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 號風球之後

2016/8/3 — 17:14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97歲林伯睡在旺角已一星期,8號風球後,他依然瑟縮在吉舖外約10厘米闊舖滿紙皮的小平台上。遠遠的望着林伯,瘦骨嶙峋,清楚見到他的一排排肋骨,不少市民送來熱飯和清水。他說不想回到荃灣的公屋,獨個兒生活,沉悶,使他冒著風雨重回旺角。

林伯頭腦清楚,他知道每早避暑/風中心都會趕走住宿者,而尋找社工可獲得幫手,還有二元的港鐵長者優惠。對比政策,他更愛娓娓道來往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家景清貧,中五畢業後,投身工作,退休前是的士司機,見盡香港的盛衰。孩子遠在澳洲,香港獨剩他一人。路過旺角,不妨跟林伯談天,日治的故事,暴動的歲月,制水的年代,並不如煙,如重回眼前。

廣告

公屋和社工,解決不到老人的寂寞,熙來攘往的西洋菜街,除了小精靈和補給站,還有停下來,聆聽的理由。

(作者按:寫在西洋菜街捕捉小精靈的一夜,拍攝2016年8月2日晚上11時;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