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下)

2018/7/14 — 11:45

香港大學本部大樓(政府新聞處圖片)

香港大學本部大樓(政府新聞處圖片)

免學費又如何

香港人在香港讀碩士博士可以不用交學費了,你會因為一年慳到四萬元而考慮放棄自己的工作,回到大學,成為一個研究生,走上一條不歸路嗎?你一直都想讀個碩士博士,卻一直不能下定決心, why?是不是因為學費太貴呢?還是有其他更重要的考慮?如果不用交學費,是否算是幫你行前了一步?

立法會今年通過向研究基金注資30億元,generate 出來的利息,可以幫大家交學費,據說是用來鼓勵更多本地學生報讀研究院,增加我們的競爭力,你明白作為香港的年輕學人,你可以怎樣成為亷價學術勞工,增強香港高教界和香港社會的競爭力嗎?

廣告

我們告訴 UGC, 這些錢是不能鼓勵年青人走上學術的路,讓他們可以發展所長。這些政策,只不過是希望幫大學稍稍提高本地研究生的數字,(費事俾人話納稅人啲錢俾晒大陸學生),然後如果大家可以留在教授身旁就最好了,可以一邊幫手收 data 寫文,一邊幫手教書,等教授們可以專心硏究,出多幾篇文和繼續上位,這就是你可以對香港高等教育界的貢獻。如果你表現卓越,或者你終於都會得到一份九個月的合約,起碼可以叫做大學講師。

廣告

有人説:大學的研究生絕大部份是大陸人,內地生搶走了本地生的資源。記者也常常問這個問題,其實本地人會選擇讀研究生學位的本身就人數就很少,一向都很少,我的學生想讀完個碩士,都想選擇在海外讀博士。即使今年起不用交學費,也不會明顯提升本地研究生的數字。那為什麼本地學子為何不選擇在本地修讀研究生呢?

博士畢業,做個 Teaching Assistant 好嗎?

本地大學畢業的碩士博士,要在本地的學術界生存,難過登天,甚至找到工作都不容易。高教公民的賴卓斌 Dr Larry Lai, 在UGC 現身說法。過去五年來,他是怎樣掙扎求存。他做個 Teaching Assistant, 收入如何,可想而知。甚至也沒有一個好一點的 title, 他教很多學生,不過,不算是 teaching staff, 只是 admin support 的一種。基層勞工,前景慘淡。(大家聽完都笑唔出。)

這次會面,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訴說流浪教師的苦況,大學「重研輕教」,一個博士,就算有幸找到講師的職位,頂多是一年合約。很多人不斷被迫轉兼職、做散工。本地培育出來的知識分子,在香港的高教界根本沒有生存的空間。Contract 由九個月變到半年、再由 part-time 變成逐科計,一個課程,套餐式全包,可以由兩三萬到五六萬,以時數計, 可以由 $350 to 1000。時薪越來越低,工作環境,越來越不合理。希望UGC 的公帑可以用來作育本地之英材,而不是靠 exploit 大學內的草根階層,犧牲年青一代來換取大學排名。我們是不是靠犧牲本港最優秀的年青人來成就我們的大業呢?

還是想投江!

大學以最低廉的成本找到人教書,好讓其他人可以更專心的去做硏究,爭強教授的競爭力,很多流浪教師教的科目通常都是很受歡迎,可以幫大學賺錢的科目,難道他們就只是我們賺錢的工具?陳淑莊說立法會有區諾軒也常常提出這些疑問,希望政府會認真的處理這些問題。如果政府根本就沒有為本地培育的年輕學者提供什麼生存空間,沒有打算發展 teaching track, 整個政策取向都是在壓迫本地年輕學者,踐踏他們的尊嚴與未來,也無需說什麼用三十億來鼓勵香港人進入高等教育行列。三十億聽落好巴閉,共實只不過是丟了落汨羅江,讓純情的學人投江之後,他們身邊的魚可以得到幾隻糭。本地年輕學人,你們是不是還想去投江?

#高教公民賴卓彬
#感謝陳淑莊歐諾軒關注
#流浪教師賴卓彬和黎明的遭遇
#與UGC會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