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alling ICAC 及反黑 — 屯門公園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問題

2019/7/8 — 15:16

屯門公園「群鶯亂舞」,大媽團開大喇叭唱歌、跳艷舞、公然收取圍觀人士的打賞已經有十多年,居民纍次投訴不果。除了噪音問題,大媽們與捧場的叔叔伯伯的不雅互動,也令其他居民忘屯門公園而卻步。

民怨沸騰,7 月 6 日由網民、屯門街坊發起的「光復屯門公園」有上萬人士參加,大媽敗走,諷刺地由一眾警員保護離開。勞師動眾,大媽不過做少一日生意。7 月 7 日,大媽們已經又再開檔,風騷的載歌載舞收利是。

據知康文署至 2003 年起便已經不斷接到有關屯門公園曲藝表演的投訴,單是過去半年便已經接獲 342 宗投訴,即平均每天有兩宗投訴。過去一段時間,有關問題極吸引了各大小傳媒的關注,連大台 CCTVB 也多次就此進行報道。

廣告

多年來問題一直膠着,康文署的解釋是根據現行《遊樂場地規例》,只有公園使用者可以作為控方證人作證才可作出檢討,連附近居民投訴噪音也不獲受理。康文署今年 4 月向立法會提出修訂,擴大控方證人層面,任何人包括使用者、職員、途人及附近大廈居民感到滋擾,署方便可檢控滋擾者。有關條例,仍在等待立法會審議。

其實大媽們在公園開檔唱歌,收取打賞,除了產生噪音滋擾問題之外,是否亦干犯在遊樂場地進行商業活動、行乞等條例?而且,據講大媽歌手們需要付款給檔主,才可以有機會唱歌做生意。那麼具爭議性,多年來卻可以屹立不倒,是否有社團在背後撐腰?

廣告

要打擊不法行為,其實有很多方法。話說當年薯片叔叔曾俊華還沒有當上財政司司長之前,曾經以 AO 身份空降海關出任海關關長。2000 年前後盜版活動猖獗,曾俊華決定從海關內部調派人手,成立一支有 185 名人員的臨時特遣隊,專責在全港打擊盜版行為。特遣隊日日出動,不出半年已經檢獲了 490 萬張盜版光碟,市場價值達到 9,300 萬港元,及拘捕了逾 1,400 名疑犯,處理了逾 2,000 宗個案。盜版市場一片風聲鶴唳,而有關問題亦迅速得到了控制,甚至得到國際社會的讚好。

今天我們的警隊人多勢眾、武器精良。也不用多,單從三萬警察裏面調派一百幾十人,天天在屯門公園著紮巡邏,大概不出一個月屯門公園「群鶯亂舞」的情況就可以得到解決。民生無小事,假如用一兩個月的時間,可以解決纏繞居民十多年的問題,警隊定必贏盡掌聲。總好過被政權擺上台,日夜搜捕一片丹心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年青人,令警隊形象盡毀,為市民所不齒。

纏繞了居民 16 年的問題,假如可以對症下藥,要解決實非難事。多年來有關部門並沒有積極跟進,是真的因為條例所限綁手綁腳,還是有人刻意放軟手腳?當中有沒有涉及黑社會包庇歌舞團、康文署甚至警區是否有人收受利益,所以多年來隻眼開隻眼閉,任由歪風增長?廉政公署及警察的反黑組可否主動介入調查?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