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alse Hope

2016/3/31 — 19:1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我又嘗試用八百字討論一個複雜的課題:盼望。

面對亂世,妖魔當道,社會沒有出路。正要等死之際,突然間,漆黑中有大師出現,告訴世人一個美麗遠景,將來會如何如何,於是,一大堆年青人憑着望梅止渴之力,前仆後繼,奮勇抗敵。不過,回頭一望,從現實到遠景,卻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實質如何實踐(know-how)的議程。不過,面對這虛幻的議程,年青人毫不介意,反正已經絕望,何不一試?

對於大師之言,四十歲以上的人往往不為所動——不一定因為他們是藍營——而是他們對現實有較準確的理解與計算。計算以後,經驗告訴他們,大師所言句句皆空,說得似乎漂亮,其實乃不可為之路。因此,多番計算,所得的結論是妥協——然後在妥協後計算自己的最大益處,或是把自己的損傷減到最少。

廣告

對於以上兩種情況,我要說,前者的衝動容易導致假盼望(False hope),後者是絕望。絕望是沒有行動,假盼望卻是錯誤方向的行動。絕望是等死,假盼望只是在行動中等死。因此,無論是拒絕任何行動的絕望,抑或充滿行動的假盼望,兩者都不是教會應有的態度,也不是上帝的盼望。

那麼,教會的盼望是甚麼?請容讓我以命題方式說明:

廣告

一、在上帝的盼望下,教會可以承認自己處於沒有出路的處境,但卻仍然有耐性等待與思考出路。
二、在上帝的盼望下,教會仍然相信任何改變現實的可能,卻又不隨便相信任何不經思考的所謂「可能」。
三、在上帝的盼望下,教會仍然實在地思考與計算現實的情況,卻不以全盤分析後的結果來定義教會的盼望。
四、上帝的盼望帶來教會現實具體的行動,卻不表示合理化任何行動。

因此,面對黑暗,上帝的盼望只能處於懸崖之上——誰嘗試離開這不穩定、不確定、不安全的懸崖,試圖另覓一條較容易、較有出路、較不需忍耐之路,誰就離開上帝的盼望。在上帝的盼望下,教會必然常常掙扎在行動與不行動的狹縫中——教會別無其他選擇——若教會面臨的是真正的困境,教會就只能在這懸崖之上不確定、不安全之地抱緊盼望——但這卻是上帝的盼望。

教會要謹記路德的名言:「儘管明天世界將要毀滅,我還是會把蘋果樹種下來。」(Auch wenn ich wüsste, dass morgen die Welt zugrunde geht, würde ich heute noch einen Apfelbaum pflanzen)

路德的話告訴我們:絕望的處境並沒有導絕我們的行動——我們仍會把蘋果樹種下來。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們若要栽種,也應好好思考一下把蘋果樹栽種在哪裏。因為我們知道,儘管明天世界將要毀滅,卻不代表我們就要失去理性,隨便把蘋果樹栽種在坑渠裏。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