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SE 通識科卷一速評:別因「政治題」太興奮

2019/4/3 — 17:08

太「政治題」了

看到第一題是拍爛手掌還是眼淚滿眶?真的視乎觀點與角度。對於感到通識受壓,因此不能再出政治題的朋友,定會為考評局鼓掌,「本土派」這三個字出現在試題或已令人興奮不已。但那些因為這幾年沒考「政治題」,因此「貼唔考」的,恐怕會感到幾年只重技巧不理時事而後悔。

但細心一看題目,其實只要懂看字懂寫字也不用放棄。題 (a) 問 2012 年和 2016 年立法會地方選區選舉結果,描述不同政治陣營得票分佈的變化。明顯看到傳統泛民和激進泛民都「跌票」,中間派則升。但本土派陣營可以說得上有什麼「變化」呢?2012 年根本沒有所謂本土派參選,0% 有點誤導。更值得關注是,學生是否記得本土派得選者的最終下場呢?

廣告

細看其他題目,你看不到它們跟「本土派」或者這個得票分佈變化有什麼關聯。比如題 (b) 就問立法會組成的兩個主要特徵,焦點已去了有沒有政治聯繫,以及建制派 vs 泛民/非建制派。這換了另一個框架,而非資料 A 那較廣闊的政治光譜。題 (c) 更由立法會跳去到行政長官,看來是探討行政跟立法之間的關係。當然,題目寫明是有關「行政長官履行管治香港職務」,但學生如果根本不知道職務是什麼,只能泛泛而談,或者抄資料 C。《基本法》第四十八條的基礎知識,有幾多個學生會有?

這條題目最多可稱「勇氣可嘉」,但失卻中心思想。更要命的是,這題目跟課程那部份有關係?當然看不出是生活素質,更別說是「社會與政治參與」,因為全題都未有觸及「香港居民對社會及政治事務的參與程度和形式受甚麼因素影響?他們的參與有甚麼意義?為甚麼他們會有不同的訴求?有關訴求帶來甚麼影響?」這些探究問題。如果這題目在「政府與公共事務科」出現是絕對成立的,但在通識科出現,則太「政治題」了。

廣告

跨單元又有連繫

第二題關於塑膠廢物,可說是後「走飲管」期必須關注的環境課題。塑膠廢物的全球流動又接引全球化,題目做到跨單元。

題 (a) 提到的「環保人士」很奇怪,好像只會有環保人士才會關注塑膠包裝廢品甚少供循環再造,大部份都流落海洋。這是全人類都該關注的呀!太持份者思維作崇了。

題 (b) 說塑膠廢物流動的兩個主要特徵,都是經典的連繫發展中和已發展國家,考生應不難應付,亦反映通識科如何培養學生的全球意識。但當年年都用收入/經濟水平看問題,不妨下年換另一角度。

題 (c) 論及「亞洲國家實施禁止塑膠廢物進口對環境在全球層面」帶來的正負面影響。考生當然要關注「全球層面」,資料C的材料要連繫至「全球層面」這概念才拿到高分吧。但何謂「全球層面」,筆者就未看得出資料提供了什麼提示。不過這題目整體上比題1連繫性高很多,技術上較優。

題目設計上仍有討論空間

第三題以外地學生學習中國文化為提問核心,只設兩項分題。在第一個分題學生需就資料所提供有關外地學生到中國留學及開設孔子學院的統計,比較並描述數據有何特徵,第二分題則要求學生比較吸引外地學生留學及開設孔子學院何者更有助加強中國在全球的影響力。題目在是年三題中難度算是中等,不少教師在處理現代中國和全球化課題時,亦可能討論過孔子學院和國家軟實力的議題。不過,題目設計上,則仍有討論空間。

首問佔 5 分,考生需比較兩項統計數據的特徵,並再就該些特徵提供數據描述以支持。題目的要求並不算高,若考生熟評近年考卷設計,便應能理解此題需從兩項資料指出一些比較點,並指出兩項數據分別可以看出甚麼。這題目應是預期學生應能指出童近年在中國留學的外地學生及孔子學院數量皆有上升的傾向,而數據的特徵上,傾向在中國的留學生,以亞洲人為主;至於孔子學院的開設,則是歐洲佔多。在回應上述要點時,考生需適時置入數據的描述,以作「描述」。

