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4.28國際工殤日 我們來聊聊勞動者的N種死法

2016/4/28 — 21:50

圖片來源:cbnweek

圖片來源:cbnweek

【文:垂簪】

破土編者按:今天是國際工殤日,小編在這裡為大家盤點了勞動者的N種死法。如果坐在電腦前加班的你,以為工傷離你遠遠的?那就大錯特錯了。你的頸椎、腰椎是否正在日漸酸痛,你是否日日加班熬夜?「工傷」的根源在哪裡?並不在於勞動本身,而在於我們的勞動受到別人的控制,又反過來統治了我們自己。

大家前幾日的朋友圈恐怕都被一篇描述牛仔褲生產過程的文章刷屏了。雖然這篇文章在各大公眾號都已經不復存在,但是那些整天生活在藍色粉塵中的工人的悲慘遭遇卻不能隨著文章的消失而消失,還有其他沒有被曝光的種種和他們有相似遭遇的人仍然像空氣中的微塵一樣存在於我們身邊。隨著各種生產科技的不斷進步,工人們所受到勞動的傷害不但沒有得益於這種科技進步而得到緩解,反而越來越呈現出多樣化、慘烈化的趨勢。今天,在臨近為了呼籲大家關注工傷而創立的4.28工殤日,我們就來盤點一下,工人的幾種死法。

廣告

首先是從事不同制造業的體力工人:

廣告

鞋廠的工人被膠水熏死

服裝廠工人房屋倒塌被砸死


火災中被燒死

電子業富士康工人更是能在各種各樣的問題中被殺死

比如:有機溶劑導致的白血病


和保安起沖突被打死


從高處受電擊墜落

還有事故同樣高發的行業:建築業

比如:電梯中墜死

得塵肺病而死


更加常見的是被倒塌的建築砸死

以上的這些案例僅僅是各行各業工傷的冰山一角,實際上,殺人不見血的是普遍存在的過勞死。


其實能看到這篇文章的人大概沒有在血汗工廠工作過的經歷,但是過勞死是不論哪一行都躲不開的終極歸宿。就比如一個出租車司機,哪怕比上面所有人都容易躲過白血病和塵肺病,卻躲不過長時間開車帶來的頸椎、腰椎、前列腺等等部位的疾病。所以,既然是各行各業,當然也包括白領這樣的腦力打工者。

 

以為工傷離你遠遠的?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根據澎湃新聞萬名白領調查,三成白領每周加班超5小時,機關單位等日均開會2小時。


加班是白領們工作中無可避免的內容,調查顯示,僅有28.6%的白領表示不需要加班,24.3%的白領平均每周需要加班1-3小時。平均每周加班3-5小時的白領比例為12.2%,加班5-10小時的白領占12.8%,加班10-20小時的約占11.1%,11%的白領表示平均每周加班20小時以上,這一部分人已經接近「996」的模式(朝9晚9,每周6天)。

高強度的加班帶給白領們的後果,輕則是亞健康狀態,重則因過度勞累而發生猝死,這樣的事件常有發生。可是,付出了如此之多的心血和精力,他們得到足夠值得的回報了嗎?如果說我們領到的薪水足夠生活用度的支出、甚至是還可以為家庭補貼,就已經是工薪族比較理想的情況了,可是,我們有多大的底氣敢於讓自己生病呢?「白領狂加班、一週返貧困」這樣的事件屢見不鮮,不僅僅是在一個企業底層的白領,哪怕是企業高級管理人員,恐怕面對醫療費也是要心存忌憚吧。為了多掙工資而拼命加班,加速了生命的流失、衰老,如果再不幸一些生了什麽重病,而加班掙來的錢卻不夠治病的醫療費!知識分子渴望用努力來改變命運與生存環境的命運也是同樣的脆弱和不堪一擊!

如果說生病對人的打擊是突然而劇烈的,那麽在過度工作中加速衰老對人的影響則是緩慢卻持久的。然而,多少白領卻把這種所謂「構不成工傷標準」的工傷默默地忍受了!

「年齡不到二十八,加班熬夜變大媽;愛情工作都遭殃,要求衰老算工傷。」一首打油詩道盡了城市小白領們長期熬夜加班的辛酸!10月19日,深圳南山區一青年女子舉牌控訴其公司,而牌上所寫的正是這首打油詩。恐怕對於那些連續熬夜加班導致猝死的年輕人來說,僅僅只是快速衰老反而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可嘆不管是清華大學還是重慶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在面對熬夜加班這種慢性毒藥的時候,也是絲毫沒有反抗與拒絕的權力。哪怕是經過多年努力混成一個比體力工人風光許多的辦公室高管,在遭遇對自己的嚴苛與不公時豈不是連大氣也不敢喘。

很多人當聽到「職業傷害」這個詞,還只是會聯想到采礦、建築、富士康這些「傷害」的代名詞,覺得自己工作以後就會和這些普通的工人不一樣,可以安全地工作賺錢,但其實隨著社會上絕大多數不能拼爹的年輕人淪為廉價勞動力加入求職大軍的行列、總是不得不依靠過度勞動來使自己多賺一些,那麽過度勞動所造成的「職業傷害」就必將融入每個人的生活、並成為我們生命的一部分。受過高等教育的白領人員,現如今更是面臨著與體力工人相同的處境和命運。那麽,工薪族狀況的改善靠法律條款有用嗎?

在2010年前,《社會保險法》就出台了「先行支付」的規定:用人單位不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由社保基金先行支付來保障工傷者的權益。但實際上由於沒有實施細則,「先行支付」政策得不到落實,讓再好的政策也變成了「鏡中花」、「水中月」。其實,就算是有了實施細則,在勞動者與老板在市場上的地位是絕對不平等的條件下,對於很難使用法律武器的勞動者來說,任何保護其權益的法律條文都不過僅僅是寫在紙上的幾個字。

想起了馬克思在《異化勞動與私有財產》中寫的話:勞動為富人生產了奇跡般的東西,但是為工人產生了赤貧。勞動產生了宮殿,但是給工人生產了棚舍。勞動產生了美,但是使工人變成畸形。勞動生產了智慧,但是給工人生產了愚鈍和癡呆。

「工傷」的根源並不在於勞動本身,而在於我們的勞動受到別人的控制,又反過來統治自己。

(本文為破土首發,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責任編輯:九尺生 圖片編輯:Negation.N)

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