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A唔易做 ? 空姐南海逃生記

2016/7/6 — 13:29

DC-4型客機 
 (Chic's website)

DC-4型客機
(Chic's website)

編按:標題 「FA」 即空中服務員、flight attendant 之意。

1954年7月的一個晚上,國泰航空空中服務員羅小姐(Esther)在新加坡加冷機場的洗手間內,整理自己亮麗光鮮的制服後,登上國泰DC-4型客機,與其他機組人員準備各項工作。畢業於聖瑪利女學校的羅小姐與現時不少空中小姐一樣,都擁有較高學歷,亦懂得用英語與乘客溝通。或許羅小姐喜歡旅遊,希望增廣見聞、往外闖蕩。她經友人介紹後,便放棄洋行的高薪厚職,轉入國泰航空工作。

今天是Esther加入國泰的第三個月,這次工作先由香港啟德機場出發,停留曼谷再飛抵新加坡,隨後沿途折返。現時港人往曼谷或新加坡,都有直航班機,航程亦只有三至四小時。可是,在五十年代,由香港至曼谷再飛抵新加坡都要十三小時,而航空公司為了增加載客量,來回上述航程只用了二十二小時!換言之,當時的機組人員差不多要連續工作一天,比現時的航空工作環境辛苦百倍。筆者相信空姐放空休息一整天,亦未必能夠完全回復體力阿。

廣告

不過,嚴峻的工作環境沒有嚇怕Esther,反而令她更願意接受挑戰,享受翱翔天際的時刻。Esther與另一名空姐Rose一起完成各項起飛前的工作後,客機在晚上八時起飛,隨後在早上十二時安全飛抵曼谷。客機在曼谷機場停留了數小時,以便進行加油和引擎檢查。Esther與ROSE已經工作了十多個小時,但亦要繼續照顧機上的乘客。不要忘記,VR-HEU的航班上就只有她們兩位空中小姐,工作當然十分繁重。不過,當時的航班沒有即沖杯麵和強國客人,工作環境應該比現在friendly好多!

當羅小姐與ROSE在機上服務乘客時,機長Captain Philip Blown與副機師Cedric Carlton一同檢查機上的各項設備。當一切準備就諸後,部分由曼谷前往香港的乘客登上飛機。Esther在機上點算乘客人數後向機長報告,她稱機上總共有十二名乘客。隨後,機長在確認一切準備妥當後,飛機於曼谷時間三時二十分起飛,前往香港。

廣告

飛機起飛後四個小時後,Esther被ROSE叫醒了,ROSE告訴她係時候起身當值。由於飛行時間很長,而機上只有兩名空中小姐。故此,Esther和ROSE被安排輪流當值。Esther醒來後,伸了一個懶腰,便走進了客艙當值,一名美籍乘客見到Esther便說:「May I have a cup of apple juice please?」。Esther點頭後,便回廚房拿取。同時,VR-HEU飛機已經飛到近海南島的上空,往東北方向沿著海岸線飛行,前往香港。

正當羅小姐從廚房走出,拿一杯蘋果汁給一名美籍乘客時,機上突然上下震動了一下,隨後發出兩聲巨響!羅小姐被嚇得倒下載著蘋果汁的水杯,而一眾既擔心又好奇的乘客則往窗外看個究竟,有乘客看到了兩架螺旋槳戰鬥機。就在這個時候,密集的機關槍聲傳出, 「砰砰砰」的響聲不斷!機上乘客有的大叫,另有乘客聞「砰」色變,不知如何是好,Esther立即叫乘客扒底。可是,機關槍聲連連不絕,機關槍打穿了部分機身,更有一個引擎被擊中著火!

正當乘客驚慌失措之際,副機長急忙向乘客和機組人員派發救生衣,機上的無線電通訊員立即發出求救信號。Esther急忙穿上救生衣後,飛機立即爬升逾萬英呎之高空,以嘗試躲避戰鬥機的攻擊。可是,戰鬥機繼續尾隨客機不斷射擊,火勢已經往四處蔓延,機艙內的溫度直線上升,乘客個個叫苦連天,不知如何是好。Captain Philip此時決定升將客機急降至一千公英呎,隨即在海面上成功迫降,但機翼卻因此折斷,機身亦一分為二。幸好的是,兩架戰鬥機在客機急降至一千英呎後停止射擊,並飛離現場,否則可能有更多乘客傷亡。

