目不應問學生,應該問社會。

不過,在考試反思考試,無疑是相當有趣的。

第三題以器官捐贈為題,但完全不用抒發個人意見,跟以往題目作風有相類之處。 對具體觀念及知識要求深化,但更需細心。今年題目所給與的資料偏多,正面而言可以讓較弱的學生增加信心,但相信學生抄寫資料的情況比以往明顯。這也讓人反思,到底卷一要求的是單純地「回應資料」,還是可以有更高期望?

其實要答好題目課上學好概念仍是重要,但題目給予了輆充足資料後,學生又能否活用概念?這要視乎學生是否能夠打通概念和資料。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滿足於訓練學生『回應資料』?

如果不理考核方式,資料中伊朗和新加坡的案例,足以讓學生思考半堂,辯上半堂︰經濟補償是在道德上絕對不容的嗎,為什麼?如果提高了動機能救活更多的人,這不就是好嗎?(這不正是效益主義的思維?)新加坡那用作支付捐贈者開支的補償金,真的跟伊朗那捐贈者和接受者在市場「協商」所定下的金額,有本質上的分別嗎?這在著名的哲學家Sandel的What Money Can’t Buy(中譯︰《錢買不到的東西》)都有相關討論。題目架設的平台相當不凡,然提問方式則相當尋常。

展望

是年選題大致上比往年更貼近香港社會的討論議題,但又不會有強烈的時事性。值得思考的是,本科設考至今已有七年,師生間對評核多少已有心法,但評核上仍予人不停試錯、改革之感。本科要求活用概念,變更題型以配合議題並無不妥,但長遠應否及能否就答題模式設下規範,則仍應思考。再者,題材選擇上,能夠參考今年題一和題二那由考生經驗出發的題目,也值得鼓勵。

讀者如細心閱讀、同情理解,應會發現題目的議題和資料其實都相當有趣,亦深具反思性。可惜提問方法似乎為求「保險」,為了保證一般學生能取分,就完全沒有觸及那些較深奧、較高層次的部份。這問題,恐怕仍是未來出題者難以克服的。但在這短短的二小時裏,我們能期待太多嗎?但我們仍想問可以用不同方法去照顧不同能力和學習興趣的學生嗎?今年的考試,似乎是較為「大眾考生」著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