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ame 鋪與租碟鋪

2016/6/14 — 23:39

此遊戲鋪並非文中提及的一家(資料圖片)。

此遊戲鋪並非文中提及的一家(資料圖片)。

過去十多年,我都光顧同一家 Game 鋪。我不是打機狂迷,除了每年「交會費」地買新的足球遊戲,頂多買一兩隻動作遊戲。不算是大客。但是遊戲機如 PSP、PS3、PS4,也是在他那裡買的。一年只是一兩次,但老闆都認得我,每次經過都有傾有講。

早前有個週五下班,在地鐵遇到那位老闆。在為景氣互肚苦水後,他預測多過幾年,當各遊戲平台的付費下載版遊戲都盛行,已沒有 Game 鋪的需要,他將會失業。這位十多歲就出來打工,99 年開始創業,看上去還十分有精神的老闆,將會退休。

廣告

月前 Vox.com 的〈I worked in a video store for 25 years. Here’s what I learned as my industry died.〉在租碟鋪打工的影評人,在美國緬因州一家租碟鋪見証到時代的興衰,文化的改變,人客的溫情,還結識到一位本身是顧客、後來成為妻子之終生所愛。

網路之發達,惠及我們的生活。方便的打機平台,依然有很多人每晚打機,但會淘汰一整個遊戲銷售行業;乘 Netflix 和非法下載之便,沉迷電影的人只會有增無減,但租售影碟的店鋪將會消失。沒有傷感,因為時代就是如此。我以僅僅及格的技巧能夠在傳媒業找到工作,可能也只因時勢使然。都沒有怨言。不過在環環相扣的生死契機面前,人與人的感情始終最難能可貴。租碟鋪那位員工說因為「捉到路」而為顧客開通屍片之門,我自己也試過在失業初期,因為想要打發失意和時間,照樣買遊戲打而得到老闆的鼓勵,「希望你不是用了那份錢來買吧,計平你一點,抖夠就繼續搵工啊細佬。」

廣告

那家緬因州波特蘭市的 Videoport,撐了廿五年;我面前那位十分 playful 的老闆,就從事遊戲業將近18年,也準備收檔了。文中,作者嘗試安撫老顧客,解釋租碟鋪保証所有庫存將會很快全部移送市立圖書館,租用還要免費!但也對事情沒有幫助。他們異口同聲地說:「但是你不在那裡幫助我們呢。」

人與人的關係,始終最可貴。在各行各業,只要有機會與人溝通,就會滋生到這種可貴的羈絆。我不知道面對十年後、廿年後的職業轉型,我會否倖存,但我知道,如果我能保有某些人與人之間的羈絆,就算失敗也不會太可怕。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