話雖如此,中文版的題目可能會令考生不察覺題目實際上是兩項任務:先作比較,後指出兩項「特徵」。儘管設題原意可能是希望就整體表現評分而不是單純數算得分點,但題目可以直接拆開兩步,既有利組織力較弱學生取得基本分數,能力強的學生亦不會感到複雜甚或產生歧義(要先比較還是要兩者同步完成)。另外,兩項數據本身的可比性是值得討論的。雖然同樣討論外地學生學習中國文化的機會,惟「在中國留學」和「參與孔子學院的中文或文化課程」本身是不同層次的事,本身已經不易比較,前者是決定取得甚麼學位,後者則只是在大學修讀個別課程(甚至未必會計算學分)。而且,兩項數據一項是「人數」,另一項是「學院數目」,亦不是同一類數值,難以比較。筆者的構想是,如果要做比較,用修讀孔子學院課程的總人數是否更好?當然考生若明白上文所提兩種做法都是外地生學習中華文化手段,還是能處理的,不過日後的考評上若要引用數據,大概要回應這類問題。

題目第二部分則是全卷唯一需作個人判斷題目,以「比…更有效」作關鍵提問用語,技術上可以自行決定是否做駁論,但不適合以程度回應,否則組織會相當複雜。考生需據資料A的數據及兩則新聞報道作輔助,亦沒有題目作鋪墊,若考生將此題安排在最後,或有閱讀和組織時間不足的風險。在組織方面,下舉一例。若考生認同吸引外籍學生更有用,可以指出在中國留學生總人數有上升趨勢,這些學生透過和中國接觸則可將對中國的認知和情感擴散(資料 A)、外籍學生修讀中國學位有助中國提升學位的認受性和影響力(資料 C)、外籍學生透過和中國公司及學生建立的人際網絡,有助中國拓展市場並以此提升影響力(考生判斷,僅舉一例),亦要比較孔子學院不鼓勵討論敏感議題無助提升形象(資料 B)及(在孔子學院)修讀語言課程的吸引力不大(資料 C)。

題目本身並不複雜,可以靠資料和平常觀察應付。考生必須明白題目是比較,若只討論一個做法,便不能取得高分數。另外,題目並沒有太詳細說明孔子學院的障礙,例如美國有專上院校關閉孔子學院,反映部分國家並不認同中國發揮全球影響力的行徑,此點已能說明孔子學院未必有助中國全球影響力的效度。 若設題者期望學生對此等新聞有認知,此點固然值得肯定,但僅從已提供的資料上看,肯定中國招生、設立孔子學院的陳述佔多,可能會限制思考的空間。作為拓闊思考空間的路向,讀者可以進一步探討:

其一,不論是在中國進修還是開辦孔子學院,同樣未必能夠針對中國情況強化其軟實力 — 影響力的一個常見分析面向。兩個面向都有一種「想當然」的思考在背後:外籍學生接觸了中國社會或中國文化,最終其中一者,最少相對而言,會提升國家的全球影響力。但「學習」和修建基建、輸出電影或電視劇這些常見比較點有些差異,基建、流行文化等情況,往往他國人民是接收了影響,更容易討論影響力能達成與否。但學習本身的考慮可以相當複雜,例如在中國留學可能是因為學費較便宜、在自己出身國欠缺出路、希望在中國賺錢等,在這些情況下,在中國學習本身就是影響力的展現,並不是學習最終會導致影響力的提升。題目所給出的兩個面向都是指向「學習」,多少限制了比較和進一步思考的空間。

其二,不論是在中國進修還是開辦孔子學院,受眾都可能是以對中國本來已經持較正面的印象的人群為主,在大專層面,學習和選擇課程始終是由學生決定為主,試想像如果學生對中國或中華文化抗拒,不論是何種手段都難以吸引他們,而如上所述,在部分學府,開設孔子學院反而令學校形象下跌或捲入政治討論而令學校決定結束營運孔子學院。這一點和中國既有的「軟」、「硬」實力、國家既有形象的關係更強,即使是留學一途,學生在中國的觀察和體驗亦不必然令他們更支持中國。要討論中國提升全球影響力,並不適合只聚焦在教育層面的相互比較,更重要的是:中國提升全球影響力的關鍵因素和障礙是甚麼?

從課程、題目設計、提問方式作評論,不因「政治題」再現江湖特別興奮,是我們對試題作客觀評論的起步點。不過,大概政客又會為今年卷一大做文章了。

稍後,我們會再給卷二作評論,多多指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