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SE作文比賽

2015/3/30 — 16:08

「三月二十八日(星期六) 晴

今天我沒有帶手提電話外出,因而有不一樣的經歷和體會。」

試從第二段開始,以「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為題,續寫這篇日記。

廣告

───

廣告

「這次糟糕了。」我心想。(註)

的確,現代香港人,可以渡過一天、甚至乎半天沒有手提電話的生活嗎?

手機對於大部份香港人來說,比起身邊的伴侶更加重要,這個說法一點也不誇張。

以去年在金鐘示威的叛亂份子作例子吧。他們在非法據點設立急救站與物資站,尚可說是人之常情;但他們居然設立了一個手機充電話,還要是廿四小時運作的!革命時,仍擔心手機成為「零格Phone」,香港人可以回歸十八年沒有真普選,但手機就不能一分鐘沒有電池!

偉大的毛澤東主席說過:「實踐是檢驗真的的唯一標準。」既然上天今天讓我沒有帶手提電話,我就索性體驗一天沒有手機的日子吧。

我沒有手機,乘搭地鐵時不能玩那偉大的barcode footballer,只能左顧右盼,擔天望地。我赫然發現,有九成的地鐵乘客只顧盯著手機,或在看電視劇、或在玩遊戲,對身邊的人和事漠不關心。更有趣的是,在使用手機的,居然沒有一個是在通話的!大家要的,不過是一部傳呼機、一部遊戲機再加一部電視機罷了。通話功能,根本可有可無。

不是嗎?上次有認識的人打電話給我,已是前年前度嘉欣告訴我她要嫁人了。兩年來,每次打來的,不是3字為首、一接聽就自動截線的來電,就是陌生的貸款公司職員問我要不要借三五十萬。其實,大家互不相識,萍水相逢,為何第一次電話溝通,你就這麼信任我們的友誼,借大量現金解我燃眉之急呢?

以前,一聽到貸款公司致電,我就截線,然後專心打機。雖然沒有答案,但這個具哲學意味的問題,我從來沒有想過。再者,今天沒有帶手電,也不用聽這些電話了。

今天不用再理會的,還有無聊的手機短訊,說甚麼轉發給廿朋友就可豁免智能手機程式費用。轉發的人儘管用智能手機的,但都沒有智能可言;就像菠蘿包沒有菠蘿一樣。今天,我還不用花時間閱讀甚麼補習帝國垃圾訊息、香城大學校長的假文章。

「很好,很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正當我沉醉於沒有手機的美好生活時,差點忘了下車。

我約了女朋友在香城街新開的小店等。豈料我沒有帶手機,欠缺了自動導航,我由街頭走到街尾,由大街鑽到小巷,還是沒有找到小店。

「如果我有智能手機,小店的位置就如運珠掌上了。」

找了良久,最後我問途人借了手機,終於找到小店。甫入到小店,我就呆掉了!

原來,我已經遲了半小時!

我已習慣用手機的時鐘,沒有戴手錶多年了。我忙於尋找小店,卻忽略了時間,真的太大意了。又是沒有手機害的。

我在小店尋找女友的踪影,遍尋不獲。此時只好借小店的電話打給女友。

果真諷刺。正當我最需要用手機打電話時,偏偏只能用上傳統的固網電話。

女友接聽,怒氣沖沖:「小店那裏人太多,我去了你家樓下的茶餐廳。我已給你發了訊息去你的手機,你沒有看到嗎?」

此時我氣急敗壞,快要瘋掉了。不過,我壓下了情緒,因為再遲一秒離開小店,女友就要久等多一秒。

在的士上,我心想:若我攜帶手機,就不用白走一趟,只需要走到家樓下就成了。現在遍尋小店於街頭巷尾、遲到半小時,再白走一趟,一切都是沒有手機害的!

「每一樣事情,總有好與壞的一邊。正如夢想可以是不切實際、也可以是很有意義。

不要單純地將任何事情二元切割為好或是不好,是我今天得到與別不同的體會。」

───

評語:錯別字甚多,離題萬丈,U硬

註:可以將呢句自動改為「今次大撚鑊咧!!!」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