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400天主教徒聯署 籲反思政教定位 發起人:威權下如何自處 考教會智慧

2019/1/25 — 20:31

曾嶸

曾嶸

早前四名香港天主教徒發起聯署,認為教區「是時候」更新對香港教會與社會的使命,呼籲牧者和教友「重新思考」香港天主教會的未來,並獲得近 400 名教友響應。

雖說是聯署,但公開信講明只是「謙遜提出建議」,沒有要求教區必須回應、沒有要求與教區領導見面,更沒有要求教區承諾什麼,比一般聯署溫文得多。發起人之一的曾嶸坦言,教會就像一個家,這次聯署只是「晚輩想 arouse(喚醒)大家長留意」。但同時,他也希望教會在香港步入威權管治時,思考和政府的關係。

一同接受《立場新聞》訪問的還有 Martha(化名),她是較早支持聯署的教友。不過因為免尷尬,她只以化名接受訪問,「我哋唔想太對抗性,唔想做到神職班(即神父們)不和。」

廣告

不願上鏡的 Martha (化名)

不願上鏡的 Martha (化名)

廣告

聯署強調天主教會要三不

聯署早在兩星期前開始,獲得 400 多位本地及海外教友,甚至基督教牧師支持。公開信強調「三不」,不要殖民主義教會、不要附屬政權教會、不要國族主義教會,看似很具政治針對性,但曾嶸指,其實他們只是想來一場「大討論」,談談天主教會在香港的定位,「有些是和她(香港教區)作為普世教會一份子,緊密相連,即作為成個羅馬教會一份子(的角色);有些是我們作為香港這個特定時空的教會,需要關注的東西,其實我們講了很多年。」

他分析,香港天主教會除了某段時間之外,大抵上和香港政府「合作得好緊要」,「而我們的政府已走向一個相當威權的政體,這是一個社會現實,教會在好威權的年代如何自處?」曾嶸指這個議題對全球天主教會來說,都是挑戰,「縱觀全世界好多的地方,這個都係一個好『蝦』教會智慧的一個 topic (議題)」他強調沒有一個非黑即白的方程式,但教會亦應知道自己的定位,更重要是讓教友都知道,「環顧東南亞地方,馬來西亞的天主教、新加坡的天主教,甚至台灣的天主教,他們有好長的一段時間都是和威權政治共舞的一個教會來。我們不會因為教會同政權保持合作或者關係,就說『啊!你犧牲民主、被人收編!』我們未去到咁盡。」

「但我們要知教會自己有個 positioning (定位),甚麼時候要發聲、甚麼時候要做一些「退底線」?條底線想退到幾低?低到咩程度叫停唔好再退?」

同是東南亞 新馬與菲律賓教會有不同面向

他認為,教會亦要思考教友可承受的程度,「(相比新加坡、馬來西亞及台灣的天主教會)南韓的天主教會有另一種面貌,菲律賓天主教教會又有另一種面貌,所以我們不是一概而論,不會話某一個態度先叫啱,某一個態度先叫錯,但你係要有個諗法,呢個就係我們而家想傾的。」

韓國教會曾在當地民主運動中擔當重要角色,原州教區主教池學淳因反對獨裁統朴正熙的改革,被軍事法庭判監 15 年,後因輿論壓力監禁一年後獲釋。到1980年光州事件,韓國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是第一個揭露軍隊開槍屠殺學生的民間組織。至於菲律賓,辛海棉樞機兩度領導人民上街。1983年成功推翻獨裁者馬可斯,到2001年教徒在辛海棉的呼籲下再次上街,推翻埃斯特拉特。

香港情況不同,天主教會推翻威權統治,當然未見到。但此外對教內問題,教友也對教區立場有疑問。Martha 眼中,教區的決定和教友的理解之間存在相當落差,「呢個見你吹風,焮焮熻熻要中梵建交,然後突然之間靜下來,咁教友點算好呢?當然我們最老土梗係話祈禱啦、交畀天主啦、有信心,咁但係 more than that(不只這些),咁樣唔長久,教友都想知道其實教區係諗緊啲乜嘢呢?」

