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ree Amos】為她未來孩子的自由戰鬥的女孩:韓慧慧

2015/7/5 — 11:54

專程來港聲援的新加坡社運人士韓慧慧  攝:Una So

專程來港聲援的新加坡社運人士韓慧慧  攝:Una So

一個不容許人民批評諷刺、動不動以控告為噤聲手段的國家,即使有多繁盛整潔優美,你甘願在金色鳥籠中折翼過一生嗎?為了呼吸自由的空氣,你願意付出多少?

十六歲新加坡少年余澎杉(Amos Yee)因涉嫌拍片諷刺前總理李光耀及基督教,被當局控以蓄意傷害宗教及民族感情,和散播淫穢物品兩頂罪名成立,現還押當地精神病院等候判刑。只因拍了一段片,他被迫經歷了囚室長期被強光照射不能入睡的折磨,被綁在床上長達一天半、大小便只能在床上解決的痛苦,痛心的余媽媽在facebook頁上向兒子道歉,因為她曾向他說新加坡是最安全的國家,現在他卻要擔驚受怕。

即使身陷在困境,精神受著巨大壓力的余澎杉近日在facebook撰文,認為有關他的新聞和消息,都能激起與言論自由權利有關的討論,而他仍相信,他的觀點和聲音能影嚮他人,尤其是首先還擊的是一個「不公義和腐敗」的政府。他又鼓勵支持者不要放棄,部份言論更類近電影《V煞》中有關理念的看法:「理念是具爭議性的,但我們必須堅持,必須有所回應。一個理念、一個好的理念比任何政府或大教堂都要強大,經得起時代的考驗、社會和經濟的變動。」

廣告

新一代。新加坡人對極權的反抗

各地要求釋放余澎杉的呼聲,愈來愈大。早前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民眾已舉行了集會聲援;港大學生會發起要求新加坡政府立即釋放余澎杉,與學民思潮以及九個大專學生會向新加坡駐港總領事館請願。原來不少居港新加坡人也參加了集會,但礙於擔心被政治打壓而不敢表露身份。當日,唯一膽敢在鏡頭前為Amos發聲的新加坡人,只有當天上午專程來港的社運人士韓慧慧。

廣告

這名23歲、從事金融業的新加坡女生,數年前開始關注社會政治議題,透過網誌發聲、監察政府。五月底時,學民召集人黃之峰赴馬來西亞參加六四26週年論壇被拒入境,韓慧慧正是本與他同台對談的嘉賓;今次是她主動聯絡港大學生會。架著灰白色眼鏡的韓慧慧,眼神堅定、挺著腰,站在一眾手持「Free Amos」紙牌的香港學生中顯得突出,流露著自信、具膽識的氣場,在鎂光燈下似在說:「我。不。怕」。

攝:Una So

攝:Una So

「我認識余澎杉,他保釋後曾與他見面。在新加坡,(政府)認為發聲抗議是犯法,認為有創意是瘋狂的。新加坡已不再安全。」她嚮亮清脆地,以帶新加坡口音的華語(普通話)持咪演說。「我名叫韓慧慧,我今天要在這裡講話,因為要說的話,我不能在新加坡說。在新加坡,我們已失去言論自由,我甚至不能與其他新加坡人集會。」

說真話要到另一城市才能說的荒謬,磬竹難書。她說,新加坡政府實質上是個獨裁政權,民生打壓言論自由的手法,層出不窮。當地有所謂的「OB markers」,即是有哪些議題是「行人止步」的禁區,不過會隨著政治形勢而改變;所有主流媒體都由國家控制,今年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新加坡排153位。「政府就是這樣子一直去侮壓人,不讓人民講話、不讓人民集會。在新加坡五個人集會就是犯法,他們這樣做就是不要人民團結起來。」她說。

香港大專生能組織起來,為另一國的不公義發聲,韓慧慧說,新加坡根本不會有這樣的組織和集會,就連勞工也不能組成工會,所謂的「全國職工總會」,裡面的管理層全是國會的部長,根本不會為勞工爭取權益。

香港亦正面對言論和新聞自由空間被收窄,不少港人亦站出來爭取民主,對今次余澎杉事件,令很多人的擔憂「今天新加坡、明天香港」。他四月底到國家法院時,被一名陌生男人掌摑,指稱是為李光耀而教訓他。韓慧慧指,那名男子聲稱是執政人民行動黨的支持者,故即使行使暴力,都只需坐牢三個星期;反而未成年的余澎杉就已失去自由逾一個月,更有可能會被監禁18個月;出監後滿18歲,或會直接把他送去服兵役。「這是很不人道、很不公正的行為!」她說。「他們是打算把余澎杉關一輩子嗎?Amos已被押一個月了,現在他們更想把他關進鐵獄裡。」

