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7 後加劇了的扭曲思維,香港變成精神病之都

2017/1/16 — 11:22

維港兩岸資料圖片 (Ryan Cheng @ wikipedia )

維港兩岸資料圖片 (Ryan Cheng @ wikipedia )

九七政權易手後,香港經歷各大影響經濟事件,例如:八萬五引起的負資產、 911 、科網熱潮後,泡沫爆破、沙士。至今天經濟數據雖然一直大好,但我城市民經過一連串衝擊後,嚇至心膽俱裂,扭曲思維加劇。所謂「一日見蛇,三年怕繩」,直到今朝,人人仍然為了工作和將來擔心,其中影響最深遠,莫過於凡事負面,至情緒病處處,及加劇了皆以經濟角度思考問題。

誠然,自小已經有「細時唔讀書,大個做運輸」概念。父母總是認為讀書不成三大害,苦勸吾等用功。又有云:「男人最怕入錯行」。但九七後各衝擊的確令扭曲思維,變本加厲。

九八開始,減薪裁員潮下最為顯眼的影響,莫過於每有新技術發明,節省人力,第一個想法,必然是「又有很多人失業」,例如快餐店自助點餐及戲院非人手售票機。對於還未出現的 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時代,已經先行擔心籌劃,作出準備。然而, AI 所帶來影響,非只有負面。臉書朋友,科學家余海峯博士,便提到將來如果汽車全自動化,可以實現交通意外數字達零。但普遍香港人只會想到失業。其實也難怪,當連港英時期公務員鐵飯碗也變成合約制度,新入職沒有長俸,擔心很正常。

廣告

聖經言及末世將會出現假先知,世界是否末日,我這個凡人不知道,但假先知真的舉目可見。例如總有些「專家」聲稱讀那門學科畢業後,市場仍然缺乏多少人才,所以不用害怕,「錢」途無限,便會吸引大部分中學畢業生報讀,科網熱潮時,朋友即使有足夠分數讀醫科,也去報電腦,結果畢業變失業,又不肯放棄大學生尊嚴當基層,時刻回憶高考的頂級成績,便在家做宅男兩年。

事實上,畢業是數年後,到時市場如何,沒有任何人知道。問全世界所有學者和經濟師,下一年會否通脹,他們也不可能講出百分之百肯定答案,只會戴上「應該」頭盔。如果有學者回答得非常肯定,只有一個可能,就是他患上精神病,以為自己預知未來,所以,老生常談是選科選興趣,但那些年的不景氣,影響及至小孩。父母不斷恐嚇(雖然是善意),令人人自小擔心前途,深怕長大失業。請記住,失業和當基層是兩回事。九七前,可以去各行各業當學徒,幾年後成為技工,可以有過萬月薪(那時算很高人工)。但九八至零三,鮮有招聘學徒。

廣告

上面提到父母恐嚇出於善意,結果好心做壞事,善意變怪獸。以往教書起碼有一半中產家長如此,深怕子女長大落後他人,故要贏在起跑線。每日應付補習和形形式式沒有興趣的興趣班,孩子不要說玩,連睡覺時間也沒有,有些更走向絕路。補習社,甚至應付幼稚園面試班,應運而生。數年前有名師廣告指課程適合年齡,由「一歲」開始,有網頁撰文,笑問寶寶應否出生。有父母為了派得心儀學校,一擲數千萬買就近豪宅,為的只是一個名校學位。

前面提到我們小時候父母也不斷苦口婆心勸吾等用功,但絕不會像現在般瘋狂。我們更不會見到教師像 sales 般推銷自己學校。

最喪心病狂的,是每逢有天災人禍,想到的不是受害者,而是「會對我們經濟有什麼好壞處?」例如 911 ,有股票的只會叫:「個市仆街了!」即使沒有買,也會咬牙切齒譴責恐怖分子,但原因是累得我們經濟轉差裁員。南亞海嘯,第一時間聽到酒樓侍應生分析會增加多少遊客。

這些不止是我耳聞目睹,新聞也報導不少,如果覺得以偏概全,不要緊,看看不會說謊的數據,零二年(即沙士前一年),抑鬱症數字比九七前多兩倍,再看看之後十幾年:

「2009-2010 年度接受醫管局服務的精神病患者人數有16 萬5 千多人,相比起 2005-2006 年度的 13 萬 4 千多的病患數目,有 23% 的升幅

「(13 年)本港最少有約 20 萬名精神病患者,較四年前增加 24%

請記住,雖然數據是近十多年各類經濟指標大好,但華人社會,精神病污名化嚴重,很多人接受不了自己有病,到嚴重情況才求醫。 98 年估計全港達120萬。李誠教授幾年前,更指數人中有一個有不同程度情緒病。這二十多萬,只是有應診者。當然,我不是指有上面思維者皆是病友,但負面情緒不處理好,很容易不可收拾,而上面大篇幅描寫的,更是致病的開始。當然,原因還可以有很多,例如近年樓價高企達世界之最及工時全球最高,但最早令患者爆炸性增長,實是 98-03 不景氣無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