美軍SA-16水上飛機正在營求乘客。
Wikipedia

美軍SA-16水上飛機正在營求乘客。
Wikipedia

客機降落水面後,海水不斷擁入機內,穿上救生衣的乘客急忙跳海逃生。Esther此時才醒起來,自己不諳游泳!Esther站在艙門外,心內感到無比害怕,不知如何是好。就在Esther猶豫不決的時候,一名華籍男乘客挺身而出……

男乘客:「你唔識得游水?」
Esther:「係呀!都唔知點算好。大海茫茫,我好害怕。」
男乘客:「你想逃生就要跳阿!我孭你啦!」

Esther不知如何是好,唯有點頭示意,男乘客隨後背著Esther一起跳進海中。Esther在海上飄浮時六神無主,只感到有一只手捉住她的救生衣。或許Esther當時驚慌失措,即時男乘客與她說話,Esther依然一言不發,繼續在海上飄浮放空。過了約十分鐘後,Esther和男乘客被在橡皮艇的生還乘客和機組人員發現。不過,艇上的乘客揪扶了Esther和男乘客三次,才能爬上橡皮艇。

如是者,橡皮艇在海上飄浮了八個小時。艇上各人都感到十分疲倦和徬徨,不知何時有人伸出援手,帶他們回到香港。就在大家感到絕望時,有人聽到螺旋槳的轟鳴聲,原來是一架美軍的水上飛機,眾人立即拍手歡呼,大聲叫好!飛機降落後,機上的美國大兵隨即協助傷者和其他乘客登上飛機,機上有醫療人員為傷者作初步的治療。Esther登上飛機後,一名護士叫她躺在帆布床上休息,她隨即睡著了。

Esther醒來後,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間房間內。當值的護士見她醒來,便告訴她身處在九龍醫院,左肩和面部受傷,但傷勢並不嚴重,留院數天就可以出院。Esther對於自己只受輕傷感到恩惠,她在床上坐起來,想拿一杯暖水解渴的時候,突然有數名記者衝進來。記者朋友走到Esther的身旁,便說:
記者朋友:「你係咪「空中霸王」客機其中一位空中小姐?」

Esther:「無錯。我係其中一位,你可以叫我羅小姐」

記者朋友:「你好!我係《華僑日報》嘅記者,我隔離啲幾位係《工商日報》同埋《星島日報》嘅

記者。唔知你可唔可以講下當日逃生嘅經過? 」

Esther:「我盡量憶述啦。當日……」

訪問完畢後,Esther依然感到十分疲倦,但正當好想問記者是為何客機被擊落時,記者們只說再見,便急步離開了。原來,記者們為了避免刺激Esther,訪問前已同意不把事發原因和細節告訴她。不久,她又再睡著了。

Esther的訪問在《工商日報》刊出。
(MMIS Public Libraries)

Esther的訪問在《工商日報》刊出。
(MMIS Public Libraries)

Esther醒來後,發現已是另一天了。她步行前往醫院的大堂,購買了一份《工商日報》看看。Esther閱讀了新聞後,才知道飛機是被中共共軍的戰機擊落,而她的好朋友ROSE亦被共軍戰機的槍彈擊斃。Esther在大堂倒下來,不禁流下眼淚,並回想起與ROSE一起工作的日子。幸好,與她一同在機上工作的同事剛剛進來,她們看到Esther便立即上前安慰她,一同渡過這個困難的時刻……


備註:

1.本文部分內容純屬虛構,與史實不符。
2.感謝一名在航空業工作的友人,為劣文帶來一些靈感。
3.關於文中所提及的航空事故,請參閱維基百科條目「國泰航空空中霸王遭擊落事故」

參考資料:
全無武裝之國泰客機 遭兩共機擊落 英政府向中共提出抗議。(1954年7月25日)。華僑日報
國泰機長佈隆痛述 遭最殘酷攻擊。(1954年7月26日)。華僑日報
被襲客機機師布朗 報告被襲經過。(1954年7月26日)。工商日報
國泰機被擊落事件    向中共交涉效果成疑問。(1954年7月26日)。工商晚報
VR-HEU's Moment of Truth(?) Retrieved July 4, 2016
Gavin Y. (1988). 'Jock'. In Beyond Lion Rock : The Story of Cathay Pacific Airways (pp. 126-143): Hutchinson Educational.

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