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5歲童其實問特首:我大個咗喺邊度起樓?

2015/1/16 — 9:59

行政長官梁振英在立法會宣讀最新一份施政報告時,透露有一位5歲小朋友問他:「我大個咗住邊度?香港仲有冇足夠土地?」梁振英說特首的任期只有5年,立法會則有4年,而增加土地需要更長時間,「我哋要切實回應呢位小朋友的問題」。

作為聽慣梁振英「語言偽術」的香港人,認為政府自把自為推政策回應這位小朋友的問題之前,有必要先交代以下一連串問題:「這位5歲小朋友的父母是地道香港人還是內地新移民?(或者富豪雙非?)其家境如何?他在甚麼情況下向特首提出有關問題?其家人跟特首有甚麼關係?屬初次見面抑或世交?說話的前文後理如何?該問題是孩子想問,抑代父母提問?」

根據現時香港社會情況,我敢大膽地推測,如果那個小朋友不是虛構人物,那麼他應該不是在問「我大個咗住邊度?」,而是想問「我大個咗喺度邊起樓?」。他應是超級富豪或大地產商之子,自少受到良好的理財教育,培養了遠勝於同齡孩子的「遠大目光」,僅5歲已懂得為未來事業籌謀打算。

廣告

為甚麼有這個結論呢?試想想,香港社會的中等階層家庭,孩子衣食住行基本無憂,他們的父母最緊張是要子女贏在起跑線,5歲孩子面臨升小一關口,要上學參加課外活動興趣班兼學好兩文三語,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孩子最關心是「幾時可以盡情玩」,母父則希望子女「升間好學校」,見到特首會關心教育多過房屋,沒理由提出那種問題。

廣告

至於中下階層家庭,尤其是未上公屋捱貴租的N無劏房戶,數十呎劏房只能放下一張碌架牀,業主年年加租,呎租貴過凱旋門,他們最迫切的需要是解決眼前的住屋問題,最好是立即有間公屋,窮人孩子見到特首只會追問:「幾時可以上樓?」他們急切地想改善目前的居住環境,哪可能提問遙遠未來的住屋需要?

因此,那個「5歲小朋友」如果真有其人,他只能夠是上層階級的孩子,他的家應該很大,生活很優渥,父母大概有很多物業收租,而且經營一盤大生意,為了維持家族財富和地位,孩子要生多幾個,自少要接受與別不同的財務教育,小小年紀就要學習財經地產常識,以便「大個咗之後」可以接手家族生意或者再創富。因此,這種孩子向特首提出的問題,層面絕非個人的住屋需要,而是涉及前途與生意發展,提問「我大個咗喺邊度起樓?」就變得理所當然了。

要回應這位小朋友的需要,絕非是多起公屋即可,而是要向香港郊野和綠化帶土地打主意,這不就是梁振英班子成員一直在談論的目標嗎?

梁振英說今年的施政報告是「集體創作」,不知這位5歲小朋友是不是創作的一部份呢?如果他是一個虛構人物,這個角色的出現,是為了滿足誰呢?這些問題值得每位珍惜香港的香港人好好思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