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rwiana案冰山一角 團體呼籲正視政策漏洞

2015/2/10 — 17:11

「I hope get the best job 」——是印傭Erwiana Sulistyaningsih來港工作前在Facebook發的留言。短短八個月,原本樣子甜美的Erwiana被44歲的前僱主羅允彤虐打至面目全非、體無完膚,臉、雙手掌及雙腳瘀黑紅腫,慘遭木棍痛毆、滾水燙身。事件於去年1月中被揭發後,引起全城公憤,於事情張揚後欲出逃泰國的羅允彤,最終被捕,更被控以二十項罪名、涉嫌虐待三名印傭的,今早於區域法院被判以十八項罪名成立。

雖然Erwiana所受的冤屈終得昭雪,然而關注在港外傭權益的獨立運動、香港外傭運動創辦人之一Tom Grundy,則不認為單憑此案罪成,就能改善外傭的苦況 :「It’s just tip of the iceberg (這只是冰山一角)」,並說縱使這案件能鼓勵其他與Erwiana情況相近的外傭揚聲,可惜沒有跡象顯示政府會改革任何有利剝削外傭的措施,包括「兩星期規定」及「強制留宿條例」。

根據現行法例及入境處條例,外傭必須與僱主同住,如外傭辭職或被革職,只有兩星期時間尋找新工作。如果外傭未能在兩星期內尋找新工作,便須立即回國,中間的程序繁複,又需給中介公司繳交大量中介費用。受虐待的外傭往往為了避免離境,又因為無法償還大筆早前虧欠中介公司的費用,往往忍辱逗留,而不敢揭發僱主的獸行。

廣告

政策漏洞助長剝削外傭,中介公司更是元凶之一。國際特赦組織於2013年11月出版的報告《政府失職,漠視中介剝削;印尼外傭,頓成販賣人口》,更指出外傭早於抵港前,已被中介公司剝削及虐待。外傭於印尼接受培訓時,僱傭代理的慣常做法是扣留她們的身分證明文件及其他業權證明文件,用作抵押以及收取比法定標準更高的費用,若外傭退出便要繳付高昂費用。有受訪外傭表示,她們被迫注射避孕針,又被培訓中心職員以取消求職來嘲笑及恐嚇她們。

抵港後的外傭繼續被僱主或僱傭代理扣留證件,有三分一受訪者表示不得離開僱主的家,更因強制留宿規定,而變相要「廿四小時候命」,有受訪傭工的工時高達17小時。可是,由於中介公司向外傭收取比法定標準高昂的招聘費及中介費,要外傭付清費用才發還她們的身份證件,使她們由「打工仔」淪為債仔,欠債累累,被逼勞動。

廣告

「外傭說不好中英文,又幾乎一下機就被中介公司控制,像Erwiana這樣的個案在香港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發生」,促進外傭僱主聯繫的組織「家‧傭同行」發言人Doris Lee這樣說。她認為政府未有改善政策,又對外傭在港的生活漠不關心 :「我曾經僱用一名外傭十多年,但政府從來沒有派員上門查看……假設你讓你的女兒到外地工作,你也會要求知道她是否在安全的環境下工作。」

「Stop treating us like slaves」,這是Erwiana今日聽取法官的裁決後所作的呼籲。今日,她和案中的受害傭工得到公義的裁決,然而還有多少像Erwiana的受害人仍在忍辱為殘酷的僱主工作? 要徹底解決問題,除了要規管中介公司外,亦要從政策著手,廢除或改革「兩星期規定」、「強制留宿條例」,規定外傭的最高工時,落實更多具體指引與細則,讓僱主遵守。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在裁決後提到,會與輸出外傭的國家合作展開教育宣傳工作,讓外傭在到港工作前就了解其權益及福利,兩名來自不同組織的負責人均不認為這是最恰當有效的措施。Doris Lee指出,不認為幾小時的培訓或幾張傳單就能解決問題。Tom Grundy則認為這只是一個極微細的進步,建議政府應該定期進行家訪,以考察外傭的實際工作情況 ; 他又認為是次Erwiana案件應在更高等的法院受審,因為在區域法院審議的案件,最高刑期只能判七年,或未能起警戒之用。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也就Erwiana一案發表聲明,亞太區移民工權利計劃研究員Norma Kang Muico認為,裁判結果充分反映香港必須改革現行有利剝削外傭的制度,不能再推塘虐傭個案為個別事件,而需要切實堵塞法律漏洞。

 

資料來源 : 香港外傭運動 / 家‧傭同行  / 國際特赦組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