「Amos說的是事實,李光耀的確是個可怕的人,他就要因此而這樣過活?他做錯什麼?講出真相是錯嗎?Amos並沒有錯,是政府的錯!」她理直氣壯地說。

韓慧慧坦言看任何國家都不能單看表面,直接打破不少港人對「新加坡式」生活的嚮往,「如果新加坡真的很好的話,很多香港人已移民新加坡了,反而是很多新加坡人移民來香港。」她說。最重要的是,香港人究竟看得民主有多重:「在新加坡,我們每天都說要民主,不過也有新加坡人說,我有錢就好,民主是不可以吃飯。所以要鼓勵人民,然後教育人民民主的重要性,為什麼我們要民主。」

接受筆者訪問時,韓慧慧指今次Amos被以言入罪,反映了新加坡的整體自由狀況正不斷惡化,相較起其父李光耀,李顯龍掌權對民主自由的拑制更為嚴重。「至少當李光耀任總理時,他沒有控告人民,博客甚至Youtubers。到底他是個政客。」她提及1994年時,當地知名作家林寶音在《海峽時報》撰文批評執政人民行動黨和時任總理的吳作棟,因而引起爭議,但當時她並沒被入罪。

但李顯龍上台後,言論自由大幅收緊,動不動就以訴訟打擊發表批評時政的人民和博客。為表達對新加坡公積金(CPF)政策的不滿,由2013年11月開始,韓慧慧共舉行了十次集會,每月一場,直至2014年9月27日被捕,被控以公共滋擾罪及非法集會罪。而她的支持者、34歲的博客鄞義林則發表了名為《你的公積金去了哪兒》的博文,批評公積金制度,遭李顯龍告誹謗。她匆匆來港是由於要趕回新加坡為上庭作準備。

攝:Una So

攝:Una So

由於她是集會的召集人,自去年九月,她被禁止在新加坡舉行集會,以不准在芳林公園內--民眾唯一可以示威集會的地方--發表演說。案件已押後至7月9日再上庭;韓慧慧預計會被罰款六千塊坡元,但看到Amos的判決,不排除會有更重的刑罰,已作最壞的打算。今次來港,她已預算返新加坡時會一如以往遭扣查,她並不擔心影嚮上庭:「如果政府因我(到香港)說出真相而有更重的判刑,這更真實地反映了究竟新加坡是什麼樣的社會。」

未來的孩子。孩子的未來

早前初步診斷懷疑余澎杉或有自閉症,需考量判處最多兩年的強制治療是否合適,或面對最少18個月的青年改造所(Reformative Training Centre)刑期,案件將於下周一(7月6日)判刑。繼聯合國人權辦公室促請新加坡政府立即釋放余澎杉,國際特赦組織亦發表聲明,指他純粹因行使言論及表達自由的權利而被捕,宣佈余澎杉為良心犯,呼籲新加坡政府立即無條件釋放。本周日在香港、台灣和新加坡都會舉行集會聲援;聯署請願網站Change.org至今經已收集了逾6100個簽名。韓慧慧對筆者坦言,聯署從來未在新加坡成功過,不過他們仍會繼續通過簽名運動、透過網絡抗爭,令公眾關注新加坡的政治打壓情況,「儘力去把新加坡現時的政治打壓情況在網上分享出去,這是唯一現時公眾能夠為他做的事」。

韓慧慧不是不知道,要打贏這場戰役十分困難,不過這是唯一的方法:「不發聲的話,就不能找出問題所在,跟著尋求解決方法,這樣我們國家的情況只會不斷朽壞。現在新加坡並不是個國家,而是一間企業,李氏企業。」

2013年,韓慧慧因批評教育部而被控誹謗,後來找到足夠證據,證明對方並無起訴基礎,最後政府提出以20000坡元和解,但她並沒接受,後來網上流言攻擊四起,事件結果不了了之。當時她曾說,她想成為四個孩子的母親;現在,她正是在為她未來的孩子們戰鬥。

「為了民主自由,我願意去得很盡。我想成為一個榜樣,希望我的孩子能活在可以自由表達言論和創意的社會。我不會因為政府打壓而半途而廢,否則我的孩子,將要在較我成長時更差的社會長大。」仍未有家庭的年輕女生,堅定地說。「我必須捍衛我孩子的未來。」

【請願行動】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將於周日(7月5日)早上11時,參與由多個公民社會團體發起的行動,到金鐘海富中心地下集會向新加坡駐港領事館請願,要求新加坡政府無條件釋放余澎杉。

攝:Una So

攝:Una S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