中梵協議 教友見證香港教區由熱變冷

關心中梵達成立教任命協議過程的教友,都發現香港教區的特殊取態。曾嶸指,約一年前剛有消息指中梵會有協議的時候,教區或者一些高層,包括本已榮休但現時擔任宗座署理的湯漢,對此非常熱烈,鼓勵教友毋需驚恐或過份憂慮。但協議後來推遲了大約大半年先簽,到約十月份簽訂協議,中梵官方都證實有協議時,很多教友都期望香港教區高層可以解釋一下,但教區「講唔出、近乎無、好靜」,和大半年前態度有很大分別。

後來,已故主教楊鳴章都承認,協議既已出現,卻似乎無助改善宗教自由。楊鳴章最後一次主持彌撒,即剛過去的聖誕節平安夜子夜彌撒時,還特意要教友為大陸受逼迫的天主教徒祈禱,「香港教區的官方論述當中,會 highlight (強調)國內教會受逼害呢個面向,而不是所謂宗教自由放寬中的面向,呢個係近年唔多見。」曾嶸認為,多少反映香港教區對中梵協議的態度轉為審慎。

不過,這些觀察總不及務實的討論,既然要討論的問題無時效性,為何教友選擇在教區主教離世時提出聯署?曾嶸解釋,不是刻意「撩起」關注,但這時不只大眾把注意力放在天主教香港教區,其他持份者亦然,「如果呢個時候成個教會,甚至成個教廷都需要為香港未來教區領導作一些鋪排嘅時候,咁可能正正係一個適合時間,去將這些議題放入考慮。」

資料圖片:楊鳴章

資料圖片:楊鳴章

相隔18年 冀舉行教區會議

自幼已領洗,做了近 40 年天主教徒的曾嶸指,曾經歷過兩次現任主教離世,除了楊鳴章,還有 2002 年的胡振中樞機。他坦言胡振中對香港教區一大貢獻,是他主持了教區會議。 2001 年,天主教香港教區召開過往並不定期的教區會議,胡振中當時公佈 177 項建議,作為他將頒佈的牧民方針。

會議代表其後以兩輪票選,選出 10 個項目為緊接的 10 年最優先推行。10個最優先處理的項目,除了一些信仰指導和教會發展方向,還包括教區就社會公義公開發言,或就一些重大的社會事件發表牧函、「作為先知、社會良知和道德力量,為教友提供指引。」而且呼籲教會團體和教友,按教會的社會訓導,就公益事情表達意見,採取適當的方式,影響輿論、公共政策和措施。「教區會議就係其中一個天主教教區好大規模咁樣去 engage (吸納)不同的 stakeholders (持份者),去就不同議題定一些方向,唔定期開,但如果開的時候就係一個好好的平台,集合不同聲音。」他指當時會議的幅度很廣,由社會參與,到回應港人憂慮,以至怎樣在不同堂區爭取多些人返聖堂,「好多唔同方面都接觸到」。

陳日君未做主教前 神父們以為是紅底 

曾嶸等人發起的聯署,在楊鳴章逝世、教廷委任湯漢為教區宗座署理之後發出。信中完全沒提及對下任主教的要求,只提出未來教會應擺脫殖民主義、國族主義及附屬政權的現況。曾嶸坦言從公開發言來看,教友可能對輔理主教夏志誠的期望較大,但他相信,誰當主教都會聽到教友的聲音,「我相信他們知道需要有這樣的討論,亦都知道教友係關注,可能係步伐的問題而已。」他指主教都有自己想推行項目的優次,而有些牧者可能只是深藏不露,並不表示其看法和聯署教友很不同,「即係好似陳(日君)樞機咁,佢當日未做主教之前,其實香港好多人唔識佢,而且見佢成日喺大陸教書喎,嘩!係咪紅底㗎佢?因為香港好多神父唔識佢,因為有一段時間佢係香港大陸兩邊走去教神學,好多人都以為佢係有紅色背景嘅神父。」

至於聯署本身,曾嶸指不像社會行動,並不會要求有甚麼實質成果,「你可以話(行動)未完、但其實亦完咗個目的,我們希望提起一個討論,而我們相信個討論已發生緊。」

曾嶸

曾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