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CA 的出路

2018/2/27 — 11:44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文:周勁倫】

BCA(基本能力評估)的原有框架是包含了TSA (全港性系統評估)及SA(學生評估)兩部份,分別處理全港性的數據檢視整體基礎教育表現和促進學生學習之用,分工明顯。但十多年來教育局只着力推動TSA ,SA的發展與普及大大落後。當TSA出現嚴重異化被受壓力時,去年竟索性棄掉TSA惡名改用BCA作牌頭,並高舉可以提供教學回饋,是「促進學習的評估」。但實質上我們要先明白如今社會反對的不是整個BCA,而是換湯不換藥的TSA,改用BCA為名並不能解決TSA的不足。

抽樣考核己能做到全港性評估

廣告

要做到TSA的基本功能,衡功量值及顯示香港有學生的能力的目的,早就有人提出抽樣不記名不記校的方式進行。在一六年的試行抽樣50間學校參與所得出的全港性成績結果,已證明和往年所有學校學生參加的相約,有足夠代表性。不記校名就不會有學校比較及教育局施壓的情況,操練學生的誘因自然減少。這是既能有效減低操練又保留TSA原意的第一個必須改善的方向。

TSA並非有效促進學習的評估

廣告

全港性的問題解決了,那就要討論幫助學校促進學習的方向。據小學課程指引所指,促進學習的評估是「評估是讓學生認識自己學習上的強項和弱項,並幫助他們不斷改進,亦讓教師檢視和完善教學目標、教學計畫及教學策略等。」TSA學校報告的確提供了數字去掌握學生的能力表現,但因沒有提供學生個人資料,所以無法了解個別學生的難點。而且報告要延後到小四/中一才發放,根本是過時的回饋,對於幫助應考的學生是於是無補。體檢完成了,卻無法對症下藥,接受體檢的學生不單承受了異化之苦卻得不到任何好處。這一點,家長要清楚明白,參與TSA極其量改善學校對下屆學生的教學但對現屆自己的子女毫無益處。況且,每年、每位學生的難點都可以有所不同,當數據採集和應用非來自同一屆學生時,其信度必大減,是否真的適切在下屆應用將成疑問。

發展自適應學習才是正確方向

真正要做到「促進學習的評估」是要從SA(學生評估)著手。把焦點和資源從TSA回到SA,優化網上學與教支援」(WLTS)題庫及結連先進eLearning平台,推動「適細學習」(Adaptive Learning)才是正確出路。利用電子教學及評估系統,能提供即時的回饋和建立大量學習數據,老師可準確分析並掌握每個學生的能力,從而協助他們訂立適切的學習方式和進程,亦有助學生參與建立個人化的學習目標。在最近舉行過的Technology Enhanced Assessment 2018 Conference 中就有不同的示範。其中由台中大學研發的「因材網」就展示了相關技術在實體學校的應用。教育局好應吸納外地經驗為本地老師和學生謀福祉,不要再守著TSA不放而忽略了SA的發展。eLearning 令進展性評估在課堂上得以實踐,Adaptive Learning 亦是處理學習差異的良方。

自願參加 自主批改 適時回饋

其實就算上述的Adaptive Learning未普及,只要善用現存的WLTS題庫,學校已經可以自制「校本BCA」並掌握自己每個學生的程度,從而作即時修補。再退一步說,尊重校本自主,教育局應該要讓學校在毫無壓力下選擇參加與否。同樣地學校亦應該主動詢問家長意見,讓家長自由選擇,尊重對方的權利是家校合作的基礎。若果學校真的希望要參加,除抽樣的10%外,所有試卷應讓學校自行批改和不需要呈交考評局,做法就如單數年Pre S1 HKAT的安排。這樣做令能全面掌握學生數據的變成是學校本身,而不是教育局,TSA便變成一個用考評局考卷的校內試。老師一般只花兩三天就可以改好試卷,並能利用六、七月暑假前的空檔做好補底工作,真正能適時貼身地為每個學生改善教學,為下一個學習階段做好準備,這才是BCA的初衷。

一直以來,肯站起來反對TSA的校長極少,但願意護航的則大有人在。無疑若學校一向功課壓力不大的,TSA操練的情況不太明顯,家長亦少有研究課程異化的問題,校長亦樂於參加去取得數據了解自己學生的程度,並視之為學校的成績單。但作為教育家又豈可只看到自己Happy School無憂而對外面眾多學生之苦而不顧?

不記名、不記校、抽樣應考,再加上自願性參加及自行批改,達到全港性評估及促進學作評估,又避免了異化誘因,可謂雙贏。積極推廣eLearning 達至個人化學習模式才是促進學習的評估的出路,而不是靠非個人並滯後的總結性評估BCA數據。辨法總比問題多,希望當局別再執意孤行。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革新教育家長同盟召集人,三個小孩的父親,成立民間家長協會,以家長身分推動改善香港的教育環境。
https://m.facebook.com/hkparentsleagu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